剩下的人生都是休假 自由工作者劉揚銘的心路歷程

文|陳又津
2012年10月底,劉揚銘(右)歷經4個月的練習,跟父親(左)一起騎自行車環島14天,圖為父子倆經過屏東枋寮的照片。(劉揚銘提供)

「我要辭職寫小說」是劉揚銘第一次辭職的理由。那是他進入公司第一年,總編輯換人,他也想做別的事,揮揮衣袖就離開公司。只是他在家也沒寫作,整天打電動,越打越心慌,看到存摺數字才醒了。離職三四個月後,正好總編輯換人,新的主管問他:要不要回來工作?劉揚銘說好,重回工作等於救命索,人生頓時有意義。7年來從記者、文稿編輯到主編,還成為公司的優良員工,但身邊的人都問他:要不要休息一下?

《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談論自由工作者如何斷捨離公司,自己接案、排工時、開價及報稅等細節。(劉揚銘提供)

《離開公司,我過得還不錯》是劉揚銘3進3出職場,自由工作接案邁入第7年的生存之道。第2次離職前,劉揚銘沒有精神科的確診記錄,但他記得自己怪怪的。有次他走在路上,被前面的人擋住,他往旁一轉,把1個女生撞倒在地上,但他沒停下腳步,是那女生追上來拍他的肩膀,他轉頭,「她被我的眼神嚇到了,但我也沒道歉。」繼續走他的路。劉揚銘總是笑臉迎人,講起這件事像變成另外一個人,難怪日本通勤的電車像地獄,如果在那被撞倒,也只能自己爬起來。

2012年5月,劉揚銘終於辭職了,那時他32歲。是因為領完年終、工作交接完了嗎?這次離職原因他也忘了,過了一陣子才說:「5月是我的結婚紀念日!」那個夏天他去了6次海邊,想去就去,躺在海邊想起別人總說,退休後要在海邊晒太陽,但那樣躺了3個月也很無聊,就慢慢開始接案。這次存款比較多,他不像26歲那麼慌張了。

同年10月底,他跟著爸爸騎自行車去環島14天,別人問起爸爸是退休了,兒子怎麼不用去工作?劉揚銘回辭掉了工作,但爸爸趕緊澄清,回去就要工作,或是還在找工作。他發現:「原來我爸這麼怕,對方也覺得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直到3年後,劉揚銘出了一本《高校制服戀物論》,劉爸爸開始對別人說,兒子是寫書的,還附上網路書店連結--雖然這本書可能很小眾,也不是可以拿出來大聲嚷嚷,說出來反而需要恥度的那種。

劉揚銘自經濟系畢業,曾在商管雜誌做編輯,研究制服美少女。(劉揚銘提供)

倒是結婚好幾年的妻子,看他離職不緊張嗎?林欣怡說,她們有得住又沒生孩子,反而擔心劉揚銘上班時,每個月有一兩天熬到天亮才回家,怕他騎機車又在路上睡著。她的父親也曾在她找工作不順利時告訴她,這是你唯一可以休息的時期,不會永遠找不到工作的。因此她陪伴劉揚銘時,告訴他:「不去公司就當休息,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話說回來,找不到工作那半年有休息到嗎?她說:「當然沒有啊。」只是父親(也就是出錢養女兒的人)都這樣說了,別人有什麼資格說她?倒是親戚知道劉揚銘寫書之後,不過問他的工作和收入,而是拿《道德經》或網路文章來問他,可能也不是想知道答案,而是一種對他的尊敬吧。

2年前,有公司開缺給劉揚銘,三入公司,這回劉揚銘2個月就離職了。他離職半年後,公司也倒了,差點就能領失業補助。「但我一秒都不想待在那裡!」他說,他都要40歲了,拿著白花花的薪水不工作,他會心虛;公司不利用他的專業,他才可惜。現在劉揚銘的父親對兒子放心了,退休後跟朋友到處玩,偶爾會說起「這裡跟我兒子來過」。這樣說來,離職跟父親去環島那14天,確實是一筆好投資。如果將來還有公司找他去上班,劉揚銘會怎麼做呢?他餘悸猶存地說:「我不會再上班了。」

更新時間|2019.01.28 09:4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