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2.19 15:04

這個男人就愛野 越洋專訪英國求生專家艾德史塔福

文|翁健偉
大家常常在荒野求生節目中,看到主角生火,但艾德史塔福強調,所有的生火的行為,都是經過事先規劃核准的,並不是隨意破壞環境。(Discovery頻道提供)
大家常常在荒野求生節目中,看到主角生火,但艾德史塔福強調,所有的生火的行為,都是經過事先規劃核准的,並不是隨意破壞環境。(Discovery頻道提供)

現年43歲的英國求生專家艾德史塔福(Ed Stafford)以860天完成徒步征服亞馬遜河聞名,在Discovery頻道節目《單挑荒野》《單挑荒野絕境》面對各種生存極限,讓觀眾覺得這類實境求生節目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現在,即將在3月9日播出的《單挑求生高手》,他又把標準拉高了。每集他都會找來頂尖好手,一起,看誰先勝出。為什麼他都這麼不怕死呀?這類節目到底有沒有作弊?以下是他接受越洋電話採訪的真心話。

艾德史塔福雖擁有軍事背景,但真正鍛鍊出一身膽識跟身手的,是他在911事件後在阿富汗替承包商擔任維安工作。而2007年替BBC節目在蓋亞那雨林籌備後勤工作時,讓他發現自己如魚得水,在原野環境中甘之如飴,啟發了他日後朝向荒野探險的動機。2017年他來台參加「硬派祭」,就當眾吃下皮蛋,覺得比在荒島上啃昆蟲要好吃多了。

以往艾德的節目,都是用自拍形式完成,因為大概很難把攝影團隊送去陪他冒險,《單挑求生高手》則不同,每集都是PK賽,就需要分組團隊攝影。「以前都是我自己拍攝,搶快搶衝,一切都自己來就對了。但這次有攝影團隊,要在事情討論如何拍攝。因為這次節目屬於競賽性質,競賽過程裡頭不可能停下來自拍,唯一可以拍下競賽緊張過程的就需要專業團隊。」艾德說整個製作模式都不同,只是節目收工後還有對象可以聊天,「跟美國的《我要活下去》實境節目相比,團隊還算是小型的,他們的後勤團隊基本上是伺候好萊塢巨星等級。」

《單挑求生高手》每集除了主角艾德史塔福(右),還會找來一位實力堅強的對手,進行限時PK賽,大幅度提高刺激與難度。(Discovery頻道提供)
《單挑求生高手》每集除了主角艾德史塔福(右),還會找來一位實力堅強的對手,進行限時PK賽,大幅度提高刺激與難度。(Discovery頻道提供)

不過他強調,攝影團隊不需要在原野中求生,可是他需要。「他們有專屬的補給。不,他們不會把食物分給我吃!」他說以往節目一向走簡單風格,也沒有其他幕後團隊來幫忙,「一向都是靠自己,變成我的招牌。這次雖然拍攝人手多了一些,但他們的後勤補給只限於他們使用。」

我覺得很好奇的是,除了在節目裡頭曾經啃蟲、釣魚、生火之外,好像這類節目都沒交代怎麼上廁所,畢竟是在荒野當中呀!沒有洗手間可以上吧?到底要怎麼解決排泄問題?「哈哈哈。我有帶一個神奇馬桶,必要時就可以變出來讓我上廁所,當然不是!我就挖個洞上廁所,用水沖洗屁屁,就這樣。」所以艾德的意思是,深入荒野的他,身上連衛生紙都沒有,這樣真的超級環保。

在《單挑荒野》系列節目中,艾德都沒穿衣服,或者穿自製的草群裝,感覺很像在天體營,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之前這類的節目,都標榜沒穿衣服,結果都很成功,好像變成一種慣例。」他說此外這也可以證明,他沒有作弊,「我沒穿衣服,表示我沒有夾帶任何道具跟我上荒島求生。其實我自己覺得,在荒島上沒穿衣服,整個人會更緊張,求生意志會提昇。但我的初衷從來都不是刻意去全裸,所以這次就沒有那麼極端、有穿衣服。」

一提到野外求生節目,大家都會想到「貝爺」貝爾吉羅斯(Bear Grylls),他在節目《荒野求生秘技》有很多超級誇張的情節,艾德有打算跟「貝爺」合體嗎?「他是好人,也非常支持我,當我一開始做節目時也給我很多忠告。去年他也有傳簡訊給我,2天前他才傳簡訊給我。」至於2人會不會一起做節目,艾德說這點子很有趣,「但貝爾現在已經變成好萊塢巨星等級的紅人。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是競爭對手,但並不是這樣。我想他現在的顧慮比較多,所以我們2個要比賽較勁的話,他要擔心的比我多。說真的,他也可以不支持我,但他一直對我很好。」

不過每次做節目就是要去荒野玩命,艾德怎麼跟老婆蘿拉交代?她有什麼反應?「她說:『好好玩!』真的,我老婆去年也出門進行了3趟冒險,成為第一個征服南美第3大河流(Essequibo River)的女性,花了2個多月。她完全可以理解我做的事情,我們輪流照顧小孩、分擔家事,她支持我的冒險,我也支持她。」

「家庭對我們來說,比較像是互相扶持的夥伴,好像一個港口,等你補給充足了,就可以出發航行。我們從來不覺得出門踏上冒險行程會有拋棄家人的罪惡感,這對我們倆個人而言都是如此。」艾德說這不代表每次出門都不會不捨,「我的兒子現在一歲半,開始到處亂跑,也牙牙學語,所以離家真的是會犧牲跟他、跟老婆相處的時間,只能安慰說他會得到我們全部的愛。」

「我們不是一般的上班族,不是只有晚上睡覺時能陪小孩,所以要把握可以相處的時間。像我這樣一年約3個月拍節目、9個月到處飛,能有多少時間都要把握,當然也培養出很獨立的性格,所幸一切代價都有收獲。」艾德在接受越洋訪問的時候,旁邊就不斷傳來小孩子的聲音,想必他是在一心二用。

2017年艾德史塔福(左1)來台參加「硬派祭」,跟陶喆、Miss Ko、Soac一起同台。(Discovery頻道提供)
2017年艾德史塔福(左1)來台參加「硬派祭」,跟陶喆、Miss Ko、Soac一起同台。(Discovery頻道提供)

只是平常就常常去荒野冒險,會不會覺得真正放假時,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一年前我跟老婆想過,度假該做什麼,最後我們選擇駕車遊歐洲,帶著小孩(當時8個月大),全家就睡在休旅車上。 當然有人喜歡去海灘度假,但那不是我的菜。其實不出門冒險的時候,我喜歡在家照顧園藝、DIY,只要能跟家人好好相處的地方,都算是度假。」艾德說他沒想過把求生節目,搬到言語不同的大城市,「我現在覺得在與世隔絕的地方求生,還比較容易。況且我比較喜歡大自然,人也比較放鬆。」

拍完了6集的《單挑求生高手》,艾德發現學到最珍貴的教訓,就是在壓力下保持良好的判斷力,「我猜想應該是當比賽計時開始,那種腎上線分泌的快感,讓我做決定時沒有那麼準確。原本我很享受在野外求生,但在比賽求快的限制下,其實沒有那種愜意的感受,我就一直想快速移動、快速前進,反而讓我思考不夠全面。所以該如何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很好的判斷力,是我該學習的。」

累積了豐富的野外求生節目經驗,艾德說面對各種意料之外的狀況,才是常事「之前拍徒步征服亞馬遜河流,花了2年半,我從來不會假裝說一切都很順利,有時候就是會出包。幾乎我去的每個地方,都會強迫我面對沒有答案的局勢。」別人是生活盡量避免無常,只有他把無常變成正常,只能說這個男人就是愛野。

更新時間|2019.02.19 15: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