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3.11 21:03

【看漫畫】只要活著就會受點傷 漫畫家深谷薰與《夜巡貓》的故事

文|陳怡靜    攝影|賴智揚    影音|陳岳威
日本暢銷漫畫《夜巡貓》作者深谷薰觀察細膩,抵台隔天就畫下充滿台灣風景的《夜巡貓》。
日本暢銷漫畫《夜巡貓》作者深谷薰觀察細膩,抵台隔天就畫下充滿台灣風景的《夜巡貓》。

2月17日下午3點半,漫畫《夜巡貓》座談會就要結束了。台北國際書展的主題廣場裡擠滿逾300名讀者,或坐或站,連走道都有人全程站著。主持人做完結語,掌聲正要響起,56歲的日本漫畫家深谷薰突然起身,對台下讀者深深一鞠躬,緩緩地開口。

「我能畫出這個作品,其實是因為各位在座的台灣朋友們。我想跟大家道謝,我今年56歲,這段人生中,有一段時期非常辛苦,就是311東日本大地震。我的故鄉在福島,是重度災區,除了地震,還有輻射問題。很多家人和朋友還待在福島,當時大家都要去避難,我們經歷非常辛苦的時刻,甚至想著,是否無法再活下去了?」

「最艱辛的時候,是台灣朋友給我們最多且強大的援助。當時,我並沒有想到,有機會可以真正跟台灣朋友道謝。雖然在這裡談的是我的漫畫,但能夠創作這個作品,讓大家感受陪伴的力量,是因為台灣讓我感覺到陪伴的力量。」話及至此,有點哽咽了,但她揚起眼眉微笑著說:「非常、非常,謝謝。」謝謝兩個字,她緩緩地用中文述說。

深谷薰利用粉彩為彩圖上色,念舊的她,連裝粉彩的盒子都是從19歲使用至今。
深谷薰利用粉彩為彩圖上色,念舊的她,連裝粉彩的盒子都是從19歲使用至今。

漫畫家深谷薰出生於日本福島縣,畢業自武藏野大學美術科班,而後成為漫畫家,創作以淑女漫畫為主。代表作包括《伊甸園的東北》、《鋼之女》、《KANNA小姐!》⋯等,2017年以《夜巡貓》獲得手塚治虫文化賞短篇漫畫賞。其中《KANNA小姐!》曾改編為日劇《神奈小姐(中譯)》,故事描述職業婦女遇到婚變,毅然走上單親媽媽之路。

 

單親媽媽想病兒開心 《夜巡貓》誕生在醫院

現實生活中,深谷薰也是單親媽媽。上月15日,她為台北國際書展首度訪台。抵台後第一餐,就坐在在大稻埕榕樹下的路邊攤,迎著午後微風,吃熱炒菜、喝台灣啤酒。獨立扶養兒子長大,深谷薰多數時候都是埋頭畫畫,這是她第一次造訪台灣。就像尋常的素人媽媽一樣,她開心地四處拍照,穿梭在迪化街裡,嗅聞乾貨、中藥材的氣味。

抵台後的第一餐是在大稻埕的榕樹下吃路邊攤,深谷薰非常喜歡這樣的感覺,馬上記錄下來。
抵台後的第一餐是在大稻埕的榕樹下吃路邊攤,深谷薰非常喜歡這樣的感覺,馬上記錄下來。

深谷薰2015年10月開始在Twitter上連載《夜巡貓》,主角是貓咪遠藤平藏,每一話漫畫短短8格,故事的起手式都是相同的:「有人在哭嗎?」「嗯?我聞到眼淚的味道…」什麼是眼淚的味道?故事都是平凡小人物,眼眶裡沒有眼淚,但內心正在哭泣。有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有被霸凌了無法面對明天的學生,還有不是想死而是活不下去的人……

每個深夜,遠藤平藏都像個打更人日日夜巡,沿途嗅聞眼淚的氣味。也只有牠有這樣的本領,闖到一個又一個人身邊,傾聽他們的故事。故事的起手式,源自於深谷薰的童年。深谷薰回憶,自己出生在日本東北,「東北有個傳統,有個左臉是藍面、右臉是紅面的妖怪,會一直在路上走,到處問『有沒有小孩在哭啊?』如果有小孩在哭,妖怪就會去罵他。」

原來日本也有虎姑婆?看見我們驚訝的表情,深谷薰微微笑了出來:「我取用台詞的部份。但在角色設定上,希望平藏能找到沒有真的在哭、但內心在哭泣的人,然後跟他們說話,成為他們些許的安慰。」

入境隨俗到霞海城隍廟參觀,深谷薰也在工作人員解說下,體驗台灣民俗過香爐。
入境隨俗到霞海城隍廟參觀,深谷薰也在工作人員解說下,體驗台灣民俗過香爐。

起初,《夜巡貓》是為兒子而生的作品。深谷薰坦言,兒子的身體不是很好,曾數度進出醫院住院,也曾與死神非常接近。陪病的日子是辛苦的,但深谷薰更心疼孩子,「他可能比我還要難受幾百倍、幾百萬倍,我想著,我能為他做什麼呢?要做什麼才能安慰到他呢?那時候就想到說,或許我可以畫這個漫畫給他。」

在《夜巡貓》出現之前,深谷薰曾完成一張彩畫,是遠藤平藏和獨眼小貓重郎,兒子看到畫之後對她說:「媽媽,我想知道這隻貓的故事。」回想起兒子的期待,陪伴著住院的兒子時,深谷薰隨手拿起簽字筆與手邊的B5白紙,畫下第一格的《夜巡貓》。「希望可以讓兒子開心起來,希望讓他獲得安慰。最希望的是,他可以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書展簽書會上,深谷薰(左)為小粉絲畫下似顏繪。
書展簽書會上,深谷薰(左)為小粉絲畫下似顏繪。

 

從Twitter發跡 讀者想留做遺書給孩子

回顧第一話,深谷薰的筆觸簡單潦草,漫畫分格線與對話框線都是歪歪的。故事描述夜巡的平藏聞到眼淚的味道,遇到內心偷哭的年輕人,年輕人訴苦著,「沒工作、沒朋友、沒戀人、又笨又醜……連吃松屋(日本平價餐廳)咖哩牛丼的錢都沒有…」平藏聽完後搔了搔頭說:「這樣啊…那…我們倆一起加油吧!在下也一樣!」接著快速離開現場。

或許會有讀者這麼想:平藏什麼都沒有做嘛…至少給點建議吧?深谷薰也有自己的道理,「我不是一個會給人家建議的人,我沒有這樣的能力。但我覺得,過得很辛苦的人,除了現實生活的問題,另個是『會不會只有我這樣』的孤獨感……我希望,這麼辛苦的兩件事,只要經歷一件事就好。藉由平藏讓讀者感覺,就算只有你這麼辛苦,我也會是你的夥伴…我想讓讓閱讀的人不寂寞。」

漫畫家深谷薰的油畫,兒子看到後想知道貓的故事,成為《夜巡貓》的起點。(《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漫畫家深谷薰的油畫,兒子看到後想知道貓的故事,成為《夜巡貓》的起點。(《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畫給兒子的漫畫,漸漸的也療癒了自己。深谷薰記得,完成第一話漫畫時,她拿給兒子看,雖然是個平凡也無聊的故事,兒子還是對她說:「不錯啊!」接著建議媽媽把漫畫貼到Twitter上,畢竟是不擅長操作網路社群的中年媽媽,她還疑惑地請教兒子怎麼做。深谷薰持續畫著沒有收入的《夜巡貓》,像日記一樣,記錄著聽見與看見的故事,再收下讀者溫暖的回饋。

沒想到,2015年10月開始張貼漫畫後,講談社編輯找上深谷薰,2016年6月,《夜巡貓》集結出版第一冊,日本亞馬遜讀者平價5顆星,還有讀者留言:「適合送給厭世、想自殺的朋友,讀了之後會感受到活下去的力量。」甚至有讀者打算做為遺書送給孩子。「遺書啊,剛聽到總會覺得是分遺產之類的。但不是這樣的,我想一直畫,留給大家一個很溫暖的遺書。」

《夜巡貓》第1話與是深谷薰在醫院完成的作品。(《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夜巡貓》第1話與是深谷薰在醫院完成的作品。(《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活著雖然不件輕鬆的事,但只要活著,就會有好事發生。雖然一定會很辛苦,可是就是辛苦的時候,才會衍生勇氣。」24歲開始當漫畫家,獨立扶養孩子長大,陪著兒子與死神搏鬥,也曾畫畫遇到瓶頸,覺得再也畫不下去了。有過一個人內心偷哭的時候嗎?深谷薰點點頭,沒有繼續說下去。但那個點頭,彷彿是「只要是人,都會有吧。只要活著,都會受點傷吧。」

 

覺得辛苦的時候 就是成長進步的時候

長大很累吧?「真的好累喔!真的。」56歲了,深谷薰最懷念的是5歲前還是兒童的自己,當時爺爺奶奶和鄰居長輩們都還在,照顧著她。「長大雖然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但如果成長不夠,才會更艱辛。曾有漫畫家前輩告訴我,當人感覺到辛苦的時候,就是在進步的時候。」深谷薰回想,「我曾經畫到覺得不行了、什麼都不想再畫了,但如果能前進一點點,就會是成長跟進步。」

人活著就會受傷,只是傷得不一樣。《夜巡貓》中,每一道傷痕都清晰可見,主題從單親家庭、生病的小孩、孤獨的人、遭霸凌者、流浪動物、失戀女性、失志男子、尋死者等都有。大塊文化資深主編林怡君觀察,「從漫畫中可看出來,深谷薰是很堅強的女性,充滿和善與智慧。那是一個中年女性的智慧,她不是單純的好人而已。你跟她們相處,都很溫柔和善,但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時,她們是會反擊對抗的。人生如果沒有走到一個地步,無法擁有這樣的態度跟觀察。」

《夜巡貓》第199話描述被霸凌的學生。(《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夜巡貓》第199話描述被霸凌的學生。(《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在書展簽名會上,小小的空間擠滿等著簽名的讀者。精心打扮過的深谷薰笑容和煦,溫暖的像胸前的太陽花胸針。其中1名年輕讀者小葉拿書上前時,手微微顫抖,快速以日語敘說自己的心情,「我是在人生很糟糕很糟糕的時候看到這本漫畫的,謝謝《夜巡貓》救了我的人生。」小葉語氣很快哽咽了,深谷薰抬頭看了她,眼神像是母親一樣溫暖。

深谷薰結束書展行程返日後,隨即以8格漫畫記錄台灣見聞。(《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深谷薰結束書展行程返日後,隨即以8格漫畫記錄台灣見聞。(《夜巡貓》深谷薰/大塊文化YOMAWARI NEKO © Kaoru Fukaya / Kodansha Ltd.)

我想起初見面那天,我們希望拍攝深谷薰畫畫過程,面對突如其來的要求,深谷薰很快答應,隨手拿起餐桌上的餐巾紙,眼看就要畫起來了,身旁的日本編輯和版權明顯緊張,快速以日語交談討論,「可不能畫在餐巾紙上啊」,為她換上漫畫內頁。深谷薰開始畫了,一下子就掉進自己的世界,眼神專注、筆觸快速,不管旁邊多吵鬧,她都不受干擾。畫漫畫,或許拯救的不只是讀者,也包括她自己吧。

更新時間|2019.03.14 17: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