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2.16 09:59

阿嬤過世前還偷她錢 蕭敬騰內疚:想帶她環遊世界

文|​唐千雅    攝影|蕭志傑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蕭敬騰暢談自己看心理師,演心理師的過程,其實也是他面對自己心裡關卡的過程。
蕭敬騰暢談自己看心理師,演心理師的過程,其實也是他面對自己心裡關卡的過程。

蕭敬騰(老蕭)主演的《魂囚西門》今(16日)晚間於公視首播,他與心理師九色夫對談的新書《不一樣》也將於26日發行,16日他出席台北國際書展活動,大批粉絲早早就來排隊支持。老蕭在《魂囚西門》演的是如原著小說作者九色夫的心理師,而在新書《不一樣》裡,他更深入了解了自己卡住的每一關,更碰觸到自己阿嬤過世時,他因為特殊體質,在7日內都見到她回來,根本沒感覺到,其實阿嬤已經過世了。

老蕭從小就會看到神明,突然以大特寫出現又消失。阿嬤的故事像是個鬼故事?蕭敬騰搖搖頭,說這是個感人的故事,他說起國中時,父母真覺得他是惡魔,無藥可救,「他們覺得,哪有自己的家人去世以後,你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還跟朋友出去玩。但我每天看到我阿嬤回家,每一天坐到同一條椅子上。我不知道她走,我一樣壞,我一樣跟同學出去玩。靈魂真的是空的。」

蕭敬騰與心理師九色夫進行了許多對話。
蕭敬騰與心理師九色夫進行了許多對話。

「7天之後,我確認我我阿嬤離開,我爆炸,哭得很慘。她走的前一個禮拜還在擺地攤。因為她現金多,我們很壞,還偷她的現金。」

「我知道自己很內疚。我初中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為什麼我沒辦法第一時間知道。我家很像鬼屋,窗戶破了也不會修。冬天會燒炭取暖,也不會死。」阿嬤在蕭敬騰國中時過世,他最想讓阿嬤看到現在的自己,因為國中時的自己實在太壞⋯於是他的希望就是無法完成的希望,「我一定會抱著她,帶她環遊世界。」

蕭敬騰與《魂囚西門》的原著九色夫及導演謝庭菡,一起出席書展活動。
蕭敬騰與《魂囚西門》的原著九色夫及導演謝庭菡,一起出席書展活動。

對於看心理師,老蕭的心態很健康,「我對看心理師一開始有點抗拒,但現在我覺得,每個人有空,都可以去對話,看看自己心裡的缺口、傷害在哪裡,把封閉在心裡很久沒說過的話說出來,是一種紓壓的方式。」

而老蕭也提到拍《魂囚西門》的NG小故事,「那是一場很崩潰很重的戲,我是面對鏡子在對自己咆哮,邊哭邊吼,其實只有一句話,『我是心理師』,但那時不知怎麼樣了,我就講成『我是設計師』,一講話全場大笑,我自己也笑倒。繼續拍的時候,我就心裡想,我不要講錯,結果就講成『我是心心師』。想太多。第4次就好了。因為大家餓了,要放飯。」

在心理師九色夫眼中,老蕭是一匹狼,項圈是在他自己手中,只會交給自己信任的人。老蕭點點頭承認,「信任的人,我就會讓他帶著我,我是一個很自我的人,能夠牽著我的人不多。」

更新時間|2019.02.16 09: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