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3.17 22:58

【22年豬瘟防疫戰番外篇】動物的痛苦跟地獄一樣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吳昆民在口蹄疫後才開始養豬,為了彰顯友善畜牧,也成立自己的品牌,從產地到餐桌,一條龍式的經營,也避免疫情一旦爆發,和其他豬場交叉感染的機會。
吳昆民在口蹄疫後才開始養豬,為了彰顯友善畜牧,也成立自己的品牌,從產地到餐桌,一條龍式的經營,也避免疫情一旦爆發,和其他豬場交叉感染的機會。

提到22年前在台灣爆發的口蹄疫,吳昆民說:「任何一個變動其實有利有弊,有人消失了,也有人趁勢而起。」

先談弊。那時他做動物營養品,當豬生病,豬死亡,豬價跌,「人心惶惶,怎麼還有心情讓動物吃維他命吃營養品?」同理,屠宰數量減半時,市場的產值馬上打5折。他說除了豬農,那時最明顯受到衝擊的應該是屠宰業者,「出口日本的屠宰場可能第一波就賣掉了。」

整個產業確實就像骨牌一樣倒。他表示,無論是前幾天就知道還是看報紙得知,「基本上都是突然發生的事情。」在口蹄疫發生前,大概12到15年間,台灣的產豬產業是逐年成長,「不是內需,而是出口日本的數量增加,所以很多屠宰場是專做出口業。」

當時沒人想到台灣會有口蹄疫,一發生,「日本馬上停止進口,不管有庫存有多少馬上停止。再者我們不曉得國家的政策會怎麼做?什麼時候可以再出口?」如今22年了,還在等,「所以那時候外銷豬肉的供應商或者屠宰場,基本上是沒有未來的。」

於是很多人退出了。留下缺口,就提供了其他人「趁勢而起」的機會。陳國訓和吳昆民都是在口蹄疫後才開始養豬,進入那個「有些人在一夕間失去所有」的領域。別人嚇得不敢再養,他們卻踏進來,為什麼?

吳昆民的祥圃實業的養豬場,讓母豬使用丹麥規格的「自由個別欄」,可以自由進出,是台灣少數獲得動社認可的友善農場。(祥圃實業提供)
吳昆民的祥圃實業的養豬場,讓母豬使用丹麥規格的「自由個別欄」,可以自由進出,是台灣少數獲得動社認可的友善農場。(祥圃實業提供)

因為看見了機會。但不能再用以前那種「一個病毒就致命」的方法再養了。吳昆民的豬場採友善畜牧,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簡稱動社)不斷為母豬請命的「禁用狹欄」,在台灣目前有百分之99.9的使用率。吳昆民的牧場使用的「丹麥規格的自由個別欄」,是難得獲動社主任陳玉敏認同,符合動物福利的設備。

但動物福利也只是一小部分。吳昆民講得直接,台灣民眾購物講究CP值,讓重視畜牧環境的業者在市場上非常受挫,「任何一個改善都是成本。我們從產官學者到消費者,一直在要求好的生存環境,好的環境保護,好的食物安全…可是我們一直在談價格,質都沒有了。如果只談價格,我們就用最簡單的設計生產豬就好了,也不要管豬的生菌數。但是現在消費者的要求遠遠超過這些…」

或者要談錢,也無妨。假設今年7月1日台灣真的從口蹄疫疫區名單移除,或者能夠重新思考出口的可能性,已經22年「只跟自己比」的產業,能立即趕上國際水準嗎?「種豬的改善有沒有與時俱進?包括我們到現在還在用活體拍賣,能改成屠體評級嗎?這些都在思考的範圍裡面。」

他提的活體拍賣,就是將活豬運到拍賣場,以類似走秀的方式喊價,陳玉敏談到其過程,表示:「動物的痛苦真的跟地獄一樣。」南豬北運更是防疫的巨大漏洞。但先屠宰再定價,分切、包裝後冷凍運送的「屠體評級」,有辦法滿足台灣民眾喜歡「溫體豬肉」的習慣嗎?

只是如吳昆民所說:「可以想像10年後還有這麼多人去傳統市場買溫體豬肉嗎?這些都是可以坐下來好好談的,尤其政府責無旁貸。政府要把方向跟政策訂出來,但我覺得現在是沒有策略的,農業我不敢講,但畜牧我覺得策略是不夠清楚的,不夠明白。」

都是問題。22年未除疫的口蹄疫是問題,除疫後,下一步怎麼走也是問題。

所以提到非洲豬瘟,會不會進來?怎麼預防?他的回答是:「我沒有什麼感覺。」他認為目前的狀況,像是「我們有一個鄰居,他有很強的傳染病,我們也搬不了家。那我圍牆一層兩層三層的蓋,但病毒要跳過來我也沒辦法。所以我不能說它遲早會進來還是怎麼樣,重要的是如果進來了,你做了什麼準備。」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有備,或許不見得就無患,但比起口蹄疫,至少這次「不會無預警就來了。我還是要強調,這是一個讓台灣養豬產業升級的一個機會,我們並不是為非洲豬瘟養豬吔,我們是為了台灣自己產業,為自己的身家在做的事情。」吳昆民說。

更新時間|2019.03.15 08: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