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3.19 06:02

【鏡相人間】豬瘟如核災 22年口蹄疫噩夢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蘇鵬養豬40年,口蹄疫前多做外銷日本生意,口蹄疫後等於砍掉重練。他說台灣地小,防疫應該視全國為「一個場」,畢竟只要一個豬場淪陷,全國都視為疫區。
蘇鵬養豬40年,口蹄疫前多做外銷日本生意,口蹄疫後等於砍掉重練。他說台灣地小,防疫應該視全國為「一個場」,畢竟只要一個豬場淪陷,全國都視為疫區。

距離口蹄疫發生,迄今正好滿22年。3月20日,一個豬農們忘不掉的日子,病豬撲殺,未病的價格崩盤,甚至發生過「想辦法讓自家豬也生病領補助」的情況,相關產業變成相關「慘」業,經濟損失達1700億元,其程度被豬農形容為國安等級。

去年7月,台灣正式拔針(不再施打疫苗),走了22年,眼看著今年7月就可以脫離疫區,結果去年8月中國就爆出了非洲豬瘟的疫情。政府這次嚴加戒備,防疫視同作戰,就為了不要再讓豬農,有另一個想到都會怕的日子。

事情發生在1997年3月。維基百科關於這年這月的大事記,一共只列了4條,其中一條是:口蹄疫疫情在台灣爆發。

 

價格一秒崩盤 全台快速淪陷

報紙於3月20日刊出,但消息早在19日已在豬農間傳開。當年33歲的蘇鵬在屏東養豬滿18年,手上的豬大約10,000頭。他還記得當天在拍賣場,中午12點開始喊價,一切正常,直到「好像一點半、二點,他們說你們不要再買了,明天報紙就要報口蹄疫了。」同一個場內,本來100公斤還能賣到四千多元的豬,馬上跌到600元。

還沒進拍賣場、在車上的豬農被告知:「不用下來了,後面沒有要喊了,你們這些看幾百元賣一賣。」是名副其實的跳樓大拍賣。養豬26年的豬農林良多(化名)就說:「那時候豬農有自殺的啊,受不了啊。」

媒體以頭版報導口蹄疫疫情爆發,相關消息占據數日。(翻攝報紙)
媒體以頭版報導口蹄疫疫情爆發,相關消息占據數日。(翻攝報紙)
媒體以頭版報導口蹄疫疫情爆發,相關消息占據數日。(翻攝報紙)
媒體以頭版報導口蹄疫疫情爆發,相關消息占據數日。(翻攝報紙)

災難來得又急又快,一秒之間,豬價崩盤。蘇鵬拿來類比的例子,是1986年發生的車諾比核災,「本來日本都是跟丹麥拿豬肉,但他們說核電廠的飛灰飄到丹麥去,所以丹麥的豬肉是有毒的,日本就把丹麥的訂單全部取消,拿台灣的…那時候養豬是一片榮景。」

怎麼會想到同樣的「後果」,將複製貼上般發生在台灣,而「前因」只是口蹄疫疫情爆發。官方報告3月19日驗出確診病豬,透過飛沫傳染,車子沿著高速公路走,病毒隨風飄能抵達8公里遠,全台快速淪陷。蘇鵬4月中在豬舍裡發現豬隻出現嘴巴長水泡,腳蹄脫落的典型症狀,「第一天看到2頭,第二天看到十幾頭,第三天全場大大小小都中獎。」

 

兄弟接手豬舍 一路銷至日本

那時的他,除了退伍時借的400萬元農村青年貸款尚未還完,還有一路養一路賺,壯起膽來一路借到3,000萬元的債。

還能笑著說出這段話,或許也是因為22年過去,貸款已還得差不多。從小不會讀書,父親叫他去讀農校獸醫科,「至少會閹豬和打針。」高一邊讀書邊和大他3歲念畜牧科的哥哥蘇增,一起接手了父母養著賺外快的8頭母豬。高二愈養愈多,豬舍不夠關,升高三時就叫父親標會蓋豬舍。

蘇鵬考慮再三才帶我們穿著防護衣進入豬場拍攝。非洲豬瘟兵臨城下,他說現在進出豬場都要消毒,每天固定消毒的頻率也增加。
蘇鵬考慮再三才帶我們穿著防護衣進入豬場拍攝。非洲豬瘟兵臨城下,他說現在進出豬場都要消毒,每天固定消毒的頻率也增加。

那是農家的豬生病了,還會去廟裡求符燒給豬吃的年代,但他已經知道要去學校問,「老師就會說這個要買什麼藥,你去藥房買回來打(針),弄(藥)給牠吃。」一路養到能外銷日本,直到被口蹄疫打趴。

事發後,想轉行,就去種香蕉,還加入了青果合作社。也去路邊賣過豬肉,因為拍賣場太便宜,「你在路邊就可以賣,寫個豬農自救會牌子,一大堆養豬的一起賣,都殺自己的豬。」同一時間,在環南市場賣豬肉的陳阿池則說:「那時差不多半年沒有豬肉可以賣,也沒人要買。」 

 

賤賣撲殺參半 產業鏈受重挫

往事並不如煙,歷歷在目,我抱著想多問幾個人的心情問蘇鵬:「你跟當年一起賣的人還有聯絡嗎?」結果他說:「20年了,大家都說過了就好了,不想再講了。」最後只幫忙聯絡了林良多。

但還是不露臉,不讓寫本名。林良多是第一代豬農,養豬前在醫院當藥劑師,假日陪朋友去豬舍賣動物藥,覺得養豬單純,適合自己個性,就辭了工作,結果不過轉行4年,就爆發了疫情,「3月26日,先看到一頭發病,隔天3頭,再隔天8頭,再來就一堆了,失控了。」他回憶當時場景:「看到第一隻我就知道沒機會了啦,已經進來了。」

林良多接受專訪,但談到當時災情就急欲結束,最後說:「不要問了,現在想到腳底都還會發麻。」
林良多接受專訪,但談到當時災情就急欲結束,最後說:「不要問了,現在想到腳底都還會發麻。」

身上還有6,000萬元貸款。員工下班過來報備,還會順便叫他堅強點。但要怎麼堅強?「我就拿著香菸跟水,坐在豬舍想事情,想到天亮。」一連7天,他就這樣每晚在豬舍裡抽菸,跟豬講話,也像自言自語,「反正就真的都沒有希望了,這輩子好像就是要背債務過一生了。」

那時他養有5,000頭豬,一半賤賣,一半撲殺。大量病豬靠阿兵哥幫忙電擊致死後運出,陸續又病死的,就自己挖個洞,潑柴油,燒,像在燒鈔票。我問他還有那時的照片嗎?他說:「沒有了,已經二十幾年了。那是永遠的痛啊,拍下來也不想看。」

口蹄疫重創台灣,撲殺豬隻官方記載就有380萬頭,殺到豬農表示:「到最後已經不是悲痛,只有淒涼而已。」(中央社)
口蹄疫重創台灣,撲殺豬隻官方記載就有380萬頭,殺到豬農表示:「到最後已經不是悲痛,只有淒涼而已。」(中央社)

然而口蹄疫受害的又豈止豬農,那一連串的相關「慘」業,包括了蘇鵬說的「進口的報關行、飼料業、食品加工業、運輸業和屠宰業」,林良多補充的「動物藥廠和畜牧員工」。我們採訪被稱為台灣豬肉大王的陳國訓,則又補充了:「賣儀器的,人工授精那些儀器,豬肉去日本的貨櫃…整個產業鏈都受到影響。」

完全就像當時做動物營養品代理的吳昆民所說:「豬農是火車頭…」後面還接了一大串。他和陳國訓二人當年都沒有養豬,未受到直接波及,但客戶少了,生意一定受影響。

 

低點進場飼養 危機也是轉機

但也可能是個機會。陳國訓就坦言,在低點進場,口蹄疫前他只經營屠宰場,「反而從口蹄疫後開始養豬,等於是受益者。」但一切都經過計算。口蹄疫前,台灣年屠宰量約1,400萬頭豬,疫情發生後降到700萬頭。台灣人愛溫體豬肉,冷凍的進口豬肉無法填補落差,他就投身養豬業,光台灣部分一年可產出20萬頭,也經營二家屠宰場,現在大家在麥當勞、鬍鬚張吃到的豬肉,都從他們家出去。

陳國訓被稱為豬肉大王,他是在口蹄疫之後才開始養豬,自承是「災難財」,但也補足了台灣因恐慌造成的豬肉短缺。
陳國訓被稱為豬肉大王,他是在口蹄疫之後才開始養豬,自承是「災難財」,但也補足了台灣因恐慌造成的豬肉短缺。

去年8月,中國官方報導非洲豬瘟疫情,他觀察傳播狀況說:「他們各省之間禁運,造成有毛豬的地方價格一直降,沒有毛豬的地方一直漲,很多國內盤商就走私,載來載去。」

就像當年口蹄疫爆發,同樣因錯誤的策略造成火速蔓延。被稱為「豬病之神」的獸醫學者賴秀穗表示,在1997年初就有豬隻因「不會造成死亡」的豬水泡病而死,他從新聞看到,第一個反應就是:「很可能是口蹄疫。」所以3月20日報導出來時,台灣早有15、16個縣市出現疫情。他第一時間提出建言,至少應禁宰禁運2週,淪陷的豬場全面撲殺,但產業界認為他要斷農民生計,官方開會不邀請他,專業聲音無法被採納,最後兵敗如山倒。

賴秀穗在口蹄疫爆發時,曾向官方建言必須全面撲殺,但被學者投書說他「不明就裡」。(賴秀穗提供)
賴秀穗在口蹄疫爆發時,曾向官方建言必須全面撲殺,但被學者投書說他「不明就裡」。(賴秀穗提供)

 

病毒兵臨城下 防疫變成戰役

另一個錯誤,則是為了補助農民損失,公定種豬一隻補助4,800元,肉豬一隻補助2,400元,「那時候健康的豬比生病的豬更生不如死。」另一位不願具名,曾在政府部門工作的現任獸醫學者蔣博士說:「坦白講,剛開始南投是沒有的,南投是山城,其實守得很好。但是健康的豬一隻剩90元,農民就故意去撲殺場踩一踩回去,讓豬生病拿補助。所以才全台灣淪陷。」

不過也都過去了。台灣自去年口蹄疫疫苗拔針(不再施打疫苗),今年7月一日滿一年後,沒有爆發新疫情就能除疫。

只要別讓非洲豬瘟進來。非洲豬瘟和口蹄疫最不同的地方,在於口蹄疫病毒隨風飄散,非洲豬瘟要接觸才會,乍聽下似乎比較容易防堵,但拿越南的例子來說,今年2月18日出現首例,3月11日已經有12個省成疫區。

蔣博士解釋:「非洲豬瘟病毒是可以拿來打生物戰的…一隻豬感染非洲豬瘟,24至48小時後1cc的血液就有10的9至10次方個非洲豬瘟病毒,牠的血液只要滴到腐敗的地板、土壤上,可以活15個禮拜,這就是非洲豬瘟…」難怪蘇鵬會說:「真的是兵臨城下,已經在門口了,一鬆懈,你門一開,就進來了。」

台灣因活體拍賣制度,豬隻經常需要南北運送,在當年也造成疫情更加擴大。圖為肉品拍賣市場。
台灣因活體拍賣制度,豬隻經常需要南北運送,在當年也造成疫情更加擴大。圖為肉品拍賣市場。

防疫變成戰役,全國草木皆兵。豬農們盡可能減少到中國旅遊的機會,飼料業者以電訪取代登門。我們到吳昆民的公司採訪,不經意說出2週前才去過蘇鵬的豬舍採訪,馬上被行銷經理嚴正關切,表示:「2週真的太短了…」

畢竟吳昆民面對非洲豬瘟威脅,一開始講的話就是:「做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比起22年前的「突然發生」,這次多出了預備時間,政府隨即在機場進行「肉搜」,祭出重罰,都是22年前來不及做的。

 

金鐘罩護豬場 不忘活埋煉獄

只是邊境管制仍受到質疑,「是不可能做到零風險的,可是這些豬肉只要不給豬吃都沒事,所以你應該把有限的人力鎖在豬場,要用一個金鐘罩把豬場罩住,就沒事。」蔣博士說。農委會防檢局則表示,各縣市動物防疫機關都有在做牧場訪視,也輔導豬農進行防疫設施的準備,不會等到發生了才做。

口蹄疫讓台灣的養豬戶從25,000戶銳減到13,000戶。
口蹄疫讓台灣的養豬戶從25,000戶銳減到13,000戶。

賴秀穗也表示,現在產官學結構比爆發口蹄疫時改善很多,「若非洲豬瘟進來,依潛伏期訂定禁運禁宰時間,控制疫情不是難事。為了減少產業損失,政府也該提供完善的補助,避免私下的販運行為。」

即使多數豬農都樂觀地認為非洲豬瘟不會進來,也不能疏忽。畢竟太慘烈了,像林良多說的:「非洲豬瘟如果進來就是歸零啊,一定是歸零啊。」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蔣博士記得當年撲殺場面:「那時全台殺了(近)400萬頭,有一些是活埋啊,挖一個大坑丟下去,蓋起來的時候還聽到豬在叫,簡直是人間煉獄。」也有曾帶著員工「5天就撲殺15,000頭豬」的豬農說:「活埋沒死成的豬隔天會回到原本的豬舍前面等,還是要忍痛撲殺。口蹄疫後,感覺豬生在台灣真的很倒楣。當下就決定,以後生在自己家的豬,一定要讓牠好好過一生。」

口蹄疫與非洲豬瘟小檔案

口蹄疫小檔案

  • 潛伏期:2~8天
  • 死亡率:成豬1成5至3成、乳豬100%
  • 發病徵兆:發燒、口鼻長水泡,腳蹄裂開、脫落
  • 對台影響:1997年3月官方證實出現感染豬隻,之後撲殺380萬頭,豬價重挫、出口中斷。施打疫苗20年仍未從疫區解除,損失達新台幣1,700億元

非洲豬瘟小檔案

  • 潛伏期:4~19天
  • 死亡率:100%
  • 發病徵兆:發燒、厭食,皮膚可見紅斑、發紺,嘔吐下痢
  • 對台影響:2018年8月中國官方證實出現東亞首例,2019年2月越南確認出現疫情。台灣目前未出現感染。無疫苗

更新時間|2019.03.19 06: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