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03.02 07:28

【全文】棍棒胡蘿蔔齊下 顧立雄抄底金控家族大股東

文|陳仲興 劉曉霞    攝影|林育緯 王均峰 董孟航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祭出罰則與獎賞,盼金控大股東能如實申報股權。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祭出罰則與獎賞,盼金控大股東能如實申報股權。

上週,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咖啡喝個不停,逐一約談多家民營金控大股東,要求他們的股權、業務透明化。因為,層出不窮的民營金控關係人交易弊案,已經讓顧立雄看不下去,打算痛下決心好好整頓。

顧立雄棍子、胡蘿蔔齊出,金管會官員透露:「將修改相關法規,若未誠實申報被查到,除裁罰外將要求限期賣股以及無法行使股東權益。」而為鼓勵誠實申報,7月起逾10%持股的金控大股東,只要申報並通過審查,就可辦理「委託書無限徵求」。

金控大股東近日被金管會找去喝咖啡,解密金控持股情況。右起為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前永豐金董座何壽川、富邦金董事長蔡明興。
金控大股東近日被金管會找去喝咖啡,解密金控持股情況。右起為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前永豐金董座何壽川、富邦金董事長蔡明興。

上週,新光集團吳家兄弟吳東進、吳東亮與元大集團大股東馬維建、馬維辰兄弟分別出現在金管會。本刊調查,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打算全面對民營金控大股東起底,了解金控持股結構,第一波優先找上吳家和馬家兄弟「喝咖啡」,3月初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國泰金董座兼大股東蔡宏圖等是第二波。

 

清查股權 業務透明

「主委先約談股權結構比較複雜,或單一大股東持股未達10%的金控,優先溝通對象都是公司經營階層,也就是公司派,現階段先道德勸說,吳家、馬家兄弟都很支持主委的政策。」知情人士透露。

顧立雄小檔案
  • 年齡:61歲
  • 現職:金管會主委
  • 學歷:台大法律系學士、美國紐約大學法學碩士
  • 經歷:萬國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律師公會理事長、司改會董事長、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立委、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
  • 家庭:妻王美花、育有2子

本刊調查,顧立雄已下令全面清查民營金控大股東持股結構,包括國泰金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金董事長蔡明興、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中信金大股東辜仲諒及開發金大股東辜仲等都是約談名單。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打算全面對民營金控大股東起底,了解金控持股結構。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打算全面對民營金控大股東起底,了解金控持股結構。

上週三(2月20日),顧立雄出席公開場合,也被媒體問到此事,「大家初步都已經同意,要自願申報家族股權,最終結論是要讓金控家族的股權和業務透明化,不要業務隱藏。」顧立雄說:「現在很奇怪,今天董事長是利害關係人,但明天換一個董事長就不是,但股權沒任何變動,這就沒什麼道理。」

顧立雄說得直白,這次是鐵了心整頓,已研擬修法,打算一手棍子、一手胡蘿蔔推動。

金管會官員對本刊表示:「要請大股東自己審視持股的法人,尤其部分法人牽涉到實質認定部分,要看實際掌控權,7、8月金管會先提供表格填寫,給大股東坦白從寬的機會。」

金管會現階段先採道德勸說,接下來將開重鍘嚴懲,「等申報後,將修改相關法規,整體家族若逾10%,會在證交所公開揭露資訊,若未誠實申報,以後被查到或遭檢舉,除裁罰外,還會遭到限期出售以及無法行使股東權益的懲罰。」金管會官員向本刊透露。

 

新紡事件 惹毛主委

金管會推動金控股權透明化,軟硬兼施,7月起,金控大股東自願申報家族股權逾10%,就可辦理「委託書無限徵求」,有利在股東會的提案或董監改選。

知情人士透露,顧立雄約談民營金控大股東,主要目的除了抓關係人交易自肥問題以外,許多金控大家族由於已經到了第三代、第四代,每一代兄弟甚至堂兄弟的持股已經分不清楚,導致金管會對關係人認定非常麻煩,就連如何申報都不知道。

新紡前年改選董監,意外引爆金管會決定徹查金控股權結構。左起為新產董事長吳昕紘、新光紡織董座吳昕恩。
新紡前年改選董監,意外引爆金管會決定徹查金控股權結構。左起為新產董事長吳昕紘、新光紡織董座吳昕恩。

因為各金控持股情況複雜,除投資公司外,甚至還有透過BVI或開曼避稅天堂的境外公司持股。以新光金控為例,吳家透過上層投資公司如新勝、新光實業和新纖等掌控,兄弟各公司彼此交叉持股。

此次金管會全面大動作清查金控大股東實質持股,導火線就是農曆年前查到新光金控旗下新壽和關係企業新光醫院介入新紡經營權,惹毛顧立雄,讓他一開春就約談業者,朝金控家族開刀。

由新光吳家老二吳東賢一脈掌管的新紡,前年改選董監事,出現伯姪對槓、10搶7的情況,吳東進疑似透過新壽,從2016年7月到2017年3月間利用盤後鉅額交易,將新紡股票賣給新光醫院,之後又買回來,期間交易多次,以介入新紡經營權。

 

交易陋習 加強監理

新壽先前買賣新紡股票,被金管會認定疑似為規避保險法規定「保險業不得行使被投資公司的股東監察人選舉表決權」,違反利害關係人交易,今年1月新壽被罰600萬元,並限制新壽2年內不得以「盤後定價」及「鉅額配對交易方式」,辦理利害關係人發行的股票交易。

顧立雄(中)坦言:「民營金控大股東正逐步約談,接下來銀行和保險業也都會比照辦理。」
顧立雄(中)坦言:「民營金控大股東正逐步約談,接下來銀行和保險業也都會比照辦理。」

其實,金融業關係人交易的陋習積弊已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早在前年顧立雄接任金管會主委時,就有跡可循,他當時把「金控去家族化」列為優先政策,強調會加強監理關係人交易,並點名永豐金就是有家族化及產金未能分離的問題。

金管會拔除何壽川(中)的永豐金董座一職,檢方則對何壽川求刑12年。
金管會拔除何壽川(中)的永豐金董座一職,檢方則對何壽川求刑12年。

2016年,永豐金先是爆出鼎興牙材詐貸案,該公司負責人何宗英是永豐銀前董事何宗達的姨丈;同年底,本刊揭露三寶超貸案,何壽川家族掌控的永豐金旗下租賃公司涉嫌超貸給三寶建設的海外子公司J&R,永豐餘和元太科技同時也認購三寶另家公司Giant Crystal的公司債。

何壽川欲投資上海1788大樓(圖),要永豐金對三寶建設放款,形成「左手放貸、右手投資」。(翻攝點點租網站)
何壽川欲投資上海1788大樓(圖),要永豐金對三寶建設放款,形成「左手放貸、右手投資」。(翻攝點點租網站)

檢調調查後,質疑何壽川欲投資上海1788大樓,永豐金因此先投資三寶建設,把資金部位建立好,再要永豐金對三寶建設放款,形成「左手放貸、右手投資」的犯罪模式,金管會當時開罰千萬元外,還拔除何壽川的永豐金董座一職,檢方並對何壽川求刑12年。

去年8月,顧立雄上任滿週年前夕,再揮刀砍向富邦蔡家兄弟以及遠東集團總裁徐旭東,調查產金分離的情況,並再度提到要讓金控家族落實公司治理,希望能從增加大股東持股、維護銀行獨立性、董事多元結構,把家族化治理的負面降到最低。

 

逐步約談 抄股東底

眼看金管會緊盯不放,蔡明忠、蔡明興去年立刻辭去富邦金和台灣大副董;去年下半年富邦人壽也被金管會金檢,發現富邦人壽在不動產修繕和土地新建工程都發包給關係人,交易共有三項疏失,總計開罰1,260萬元。徐旭東則被認定沒問題,未做調整。

去年富邦蔡家兄弟遭金管會點名不符產金分離,蔡明忠、蔡明興立刻辭去富邦金和台灣大副董,以合金管會規定。
去年富邦蔡家兄弟遭金管會點名不符產金分離,蔡明忠、蔡明興立刻辭去富邦金和台灣大副董,以合金管會規定。

一位金控主管憂心忡忡地說:「家族金控難免買單大股東的私人投資和物業,只是他們透過多層次的轉投資架構進行操作,讓外界看不出來是關係人交易,現在顧立雄要把這些複雜的交叉持股攤在陽光下,形同抄底金控大股東。」

顧立雄如火如荼清查,不僅金控大股東坐立難安,抄底風暴恐怕也將擴及整個金融業,顧立雄坦言:「民營金控大股東目前正逐步約談,接下來銀行和保險業也都會比照辦理,已經請保險局規劃相關規定。」

金管會三申五令宣導,推動金融業大股東最終實質受益人申報制度,而且明示金融業將比照管理,但4月中,群益證券總部將搬到台北市民生東路宏泰大樓,就引發同業側目。

群益證原本自己在信義計畫區就有總部大樓,最大股東宏泰集團掌門人林鴻南(右2)卻讓群益證搬遷到宏泰大樓。
群益證原本自己在信義計畫區就有總部大樓,最大股東宏泰集團掌門人林鴻南(右2)卻讓群益證搬遷到宏泰大樓。

群益證原本在信義計畫區就有總部大樓,最大股東宏泰集團卻讓群益證搬遷到宏泰大樓,因為宏泰大樓房客-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搬遷到南山廣場,閒置半年沒有租金收入,群益證董事會決議總部搬到民生東路,等於幫最大股東-宏泰集團掌門人林鴻南家族的空屋解套,自己再把總部大樓租出去。

金融圈都知道,宏泰大樓就是宏泰集團的物業,但群益證在重大訊息觀測站公告的資料,卻將這項租約公告為非關係人交易,主要關鍵就是房東全億建設是透過宏泰人壽、泰盛投資、寶慶投資多層次轉投資架構間接持有群益證券,迴避關係人交易的規範。

群益證4月將搬遷總部到宏泰大樓,目前正趕工裝潢中。
群益證4月將搬遷總部到宏泰大樓,目前正趕工裝潢中。
群益證券總部大樓4月中要搬遷到台北市民生東路宏泰大樓,目前已經開始裝潢。
群益證券總部大樓4月中要搬遷到台北市民生東路宏泰大樓,目前已經開始裝潢。

本刊致電群益證券詢問相關事宜,群益證券執行副總經理譚得誠回應,搬遷主要是群益證大樓是20年的老建築,空調系統有雜質對身體不好,也需要維修,因此才找其他地方當辦公室。至於林鴻南家大業大,宏泰大樓算不算他的物業,他不知道,但群益證總務部是花時間才找到宏泰大樓3千坪空間,每坪租金約2、3千元,群益證總部出租的價格也和宏泰大樓差不多。

 

整頓成效 尚待觀察

面對金管會風聲鶴唳大動作抄底大股東,金控業者私下透露:「顧主委有沒有私心不知道,但明年總統、立委大選在即,很明顯是有所考量,市場也有傳聞,認為主委調查股權,其實是想為金金併鋪路。」

一位投資銀行高層則認為,金控公司如果要迴避金管會監督,大可繞一圈和國際私募基金搭配,除非有內部人檢舉,類似新光集團透過關係企業以盤後鉅額轉帳方式爭經營權的做法,金管會恐怕還是查不到,也就是說,顧立雄想要整頓關係人交易自肥的用心,不一定能達到效果。對此,金管會官員坦承:「的確有這樣的問題。」

不論如何,面對層出不窮的民營金控公司關係人交易自肥弊案,金管會主動出擊進行整頓,因為還要修改相關法令,未來新制度上路能夠發揮多大的效果,有待觀察。

更新時間|2019.02.27 00: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