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2.11 10:28

【一鏡到底】梟雄有淚 黃強華

文|陳昌遠    攝影|王漢順    影音|吳偉韶
說話時,黃強華是個親切的阿伯;當他靜默思考時,散發出一股謀略氣息,與身後的素還真相映成趣。
說話時,黃強華是個親切的阿伯;當他靜默思考時,散發出一股謀略氣息,與身後的素還真相映成趣。

黃強華出生於布袋戲世家,但沒資質又叛逆,是不被家族看重的人。他崇拜曹操,想作梟雄,與二弟黃文擇聯手打造霹靂布袋戲,創造以素還真為首的英雄宇宙。

他與父親黃俊雄關係疏離,母親的過世,更把他心中的結繫得更緊。2010年片廠大火,焚毀4百多尊戲偶,但他未因一場火而倒下。

5年前股票上櫃,他發豪語要打造東方迪士尼,從梟雄變成大夢想家,終於得到父親一句讚賞,認為他有氣魄、野心勃勃。說到底,人活一世,求的並非功成名就,而是一句肯定的好話。

6千多坪的霹靂布袋戲片廠高聳於田間,像是座堡壘,裡頭假山、巨石、樹林與城牆處處,上百位工作人員起風造霧,操著半人高的戲偶,演繹一個充滿英雄的宇宙。這個宇宙的造物主,是64歲的黃強華,布袋戲迷讚稱他「十車書」,比學富五車還多上五車。

黃強華小檔案
  • 本名:黃文章
  • 出生:1955年出生於雲林
  • 學歷:遠東技術學院企業管理科
  • 經歷:與弟弟黃文擇於1991年共同創立的霹靂布袋戲獲選為台灣意象代表、台灣百大品牌;2018年獲總統府創新獎
  • 現職:霹靂國際多媒體董事長、編劇總監

 

百年傳承 布袋戲名門

5年前霹靂股票上櫃,資本額3.9億元,黃強華雖貴為董事長,仍不改30年來的編劇習慣,常窩在一間密室裡。他看見我來,親切地戳了一下我的胸口,「唉呦,就是你,上次讓我痛哭流涕,英雄有淚不輕彈,你害我當不了英雄。」上一次採訪,他不但讓我看見刀光,也看見了劍影。

密室其實是編劇小組的會議室,謀劃的自然是武林的刀光劍影。劇情是戲的根本,我們造訪時,黃強華與編劇們正在看剛剪好的MV,只見他一頭白髮,瞇著眼點評:「這邊風沙要大一點。」「那邊光的特效要再強一點。」劇情連一字一句也不透露,可說是保密到了極致,我只好將視線轉到牆上一幅書法,那是素還真的出場詩:「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

黃強華出生於布袋戲世家,從曾祖父黃馬開始,已是百年傳承。祖父「通天教主」黃海岱,開創台灣最大的布袋戲門派;父親黃俊雄以史豔文與藏鏡人「轟動武林,驚動萬教」,都是國寶級大師;他也不遑多讓,與二弟「八音才子」黃文擇,共掌霹靂布袋戲,是當今布袋戲產業龍頭。

《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於去年12月試映,映後黃強華(左2)、華納威秀董事長吳明憲(右2)與布袋戲迷們大合照。
《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於去年12月試映,映後黃強華(左2)、華納威秀董事長吳明憲(右2)與布袋戲迷們大合照。

今年1月,黃強華推出電視影集《霹靂英雄戰紀之刀說異數》,將經典劇集《霹靂異數》以電影規格重拍,耗資2.5億元,去年12月在電影院試映,一來,展現製作實力;二來,為明年的電影《素還真》壯大聲勢。試映當天他一身藍西裝、皮鞋受訪,問他是否喜歡「藍色」?「啊,跟政治沒關係啦。」適逢九合一大選剛結束,父親黃俊雄幫韓國瑜搬演布袋戲造勢,難免有些敏感。

 

黃家異類 心中懷不甘

他在兒子黃亮勛、女兒黃政嘉陪同下接受採訪,培養下一代接班的意圖明顯,公司發展、作品介紹,都由子女回應。有記者問,將在台中打造的霹靂文創園區進度如何?他把話接了過去:「因為剛剛選舉完,有點尷尬,現在又不同人。」台中政局變天,盧秀燕當選、林佳龍落敗,談政治有點尷尬,「我們畢竟是做文化的人,來來來,大家點餐。」所以有變數?「沒有變數。」

公司被倒帳2億元,培養多年的老臣也被挖角,曾讓黃強華不信任人,他說與二弟黃文擇「對彼此都很忠貞」,一手打造的素還真(圖)更是不跳槽、不喊累的最佳演員。
公司被倒帳2億元,培養多年的老臣也被挖角,曾讓黃強華不信任人,他說與二弟黃文擇「對彼此都很忠貞」,一手打造的素還真(圖)更是不跳槽、不喊累的最佳演員。

他說話總是溫溫和和,像一杯溫開水。武林,是什麼樣的所在?他淺笑一聲:「是一個是非混雜、龍蛇混雜的地方。」他曾因為發行DVD被倒帳2億元,我問,商場是不是也充滿是非?「人生本來就是這樣,我覺得每個人都還是要有一些正面能量來看事情,人生會比較快樂。」言談如勵志小語,掛上心海羅盤,就可以當心靈導師了。

他崇拜曹操,談《三國演義》如談經營管理。「曹操霸氣呀!他本身對江山的企圖心,有一種男子氣概。」他不喜歡諸葛亮,「諸葛亮是作臣,曹操是作王,眼界與格局、操盤運作跟諸葛亮是不一樣的。諸葛亮最大的缺點是事必躬親、鞠躬盡瘁,這是企業家最不要去碰到的事」

年少時,黃強華(前左)曾與二弟黃文擇(後右2)、三弟黃文耀(前右)組成樂團,到各西餐廳巡演。(黃強華提供)
年少時,黃強華(前左)曾與二弟黃文擇(後右2)、三弟黃文耀(前右)組成樂團,到各西餐廳巡演。(黃強華提供)

黃強華崇拜梟雄與王者,但年少的他,是個沒有資質的人。「我年輕的時候,家中對我的看法,就是很不入眼。」高中貪看電影、漫畫,時常蹺課導致留級,最後與小一歲的弟弟黃文擇同年畢業。女兒黃政嘉說:「我爸在黃家算是異類,逃兵、叛逆,又玩音樂,布袋戲世家一定是以口白傳承的人為主,但他沒有這樣的天分,所以在家族裡很不被關注,畢竟團名就是以口白主演來命名,我覺得他對這方面不甘心。」

 

角色交替 現父子心結

1988年,黃強華創造出素還真,這是他超越父親黃俊雄的起點。隔年《霹靂至尊》第一集,素還真口吐真氣,打死史豔文,從此黃俊雄的角色,漸漸從他的劇中淡出。問他當時劇情為何如此鋪排?「這叫傳承,一口真氣的傳承。」又說:「從這個人傳承到那個人,有很多的方式是用教的,但是我覺得,史豔文要教素還真什麼?素還真又要在史豔文身上學到什麼?有些東西不用講太多話,會破壞二個人的『格』。」這段話,也象徵著他與父親的關係。

翻閱過去的新聞,黃俊雄從沒誇獎過黃強華。「特效多於劇情,喪失細膩的戲偶操控技術,打殺過多,喪失忠孝節義精神。」「偶的手腳長短、比例都不對,沒有傳承,那我看卡通就好了。」更不認同他的布袋戲風格,甚至說做布袋戲要有良心,「都是功夫,不能只靠一大堆特效後製。」

黃強華(左2)與二弟黃文擇(左)聯手打造霹靂布袋戲。祖父黃海岱(前)、父親黃俊雄(右2)是國寶級布袋戲大師,叔叔黃逢時(右)曾任立法委員。(聯合知識庫)
黃強華(左2)與二弟黃文擇(左)聯手打造霹靂布袋戲。祖父黃海岱(前)、父親黃俊雄(右2)是國寶級布袋戲大師,叔叔黃逢時(右)曾任立法委員。(聯合知識庫)

兒子黃亮勛認為,黃強華是反古而叛逆的人。「當新舊對立,他比較站在新的這一邊。他現在還是會對黃俊雄不諒解,因為當年叛逆,父子關係不好。所以他後來開霹靂布袋戲,其實是把黃俊雄的設備、廠房全部買下來,這個講白了叫分家,我錢都付給你,我們就是一乾二淨。他一直有疙瘩、情結在,潛意識覺得舊的東西不好,因此很敢於嘗試新的東西。」

因為分家,人與人的距離就遠了,但黃俊雄對他並非沒有好話。我提起之前採訪黃俊雄,父親讚他有氣魄,說他立志將霹靂布袋戲打造成「東方迪士尼」,是個「野心勃勃」的人。黃強華感慨地低下頭,雙手互握,緩緩地說:「其實我會這麼拚,就是想證明自己,我能夠做到讓我父親說我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我覺得我就成功了。」

 

片場大火 逆境中求生

2010年,雲林霹靂土庫片廠大火,攝影器材、4百多尊戲偶盡數焚毀。那是一間企業的危急時刻。「最離譜的是消防車去還漏水,管破掉,水射不出來,你知嘸?我們鄉下的消防車是這樣,連開二台都沒辦法滅火。」說著說著,黃強華眼眶泛淚,「我們馬上就恢復了,跟便利商店簽約,每個禮拜都要給片,不能開天窗,立刻在舊棚弄起來,戲偶、場景的製造,大家趕片,真的是比片廠燒掉還令我…」他感念員工的團結,也沒辜負戲迷期待,更在去年素還真誕生30週年時,以「最長木偶戲電視劇集」打破金氏世界紀錄。

霹靂土庫片廠長曾鼎竣說,當時為了保險給付,燒到變形、融毀、斷肢的戲偶,「都必須拍照,然後交給董事長確認,他也一張一張全部看完。」對從事布袋戲的人來說,戲偶上了戲,就有了靈魂,翻看那些照片,幾乎是在認屍了。後來辦了法會,為戲偶超渡,我問他,最懷念哪個戲偶?「一時也說不出來,因為說出來,應該會被批評厚此薄彼,呵呵。」他情緒回復過來,做頭人的,有些感情是不能講的。

2010年遭大火燒盡的霹靂土庫片廠,重建後攝影設備與工作人員數量遠勝以往。
2010年遭大火燒盡的霹靂土庫片廠,重建後攝影設備與工作人員數量遠勝以往。

不能講,或說不該講的,還有母親。黃強華說,曾經有算命仙斷言,他的兒子4歲時,必定有一重要親人離世,「那古早的卦怎麼會這麼準?這個我沒有騙你。」1989年,黃強華母親於台北仰德大道車禍過世。訪談至此,哀傷又一層一層地堆疊起來,讓他哽咽啜泣,一些與母親的回憶,也因此無法說出口,只能握著拳頭敲桌子。「死,是人生很大的事,當時就想,怎麼會這麼突然?」

父母因製作戲偶服裝結識相戀,生下3兄弟,當時黃家生活仍苦,黃俊雄搬演布袋戲不穩定,也一度因政治情勢被禁演。他童年時寄養於台南外公家,直到高中畢業。父親後來憑著史豔文轟動武林、驚動萬教,有錢有名後卻成了風流黑狗兄,與母親離婚,娶了唱紅〈苦海女神龍〉的歌姬西卿。

 

二代情事 無解徒追憶

「一開始,我很不能諒解,但是我們抱著開放的角度,既然大家都生活得很不快樂,你為什麼不讓他有自己的空間?」他為母親的辛苦難過,但他無意批判父親,「作晚輩的,也不應該去跟自己的長輩計較這些事情,已經過這麼久了,只是當下我就是很討厭、很生氣。」他沒說出口的,是父親娶了西卿後,他也不顧眾人反對,娶了西卿的妹妹北卿。對他的母親來說,等於丈夫、兒子都被一對姊妹花搶走,其中的愛恨糾葛,令人難以想像。

從年少時的不被看重,聊到片廠大火的傷心,情緒層層堆疊,讓黃強華在聊到母親逝世時哽咽,頻頻拭淚。
從年少時的不被看重,聊到片廠大火的傷心,情緒層層堆疊,讓黃強華在聊到母親逝世時哽咽,頻頻拭淚。

「如果說,他們沒有離婚,還在一起,那故事的發展又會是怎麼樣?是更好嗎?還是更不好?」黃強華喃喃自問,但已無法得知答案。「我母親頸椎斷掉,走得很快,沒有任何痛苦,這是我比較欣慰的。」那你會怎麼跟孩子們談自己的父母?「我會說他們的祖父、祖母是很棒的人。不管是在專業領域上面,還是持家上面。」聊到這邊,黃強華更激動地哽咽,無法繼續談話。

黃強華(右2)與太太劉麗惠(左)、兒子黃亮勛(右)、女兒黃政嘉(左2)情感極好,專訪時聊天談笑,感傷落淚時,兒女也隨即給予擁抱。
黃強華(右2)與太太劉麗惠(左)、兒子黃亮勛(右)、女兒黃政嘉(左2)情感極好,專訪時聊天談笑,感傷落淚時,兒女也隨即給予擁抱。

離開片廠時,我問黃強華為何取名「霹靂」,原本是想請他說出「稱霸武林」,在鏡頭前擺個千古風流人物的姿勢,沒想到他正經八百地解釋:「第一,它好念,而且有力道,霹靂二字都是重音。第二,筆畫非常好,45畫,字體穩重端正,不會尖尖的。」又問他可有算過自己的命?「啊,我勞碌命啦。」說完話,就走進了編劇會議室。

往下繼續閱讀

每當靈感降臨,黃強華便如造物主,賜給編劇們一個名字、一首出場詩,讓編劇們構思角色。這個愛算命,又在雲林虎尾蓋起巨大片廠的阿伯,他筆下操弄的武林英雄,或許都來自他書櫃上那幾本命理書。

更新時間|2019.01.31 07: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