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9.02.14 22:58

【心內話】心不再隨便給

文|李桐豪    攝影|王漢順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阿訓(化名)渴望在制服裡把自己藏匿起來,他的慾望被制服給制服著。
阿訓(化名)渴望在制服裡把自己藏匿起來,他的慾望被制服給制服著。

我有2個衣櫃,小的櫃子放日常衣物,大的掛制服:中學制服、迷彩服、野戰服、憲兵服…我蒐集的制服加起來大概二十幾套。我喜歡制服,從小就喜歡,上小學的第一天,新制服穿在身上,覺得自己很帥,心裡酥酥癢癢的,回家後還不肯脫下。

新制服穿上身,很緊、很合身,我享受那種被拘束的感覺,硬硬的布料磨擦乳頭,亢奮到勃起。我喜歡看著穿制服很帥的人自慰,我24歲了,現在還會穿著高中生或軍校生的制服去約砲。

我念建中,但更喜歡成功高中的制服。我高二喜歡一個男生,是美術老師,大我6歲,他帶我去西門町訂做成功高中制服,制服繡著他的名字,我們交換制服穿,然後做愛,好像我變成了他,他變成我。他是我的初戀,我很愛他,但他只想跟我當砲友,分手之後,我難過到無法讀書,還休學1年。我是到了高三快畢業,才開始蒐集其他學校的制服的,因為會一直想像如果那時候過另一種高中生活,那會如何。

大學考上戲劇系,但念了1年,覺得同學都很無聊就轉學了。學校教角色帶入的方法,穿制服跟這個很像,我最狂野的一次性經驗就是穿著學生制服去旅館被另一個穿教官服的男人體罰,他下指令操我體能,伏地挺身、交互蹲跳,訓練快1個小時,那是不當管教,我被羞辱、掌控,完全失去控制,但最後我被他幹到射出來。

我很驕傲,跟誰都格格不入,所以對我而言,穿上制服就可以變成隨便一個誰的感覺很奇異,好像頓時不用對自己負責,也才會幻想被體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跟你講這些,所以要穿上制服把自己藏起來,我瞧不起那些在網路上PO自己喜歡的歌詞,或者寫一些心情文字袒露自己的人,那太軟弱了,我寧可讓人看我穿制服調教人或被調教的照片,屌可以隨便讓人看,但心不能隨便給。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阿訓,24歲,新北市,個人教練

更新時間|2019.01.28 08: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