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3.08 13:27

一青妙謝幕淚崩 鄭有傑演到起雞皮疙瘩

文|溫雅雯    攝影|蕭志傑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一青妙(右)在《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飾演她自己,真情投入的她多次落淚。(翻攝自時光の手箱 FB)
一青妙(右)在《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飾演她自己,真情投入的她多次落淚。(翻攝自時光の手箱 FB)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舞台劇昨(7日)在臺北城市舞台舉行首演,本身亦是故事主人公的一青妙飾演她自己,一青妙在謝幕時激動落淚,全場觀眾用掌聲為她鼓掌喝彩,久久不停。

在日本集牙醫、演員、作家三者於一身的原著作者一青妙,首次在台灣演舞台劇,而且扮演她自己,《時光の手箱》改編自她的創作《我的箱子》和《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講述她的父親顏惠民,也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基隆顏家的三代繼承人其一生,在那個變遷動盪的年代,對身份認同的迷惘與追尋。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舞台設計用心,演員走位換場有電影的感覺。(翻攝自時光の手箱 FB)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舞台設計用心,演員走位換場有電影的感覺。(翻攝自時光の手箱 FB)

一青妙對她們一家人和樂融融吃飯的那場戲感觸良多,因為在她的回憶裡,幾乎不曾有過「開心團圓吃飯」的時刻,「團圓吃飯是一般家庭的日常,卻不常發生在我們家,希望大家多珍惜家人。」而每次演到她和飾演父親的鄭有傑在夢裡相遇,總讓一青妙情緒澎湃激動,愈發思念早逝的父親。

鄭有傑說演對手戲的演員就是真實人物,感覺很奇妙,有時會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鄭有傑說演對手戲的演員就是真實人物,感覺很奇妙,有時會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鄭有傑和大久保麻梨子飾演主人公顏惠民與日本妻子一青和枝,這是鄭有傑第一次演舞台劇,演對手戲的演員就是真實人物,感覺很奇妙,他說:「我演一青妙的爸爸,而一青妙本人就在台上和我演戲,有時會有起雞皮疙瘩的感覺。」一青妙曾經將父母親寫的親筆書信拿給鄭有傑和大久保麻梨子看,字裡行間真摯的情感能量讓他們感動得大呼:「看不下去!」

大久保麻梨子的父母專程從日本來台灣看女兒演舞台劇。
大久保麻梨子的父母專程從日本來台灣看女兒演舞台劇。

一青妙說台灣是她父親的國家,日本是她母親的國家,她一直希望能扮演台灣與日本之間的橋樑,很高興父母親的故事可以搬上舞台,讓台灣觀眾感受到台日之間的情誼與歷史。而本劇監製李崗導演表示這次將基隆顏家的故事,經過3年籌備考究,透過舞台劇的方式呈現,「就算5場演出都完售,仍然要賠100多萬」,但李崗仍堅持讓大家更瞭解發生在這片土地的故事。

《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從3月7日到10日在臺北城市舞台演出5場,監製李崗表示台南、高雄的加演正在計劃中,赴日公演也是今後努力目標。

更新時間|2019.03.08 13: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