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2.21 09:03

【鏡大咖】進擊的鼓手進擊著 艾怡良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原萱容    攝影協力|何姵嬅 
之前拿到的金曲獎,對艾怡良來說,是榮耀,但情緒波動之大帶來的後座力,讓她拉扯了很久後才能繼續往前走。
之前拿到的金曲獎,對艾怡良來說,是榮耀,但情緒波動之大帶來的後座力,讓她拉扯了很久後才能繼續往前走。

感性,可以是一種穿行低谷的咆哮。熱流般的愛著,浸泡式地戀著,明知道會失去,怕失去,怕得痛了,手上的繃帶都滲出血了,鼓點依然細碎綿延,沒要停手,關於寫歌與唱歌,艾怡良絕對是個進擊的鼓手。

兩年多前拿下金曲歌后,艾怡良面對的是自我定位,懷疑與不安。歌是鼓,而她所懷有的感性,再重如情緒勞動,同樣是鼓,層層疊疊,小鹿奔撞。她音樂中的進擊,來自捨不得、來自感受,所以必須一再又一再的追擊,找到和諧音,找到了不和諧音,那是她的音色。

採訪完艾怡良,一張明明不是黑白色調的照片,回想起來卻以為它是黑白的,一再翻看才確定它有微淡的色彩。強烈、灼熱的水與墨呼之欲出,是脆弱至極的冷靜,焦躁如黑墨滲出了邊緣。

艾怡良縮在沙發的一角,承認她近乎變態的,享受感性與某種要死不活的情緒,即使感性讓人很消耗,那渴求與供給之間,就像拿著自己新鮮淌血的傷口去餵心裡的野獸。

曾在2010年拿下《超偶》比賽冠軍,2017年,艾怡良終於拿下金曲歌后。
曾在2010年拿下《超偶》比賽冠軍,2017年,艾怡良終於拿下金曲歌后。
膽子綠豆大 艾怡良

1987年3月24日生。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畢業,2010年獲得《超級偶像》比賽冠軍,2017年獲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獎。除了演唱之外,艾怡良的創作功力也受肯定,歌手爭相邀歌,張惠妹〈偷故事的人〉及徐佳瑩的〈言不由衷〉,詞曲皆由艾怡良所寫。新發行的第4張個人專輯《垂直活著,水平留戀著。 》,10首歌詞曲皆由她自己創作。

看見前世今生的艾怡良,湊一桌打麻將

她說,「我會往裡面鑽。我甚至沒有很急著從負面的情緒出來,因為我知道急也沒有用。」

不擅長拍照,記憶中該飽滿的時刻,她害怕遺忘而狠狠記住它。記得些什麼碎片?「我決定愛上人的時候的不安」,或是,「一開始接受一個生命的喜悅和不安,領養狗狗的第一天我嚇死了,怎麼辦?有一隻狗在我家!」

這看似破碎的景致中絕對封存著更神祕的東西,可能因為如此,讓艾怡良內在與行為上形成了有趣的高反差。她的膽子小,如她心思敏感微細,但她的行為,可以莽撞冒險,是大膽的。

某一個關於逝去的事件,讓她寫出了主打歌〈Forever Young〉,看似釋懷,她說自己是假釋懷。延伸再延伸,訪問間的宇宙超展開。「因為我真的很膽小,我不太願意接受逝去這件事,我就把它想成,逝去不是逝去,而是某一個世界的延續。我覺得那些回憶是會被保留在罐罐裡面,陳列好。或者根本就玩在一起了!我上天堂時,會見到1987年的艾怡良,而前一世的我說:『天啊,我怎麼可能這一世這麼走鐘』,另一個我可能不知道在幹什麼,我們就四個人湊一桌麻將。」

去了西班牙巴塞隆納找靈感,艾怡良卻在旅程中感到焦慮,最後才理解,每段時光都會自動濃縮成很神奇的思考模式。
去了西班牙巴塞隆納找靈感,艾怡良卻在旅程中感到焦慮,最後才理解,每段時光都會自動濃縮成很神奇的思考模式。

籌備新專輯時,她為了寫歌去西班牙20來天。「我應該要悠悠哉哉,卻很驚慌,太多漂亮的事物要看,太多光明面的時候。這樣子,我會不會廢掉?我要找靈感,可是我在幹什麼?我在吃淡菜跟白酒,就會連那個時間都怪起自己,最後發現其實不用怪,因為它會自己慢慢濃縮成很神奇的思考模式。就像裡面出現的〈萊特兄弟有罪〉,都是莫名其妙從淡菜跟白酒衍生出來的。每個時間有它存在的必要,我現在接受它了。」

為何發明飛機的萊特兄弟有罪?她說:「好像你隨時隨地都可以找出口,好像你隨時隨地都可以見到你最珍愛的人事物,然後就不珍惜了。」

去西班牙的第一天艾怡良沒出門,竟說:「嚇死我了,好恐怖,我要吃什麼,我現在在哪裡⋯」直到她穿上跑鞋才把自己丟出去,開始看美術館、沙灘上跑跳,回程飛機上,十幾個小時都在哭的她,終於開始寫歌。「原來我在那裡建立了一個人格,50%燦爛的人格,燦爛的比例比在這邊高,帶不回來,有點想念。」

 

為了世界和平,不能輕易甩掉老外男友

最近冒險離她有點遠,「因為感受已經太強,占據了很多體力。」但一年多之前,她是一個上山下海也學潛水的過動艾怡良。「學潛水是我想要看看自己的眼界有多小,海裡面大到不可思議。我想發現一個我沒有見識過的世界,想讓那個碩大把自己嚇死。自己太小了,能得到什麼都不是應得的,而是幸運的⋯」

不擅長用機器記錄生活, 艾怡良用腦子硬記下許多記憶的碎片,靈光一閃時,這些碎片都會跳出來影響她。
不擅長用機器記錄生活, 艾怡良用腦子硬記下許多記憶的碎片,靈光一閃時,這些碎片都會跳出來影響她。

每一樣感受都像站在針尖上扎腳,艾怡良笑說,自己現在愛上要死不活的狀態,而她的男友,往往就是拖著她往外衝的那個人。她曾開玩笑說,為了世界和平,她與男友還是在一起好。「他不感性,要是他感性起來,我就完蛋了。」「我用感性在生活這個部分,對別人來說應該是壓力,我又藏不住,我不解釋的話對方應該會崩潰,我解釋完對方又會一頭霧水。海洋?外星人?」

「我可以跟他說,這樣的事物(負面的情緒)讓我很有活著的感覺,他就會說:『妳現在去跑跑步散散心好嗎?』」很好。艾怡良的老外男友,絕對不跟太感性的她一起沉淪苦海⋯

她跟男友去泰國普吉島,不穿救生衣划氣艇,以為是熱帶大冒險,最後氣艇破掉,差點回不去。農曆7月,不顧抓交替的新聞,去爬地形陡峭的金瓜石無耳茶壺山,瀕臨脫水又迷路。「那裡有鐘乳石洞,要像《駭客任務》一樣側身、延展,才擠得進去。一個念頭就走了,我就是很想鑽那個洞。」也像破關一樣,爬過筆架連峰、皇帝殿、五寮尖⋯

現在這個縮在沙發一角的艾怡良,說起冒險,好像看著眼前一團飄走的霧氣。她的收與放是極端,如高亢與低谷。她有嚴格的父母,小時候也是軍事教育,「以前束起來,束得很多,那些感觸、跟你想追求的,都收著。」如今思考中的肥與瘦,她早不再收斂毛邊,非要它整齊方正。

 

強迫自己重複觀看金曲獎負評演出

當過穿套裝的上班族,卻辭職去參加選秀比賽。當她是新人時商演不多,媽媽塞2000元要她去買醬油,是父母迂迴的關心。沒想過回頭?「我不是在嘗試,已經做了選擇,起步就走回頭路,這不會是我要的。」

她說自己膽小,我卻覺得她是一個可以晾著傷口的人。去年金曲獎的表演遭受網友負評,她偏要看,「愈毒,我愈要重覆看。」加深的不安,讓她曾在校園演唱會前躲在窗簾後,嚇得不敢出去,「但漸漸好了,像〈玻璃心〉這首歌,告訴自己,你也有好的地方,你的善良會影響到別人,玻璃心,碎了撿起來,不然再買一顆補上去就好了。」

面對負面評論,雖傷未垮,「我自己知道我本來就不是完美的人,不論如何就來吧。」是她牡羊座的直率。
面對負面評論,雖傷未垮,「我自己知道我本來就不是完美的人,不論如何就來吧。」是她牡羊座的直率。

「我知道我這個人有的不多了,我不是一個專業科班的歌手,我不是一個專業的寫歌者,人家現在願意把時間分給我,是因為我掏出的是真心。所以我一直死守著這一點。」

「每一首歌,我寫的都是實話,它一定跟我的想法有很大的連結。我選擇把它包起來,歌曲聽起來是溫柔的,表示我選擇跟它共處,今天我有負面情緒,我也願意讓它加入我的生活⋯」經過失去,繼續演練失去,長出一層皮,包覆柔軟的心,新長出的皮膚生嫩,觸碰時有假想的肉疼,是必須以傷結合的,人的自我與內心。疼著又疼了,她始終是那個靈魂不歇的鼓手。

 

場邊側記

艾怡良可以脫離太感性的時候,絕對是因為她領養的流浪狗Pepper,為了要不要養他,她想了1週都沒睡。

艾怡良去年領養了Pepper,若得空帶他去曬太陽,是她飽滿快樂的日常。(翻攝自艾怡良臉書)
艾怡良去年領養了Pepper,若得空帶他去曬太陽,是她飽滿快樂的日常。(翻攝自艾怡良臉書)

金曲歌后會用各種奇怪的音階來喚他,可是每個音階都是疼愛。「瞬間跳走變娃娃音。『媽咪沒有說你胖,沒有在說你』,因為他聽得懂胖,所以後來我們用了很難的字眼,豐腴。是這隻狗拯救了我,我快樂的那個層面都在他身上。完全沒辦法離開床的狗,我刷完牙回來他還在床上,怎麼會有這麼懶的狗呢!」負面的感性,立刻都被狗狗吃掉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化妝:Elvi Yang 髮型:BJ(ZOOM Hairstyling)

更新時間|2019.02.19 09:1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