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全盲音樂家4/4】見證音樂強大的療癒力量--專訪瑪利亞音療中心鄭愷雯博士

文|劉瑞芬    影音|李文顥
瑪利亞基金會擁有全台唯一的音樂治療中心,由鄭愷雯博士負責主持。

音樂具有強大的療癒力量,國外推行音樂治療早已行之有年。瑪利亞基金會也在2005年成立了全台唯一的音樂治療中心,計畫主持人鄭愷雯是倫敦大學的音樂教育博士,她論文做的是特殊音樂教育、音樂治療和音樂心理學、跨領域的研究。

當年她的指導教授之一是亞當‧奧克爾福特(Adam Ockelford) ,也就是英國自閉又全盲的鋼琴天才德雷克‧帕拉維奇尼的恩師。從事音樂治療多年,鄭愷雯見證過音樂改變人的強大力量,即使是已被失智症摧殘到面目模糊的人,在音樂裡,也可以暫時找回自我。

問:瑪利亞成立音療中心的目的?

答:音樂治療中心是在2015年成立的,當初成立的目的是希望建立一個典範,在台灣,特別是為音樂治療這樣一個專業,讓我們有一個專門的地方可以做服務。

之前花了幾年的時間預備、規劃空間設計,把這個中心蓋起來。蓋起來就服務瑪利亞基金會園內的園生,還有社區的孩子。

問:音樂治療能達到什麼功效?

答:音樂治療會幫助人們,特別是有特殊需求的人們,但主要是所謂非音樂性的目標,包括比如說眼神的接觸、注意力的提升,包括對自我的察覺力和對他人的察覺力,或者是跟他人建立正向的關係。

在音樂治療裡面可以得到情緒的紓解,或者得到情緒上的一個支持,不過這些目標因人而異。

我們服務的對象範圍很廣,有0-6歲的孩子,也有學齡的孩子、成人,還有我們所謂的高齡人士, 55歲以上;障礙類別也很多,包括感官障礙、包括自閉症,包括情緒行為障礙的孩子、身障者,有其他相關的障礙。

問:已有見到成效的個案嗎?

答:見到成效的個案其實非常多,舉個例子,比如說小全,他是我們早期療育的孩子,大概五歲左右。

他一開始非常非常害羞,不敢跟別人有太多眼神注視,只要告知他要換時間啊,或者換教室啊,他都會哭。他被轉介到音療的時候,主要的困難是搜尋語彙上面的困難,還有表達自我的困難,媽媽希望音樂治療可以增進他的自信心。

我們剛開始跟他做音樂治療的時候,他很難用口語表達要或不要,他通常要什麼都是瞇瞇眼,然後這樣比,連正眼看都不大好意思。我們進行音樂治療,就鼓勵他用口語表達出來,說出來,或者我們會帶他一起唱歌、或一起打樂器、還有一起即興、一起玩音樂。

小全在5歲左右開始接受音樂治療,在社交行為上出現了非常大的進步。(瑪利亞基金會提供)

剛開始他只要碰到鋼琴就這樣隨意隨意彈,到後來他可以發展成我們在音樂裡叫做動機,譬如說do-re-do-re,以重複那個動機;他變得更有組織性、也更有執行力,可以專注地執行出來,跟他之前只要看到鋼琴就隨意亂打,是一個滿大的差別。

和他工作比較後期時,他甚至可以聽到我唱的歌,可以自己打音鐘,把旋律打出來,也越來越有自信,他甚至可以開始命名,不同的樂器 ,不會只用手比,自信心增加很多,然後他可以說出自己的想法。

愛心家園每年會有成果的評量,小全進步最多的是社交行為,進步了24個月,其他的增加幅度,相對社交來講,就是還好,但是他的社交是進步最多的。

我們也有跟媽媽做訪談,媽媽說小全的進步非常多,以前非常難和他溝通 ,非常難帶他出門,小全看到自己要的東西就會一直哭鬧;來上音療後,媽媽發現:第一,他可以傾聽媽媽在講什麼;第二,媽媽也可以跟他溝通,可以跟他說,我先去買我的東西,然後等下去買你的東西,然後小全可以接受媽媽的提議,所以後來媽媽是可以帶他出門的 ,不然媽媽說,基本上以前是沒辦法帶他出門。

百育是另一個有成效的案例。他是中度自閉, 有音樂的時候,你可以感覺他整個人是比較穩定的,沒有音樂的時候,你會覺得他整個人是很浮躁的,他常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要去上廁所,特別是到下午時,他就會說我要回家,他的頭腦就一直繞著那個想法,就一定要做那樣的事情,音樂治療等於是幫助他在這段時間可以安靜下來,可以專注在他現在做的事情。

音療是生命中的熱情

鄭愷雯在英國拿到博士學位,她論文做的是特殊音樂教育、音樂治療和音樂心理學、跨領域的研究。

問:怎麼會投入音樂治療這個領域?

答: 我在英國讀書工作11年的時間,本來還不知道要念什麼,後來發覺自己真的很喜歡跟人相處,所以就決定念音樂治療,音樂治療工作很多時候是跟人在一起,念了之後才發現音樂治療給我非常大的震撼,沒有想到音樂的力量居然可以改變一個人這麼多。

舉幾個例子,我在英國Barnet College工作七年,當講師和音樂治療師,我帶了一個個案,50幾歲的成人,他因為中風,腦部的語言區塊應該是受損的,一般的說話是沒辦法表達的,就只能說髒話。髒話在英文就F開頭或S開頭,每次我們要唱哈囉歌或歡迎歌的時候,就會跟他說 Hello,他就會用髒話回應我。

一開始的時候,我想說「喔,好,你是這麼回應我的,」可是相處久了,你會發覺,他想要跟你溝通,那個是他一個溝通的媒介,也是他唯一知道的媒介,所以就不會太在意,「 喔,這樣子 你是在問候我好啊! 」

幽默在做音樂治療的時候非常重要,有時候你甚至要幽自己的默,幽那個個案的默,有時候就是幽默。那個幽默是可以幫助大家關係的建立。

問:音樂如何對那個個案提供協助?

答:我們知道他很喜歡唱一些歌曲,他那個時代的一些歌曲,那時候會帶他唱一些歌曲,唱歌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藉由音樂,來幫助他的語言部分的發展,比如說有些歌他很喜歡唱,我們就會帶他唱那些歌詞 。雖然那些歌詞、字彙在他的腦中已經沒有了,他沒辦法去說那些字 ,可是他會跟著我們哼,那些他曾經非常喜愛的歌曲, 希望藉由跟著我們哼這些歌曲,慢慢地幫助他在語言上有更多發展。

問:音樂真的具有很強大的力量?

答:是的是的,我在念書的時候,就感到音樂真的非常的強大。另一個對我意義也滿大的例子,那個工作是個80幾歲的老太太,她那時候得了失智症,其實是末期了,完全沒辦法講話,也沒有口語,她認不得自己,也認不得別人。

平常在養老院看到她,她就是自己一個人,她其實很常做一件事,她會吐口水,我們不確定那是疾病的問題,還是其他問題,她會一直不斷吐口水在自己手上,然後她又很喜歡和人親近,那你可以想像那個後果,她吐口水,那是她沒有意識的,她又喜歡和人親近,就會拿她的手去摸別人,別人就會很生氣,會打她會拍她:你不要碰我,因為別人覺得這樣不衛生。

可是對她來講,她沒辦法聯結這兩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就會一直覺得很受挫,在情感上很孤立,沒有辦法有跟別人有一個好的連結,那時候她非常躁動,社工把她轉介來做音樂治療,我帶她的時候,社工說我們已經把她的藥加了很多了,精神科醫生也說不要再加藥量了,可是她晚上的躁動還是非常嚴重,我們想看看音樂治療有沒有辦法幫助她,不要那麼躁動,晚上至少可以睡一下, 不要白上睡,晚上起來趴趴走這樣。

她從一開始也是口水吐,然後抹我的身體,因為她很想跟我接觸,我就給她抹這樣子,反正之後再拿衛生紙擦一擦就好。

她從一開始很少察覺和別人的互動,慢慢地會願意過來跟我彈琴,然後她的口語發聲,從一開始非常單音調的der der der像這種單音調,到後期,居然可以跟我一起唱歌,她的音調是有個起伏的,有旋律的起伏,歌唱的聲音,然後她跟我的關係,在那段時裡面,好像會重新看到這個人,我們在英文叫做personhood,我們常會覺得 失智症到最後,這個人好像消失了,不見了,可是事實上在音樂裡面, 音樂真的是,你在還沒出生前就接觸音樂了,你在胎兒時期就已經接觸音樂了,就已經接觸聲音了,就已經接觸音樂跟emotion,就是情感。一出生你對聲音就有反應,音樂也是我們之所以為人一個非常重要的要素。

跟那個老太太在工作的時候,就發現在那樣一個氛圍當中,在音樂一個安全、還有創造性的一個方式跟她工作之下,她重新讓我看到真正的她雖然疾病已經把她催殘到她自己都不認得自己,可是在那個當下,她可以跟著我一起唱歌,她可以跟我眼神注視,她可以抓著我的手,走出來;雖然我們療程結束,她好像又回到原來的樣子,可是在那段時間,就覺得非常寶貴,她整個人透過音樂的支持可以走出來,讓你看到她是這樣的一個人,然後疾病並沒有把她完全摧毀,她還在那裡。

在我的工作裡面,讓我覺得,哇!音樂有這樣一個能力,讓我可以看到,就算一個人的疾病再嚴重,或是她的障礙再嚴重,音樂都可以展現一個我們叫做人性的光輝,這個是讓我從事這個工作最大的動力。

我第一個碩士是念音樂治療,第二個碩士是念音樂教育,我的博士班做的是特殊音樂教育,它其實是跨音樂心理學、特殊音樂教育和音樂治療,是跨三個領域的研究。我主要是做特殊需求、障礙的兒童和青少年,他們的音樂發展和音樂行為。

念碩士班時就有機會接觸Derek,那個時候Adam就已經有在帶他了,那時候就覺得,哇,好不可思議喔!他那時候還沒辦法像現在跟人對話那麼流利,他真的完全就像是鸚鵡式的一個仿說,我不知道問他一個問題,他是否真的了解,我問他那個問題的意義是什麼,那個時候也不知道。

Derek其實是非常棒的,其實有非常多的要件,必須都配合,才有辦法成就,讓Derek的潛能可以發光發熱,讓他的潛能可以發揮,因為他的潛能的發揮,讓他的障礙對他造成的影響,可以極小化。

更新時間|2019.03.11 04:55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