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3.17 22:58

【22年豬瘟防疫戰番外篇】口蹄疫後還養豬? 朋友說他:「頭腦壞掉。」

文|李振豪    攝影|林俊耀    影音|何懿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國訓的公司設在拍賣場附近,買完豬肉,直接運到自家屠宰場。圖為豬在電宰前的最後一站,豬的身上已有拍賣過程被註記的各種標號。
陳國訓的公司設在拍賣場附近,買完豬肉,直接運到自家屠宰場。圖為豬在電宰前的最後一站,豬的身上已有拍賣過程被註記的各種標號。

關於口蹄疫,陳國訓講得十分直接。雖然是民國86年3月19日才有正式的官方檢測驗出,20日由媒體報導,但從中國走私烤乳豬進台灣一事,早有耳聞。他說:「其實從民國78年就開始在走私了,從新竹南寮進來。一直到86年才爆發,台灣也是蠻會撐的。」

能以如此輕鬆的語氣描述,其中一個原因,當然也是他在那時並無養豬,未遭受第一波打擊。

但新聞每天報,從事相關產業的他,還是有所感觸。請他形容當時狀況,他說:「可以講,口蹄疫真的非常恐怖啦。它這個車子往公路載過去,隨風飄8公里的範圍內,都受到口蹄疫影響。」那時台灣距離上一次有口蹄疫病豬出現,已達68年之久,處理經驗不足。陳國訓說:「所以有一個非常錯誤的政策是,北部肉品市場賣二、四、六,南部肉品市場賣一、三、五,這樣豬載過來載過去,兩邊的豬都口蹄疫。亂七八糟都亂掉了。」

他說,口蹄疫爆發前,豬肉的出口一年可以為台灣帶來大約20億的外匯,一瞬間就沒了。在冷凍肉品公會裡,「那時有5家的上市公司,後來一家都沒有了,全部都掛掉。」

他從73年開始從事這行業,84年搬到樹林拍賣場附近,也只是一個豬肉的盤商。但口蹄疫爆發後,他很快發現,台灣的豬從「一年可以生產1,350萬頭,一直降一直降,降到只有700萬頭的量。我就發現太低了,所以跑去養豬。」

計算起來都是合情合理,但真的要做一項每天在新聞上都能看見慘烈畫面的事業,還是遭受不少奚落,「每個人都罵我頭腦壞掉,人家都不養了你還跑來養。那時候跌到…我印象中小豬好像一頭100塊,所以沒有人要。那我小豬一頭買300進來養,但是養一年,毛豬就可以賣到100公斤7千9。」那是口蹄疫發生後一年的事。

一年就回穩了。恐慌造成的需要減少,並沒有維持太久。反而是退縮不再養豬的人,不再回頭了,最後變成供不應求,豬價又回升。陳國訓就靠著這樣的落差,一舉成為台灣的豬肉大王。

新北市肉品拍賣市場一小時大約需拍賣四百頭豬,豬在狹小的「伸展台」上不斷經過,其過程被動保團體形容為「近乎虐待的折磨」。
新北市肉品拍賣市場一小時大約需拍賣四百頭豬,豬在狹小的「伸展台」上不斷經過,其過程被動保團體形容為「近乎虐待的折磨」。

但規模起來了,大廠商來談生意,對設備的要求也高。以陳國訓的屠宰場來說,光是人道屠宰就是個需要不斷改進的問題。他還記得在20年前和麥當勞談訂單時,就被要求一定要人道屠宰,「就是豬上來電鏈台,電鏈台就是會自動測豬的重量去調整電量,不能太重不能太輕,這樣才叫人道屠宰。」那過程兢兢業業,他記得麥當勞第一次視察時,有隻豬因為地滑絆了一下,就全部重來。

所以對於口蹄疫22年過去,他的另一個體悟是,台灣的設備已經足夠應因隨時可能重新開放的出口需求嗎?「所以農委會一直在關注我們這些可以再外銷到其他國家的廠的設備。有些設備都老化了,要花很多錢更新,因為不管哪一個國家的客人,到台灣來買豬肉,對這個設備以及環境要求是非常高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換言之,豬瘟的爆發,也不是除疫就沒事了。被列為疫區的這22年,台灣的養豬業若無主動跟上國際腳步,某程度上也形同停滯,如何趕回進度,同樣是待解的問題。

更新時間|2019.03.15 08:4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