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9.03.19 10:58

【一鏡到底】卻把官場做道場 王金平

文|李桐豪    攝影|王漢順 楊子磊 林煒凱    影音|管佈霖 陳岳威 李文顥 陳昱弼
為人處事謹小慎微的王金平,肢體語言拘謹,但宣布選總統之後,連日受訪手勢大開大闔,頗有放手一搏的氣勢。
為人處事謹小慎微的王金平,肢體語言拘謹,但宣布選總統之後,連日受訪手勢大開大闔,頗有放手一搏的氣勢。

王金平近日出書《橋》,一來是為了從政44年做紀錄、二來為了明年總統選舉,他字裡行間都是佛教的語言,談論馬王政爭,學佛的人說得雲淡風清:「打擊我的人都是我的活菩薩,給我『逆增上緣』的機會。」立院喬王萬事皆可喬,喬國民黨選舉地方派系,喬太陽花學運,大半輩子東喬西喬,問他的原則是什麼?其回答也是《華嚴經》的字句:「不願己身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

辦公室牆上掛著佛濤大師相贈的書法「無罣礙」,但對明年總統大位卻志在必得,國民黨黨內初選態勢詭譎,但他誓言選到底,其心意與《金剛經》譬喻的金鋼鑽石一樣無堅不摧。

時間是2016年10月31日,我們赴立法院訪問王金平。其時,國民黨於總統與立委選舉中慘敗,獨領風騷17年的立院老院長雖順利當選不分區立委,因國民黨立院席次未過半,跌落龍頭寶座,然而到底是歷經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的五朝元老,陽春立委即便遷居鎮江會館,還是分配到最大、最氣派的辦公室。

政壇盛傳他幹完這屆就要告老還鄉,會晤中,他不談來年的鴻鵠志向,只說童年往事和佛法,為證明自己的虔誠,老院長當著我們的面用台語誦唸《心經》,辦公室的座椅極其高大,他整個人陷在裡面,顯得身形渺小,他背後的牆掛著蘇東坡〈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滔盡,千古風流人物」,詞句對照老院長的際遇,顯得更傷感,然而宦海浮沉,政局難料,轉瞬間驚濤裂岸,他一翻身又重新站在浪頭上了。

王金平自1999年起擔任院長,任期經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3位總統,在任17年,3年前跌落龍頭寶座,其牆上書畫「大江東去,浪滔盡,千古風流人物」對照其際遇,令人低回不已。
王金平自1999年起擔任院長,任期經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3位總統,在任17年,3年前跌落龍頭寶座,其牆上書畫「大江東去,浪滔盡,千古風流人物」對照其際遇,令人低回不已。

2019年3月7日,農曆二月初一,宜祭祀會友,再過10天就要滿78歲的王金平選在這日宣布逐鹿明年總統大選寶座。造勢大會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頂樓舉辦,天台上聚集了近500名支持者,國民黨立委顏寬恒、蔣萬安、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許水德等藍營人士亦到場支持,現場「總統好」「凍蒜」聲不斷,他一席演說不說九二共識了,而是引述前南非總統曼德拉的話「想與敵人和平共處,就必須與敵人合作,然後他就能成為你的夥伴」,當日,冷鋒過境,陰冷有雨,達官顯貴躲在廉價塑膠雨衣裡發抖,顯得狼狽,但司儀借題發揮,說「春雨綿綿滋潤台灣,要讓台灣錢再度淹腳目」,壞天氣即刻變成好彩頭。

今年3月,王金平在國際會議中心頂樓舉辦參選總統的宣示大會,場面浩大,頗有公道伯大會諸侯的意味。
今年3月,王金平在國際會議中心頂樓舉辦參選總統的宣示大會,場面浩大,頗有公道伯大會諸侯的意味。
王金平小檔案
  • 1941年3月17日出生高雄路竹
  • 1975年首度參選立委,以19萬票當選,為當時全國最年輕立委
  • 1999年當選立法院院長,連任長達17年
  • 2013年爆馬王政爭,與馬英九打司法官司,捍衛國民黨黨籍

阮有才調 揪藍綠做夥

他生日的前6天,我們重回他鎮江街辦公室訪問。1975年當選立委,從政44年,他遇事沉著處理(不是存摺處理),這次卻一馬當先,率先表態參選總統,問他哪裡來的自信和把握?「國內外你爭我奪,內耗嚴重,藍的執政綠的打,綠的執政藍的打,莫衷一是,這國家怎麼辦?長久下去怎麼辦?」他用國語自抒己見,旋即又切換台語表明心跡:「阮有才調(才能)揪藍綠做夥,揪世代做夥,綜合大家欸意見,做夥討論、磨合,有共同結論,才能團結,阮做17年的院長,攏咧處理國內重大法案和預算,這阮有經驗啦…」他侃侃而談參選理念,我們的視線落在他背後的牆,蘇東坡不見了,取而代之是中華民國國旗和國父遺像。

去年國民黨地方首長選舉大勝,氣勢正旺,明年總統大選彷彿推顆西瓜,躺著選誰都贏,外界研判王金平之所以如此篤定,與他去年成功整合國民黨地方派系有關。造勢大會上,他說自己是有經驗的船長,要讓台灣如航空母艦航向世界,國民黨當家作主的是吳敦義,但黨內卻也沒有比他實力更堅強的地下戰艦:他台中喬紅黑二派、喬企業界幫盧秀燕、他喬自己辦公室顧問許福明出馬輔選王惠美、喬嘉義、喬澎湖、更遑論在老家高雄喬所有的金錢和人脈資源,幫韓國瑜辦三山造勢大會,發豪語說:「要讓韓國瑜只靠一碗滷肉飯和一瓶礦泉水,就能當選市長。」資深媒體人蔡玉真說:「別人出來選舉可能賠錢,但他可能還倒賺,因為他藏富於民間,外界欠他人情債太多了。」

 

立院喬王 沒啥不應該

立院喬王不是當假的,新書以《橋》名之,讓人不大做文章都很難,「大家都說我很會喬,但於法不容的事我也喬不來。」他說得理直氣壯:「說到底,喬就是一種協商,把事情處理好的一種工具,本身不帶負面的意義,民主運作中協商和交換是必要的,只要出發點是為了國家人民利益,手段是光明正大,喬沒有什麼不應該的。」

2014年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立院20天後,王金平赴議場與林飛帆等代表談話。(中央社)
2014年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立院20天後,王金平赴議場與林飛帆等代表談話。(中央社)

他喬選舉,也喬太陽花學運,最後是他出馬拆導火線,學者姚人多感嘆:「這場充滿神聖性格的太陽花學運之完美結局,竟然是由這樣一位政壇暗黑界的代表一手喬出來的。」人稱「公道伯」的他,周旋藍綠紅白橘之間,游刃有餘,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都不諱言地說:「我三分之一對付國民黨,三分之一整合民進黨,三分之一協助王院長。」王金平自豪父親給了自己好名字,「王金平」拿來做競選網站LOGO,說3個字從中間剖開,二邊不多不少剛剛好,左右均衡,代表自己走中道,不偏不倚,不偏向哪一邊。

「阮欸名字係阮出世,鄉公所提供乎阮老爸參考。」公道伯待人處世很公平,而且從小就是。他出身高雄路竹鄉下富農家庭,家中曾有田地十幾甲,大家族幾房兄弟住一塊,十來個堂兄弟排行老三,自幼是囝仔頭,農忙時期帶弟弟、妹妹到田裡幫忙、厝內飼狗,分配家務,大家都服氣。「阮老爸欸兄弟諧和,有公無私,攏為家庭奉獻,」大家族將家族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他念師大數學系,畢業後任教彰化進德中學,尹衍樑是他的學生,但家族生意跨足農產品加工、進出口貿易,事業做得風生水起,他放下鐵飯碗,返鄉協助父兄。

 

沒有敵人 被當萬應公

1975年,他34歲,為了家族事業版圖,他擔任高雄縣工業會理事長,獲當時高雄縣長林淵源賞識,當年立委補選,老縣長說派「王董欸小弟」出來選,「立法委員、監察委員衝啥毀,阮攏毋哉(不知道)。」長輩們向他解釋立委做什麼,他全無主見,僅說:「你們決定就好。」

師範大學數學系畢業的王金平,曾在彰化進德中學教書,該校接收來自全國各地的中輟生,現在的潤泰董事長尹衍樑也是他的學生。(翻攝自《橋:走近王金平》)
師範大學數學系畢業的王金平,曾在彰化進德中學教書,該校接收來自全國各地的中輟生,現在的潤泰董事長尹衍樑也是他的學生。(翻攝自《橋:走近王金平》)
王金平1975年參選立委至今,其從政之路就是中華民國民主發展史。(翻攝自《橋:走近王金平》)
王金平1975年參選立委至今,其從政之路就是中華民國民主發展史。(翻攝自《橋:走近王金平》)

第一次選舉就當選,而且是19萬票,是全國最年輕的立法委員。他說國民黨官場文化排資論輩,應對進退最難拿捏,「彼一時陣,黨內有CC派、座談會派、黨中央派、劉家畫派…我參加座談會派,抵武昌街18號,明星咖啡館對面、城隍廟對面開會,大家都知道背後老闆是蔣經國…」當年政壇菜鳥坐在我們面前追憶往事,44年光陰匆匆過去,他已然是立院最年邁的元老。問他走跳政壇四十餘載武功心法為何?他給了8字真訣:「凡事圓滿,善緣常臨。」

1993年,國民黨欲通過國安三法,王金平主持議事,立委陳婉真為抗議非法表決,拿紅色垃圾桶往他頭上蓋下去,為王金平扣紅帽子,他也不以為忤。(聯合知識庫)
1993年,國民黨欲通過國安三法,王金平主持議事,立委陳婉真為抗議非法表決,拿紅色垃圾桶往他頭上蓋下去,為王金平扣紅帽子,他也不以為忤。(聯合知識庫)

1993年,國民黨欲通過國安三法,王金平主持議事,立委陳婉真為抗議非法表決,跳上台拿紅色垃圾桶往他頭上蓋下去,王金平不以為忤,笑笑地說還好垃圾桶是紅色的;2013年馬王相爭,淡出政壇的陳婉真跳出來為昔日的敵人叫屈,誇他身段柔軟:「每年生日、過年,他(王金平)都一定寄卡片給我。」邱毅罵王金平「藍皮綠骨」,邱毅坐牢,王金平把自己每日誦唸的《金剛經》贈與邱毅。

「馬英九沒有朋友,王金平沒有敵人」,立法院同仁、金控老闆、工商行號,有求於他,凡他能力所及,他都會伸出援手,故而有「萬應公」之稱。資深媒體人鄭佩芬曾說:「立委拿著1張7位數字的巨額支票找他調頭寸,他二話不說撕了支票,順手把本來為別人準備的一落現金拿給該名立委,從此以後,這位立委無論人前人後,甚至在媒體前公開發言,均尊稱他一聲阿叔。每逢立法委員選舉,王金平會像個大家長全台走透透,不分藍綠,每位候選人或多或少都能得到約6位數的贊助經費。對選舉末期,經費捉襟見肘、焦頭爛額的候選人而言,真如久旱逢甘霖,當然對王院長的貼心感激不盡。」

 

誰善誰惡 心中一把尺

「施明德曾說您是萬應公有求必應,沒有原則,不適合當總統欸。」這樣的性格頗具爭議,我們詰問他。

「那是伊過去的看法,伊今嘛欸看法不同款。」面對我們質疑,他音調未有起伏,侃侃而談。

「那政客跟政治家差別在哪裡?」

「政客是為己、為私利,政治家是有宏觀啊,為了造福眾生,利益眾生,阮沒私利啊,阮若有乎汝講嘛,17年來汝看阮有私心嗎?」政壇打滾44年,說起話來四平八穩。

去年曾提宗教法惹爭議的王金平,是虔誠佛教徒。(東方IC)
去年曾提宗教法惹爭議的王金平,是虔誠佛教徒。(東方IC)

「但立法院各據山頭,有藍有綠,有黑也有白,您把每個人當好人啊,是否會讓人覺得是非不分呢?」

「有人講阮黑金,但阮並沒跟人同流合汙啊,沒錯,立法院同事有黑道背景的,但伊沒找阮做壞事,伊是委員身分,是阮欸同事,不能遠離他、藐視他、拒絕他,我們要結善緣,不能有分別心,伊欸好壞都在阮心裡,好欸代誌阮配合,不好的代誌阮不會協助,是非善惡,心中有一把尺阮拿得定。」

「那您的原則是什麼嘛?」

「我的原則是儒釋道的核心精神要體現啊,政治走中道,經濟走正道,社會走公道,這是儒家基本思想,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他扛出了〈禮運大同篇〉,把幼有所養、老有所終結合青年就業和長照,發表了一遍政見,旋即又用《華嚴經》做補充:「我的大原則是不為己身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

他整場訪問開口閉口都是佛教修辭,去年曾提宗教法惹爭議的他是三寶弟子,皈依佛門的原由,是1986年,他未獲國民黨提名,夫妻倆只好勤跑基層固樁,其時,妻子陳彩蓮走路不順,檢查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但因忙碌只能吃藥止痛。隔年,支持不住了,一天夜裡跟王金平說話語重心長,有點交代後事的味道,王金平第2天就把她送到六龜妙崇寺。陳彩蓮在寺廟靜養,身心得到安慰,精神好轉,夫妻於是皈依佛門。

28歲的王金平相親20幾次,卻不了了之,1966年3月26日與台南佳里望族陳彩蓮相親,一見鍾情,認識不到2個月訂婚,隔年1月10日結婚。(翻攝自《橋:走近王金平》)
28歲的王金平相親20幾次,卻不了了之,1966年3月26日與台南佳里望族陳彩蓮相親,一見鍾情,認識不到2個月訂婚,隔年1月10日結婚。(翻攝自《橋:走近王金平》)

他與妻子婚後10年間,陳彩蓮不斷流產,後來終於連生2女1子。他與妻子感情好,有一傳聞說2016年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他打算領表登記,正準備要出門了,妻子死命從輪椅站起來,擋在門口不讓他選,我們向他求證:「對,第一遍,伊不讓阮選,伊講我們好好退休,好好過晚年生活,我尊重伊。這遍人家要徵召,換汝要尊重我,因為伊知影阮為國家,有公無私,不是為自己,就不反對了。」

從政44年,跟劉松藩爭立院龍頭,跟馬英九爭國民黨黨主席,這次又要跟吳敦義、朱立倫爭黨內初選。爭與不爭,早年有師父開示他,凡事自有因緣,要像葡萄成熟時,靜待因緣成熟。問他這次一馬當先是因緣成熟,水到渠成了嗎?

他呵呵笑了二聲 :「這遍阮有自己欸想法,阮有信心,但這遍阮沒有去請教師父。」

消弭對立 參選要做到

開口閉口佛經,2013年他赴馬來西亞參加女兒婚禮,馬英九開記者會指控他關說,返台飛機上,他拿出《金剛經》誦唸,問他到底從《金剛經》得到了什麼?「公衙門裡好修行,代誌本來就是安捏,文殊菩薩欸教育教導我們日常生活的智慧,要體現、要奉行祂的教育,要對人好,對人善,凡事替人想,立場對人想,對人要有禮貌,要體貼,要有慈悲心。」

「怎麼看待貪嗔癡?」

「貪嗔癡不可以,要常養戒定慧,熄滅貪嗔癡。」

我們視線轉向另外一堵牆,上頭掛著佛濤大師相贈的書法,寫著「無罣礙」3個字,忍不住又問:「牆上掛著無罣礙,但您要出來選總統欸…」

「我立志,第一國家要讓她安全,第二社會要安定,社會安定這個我做得到,別人甘做欸夠?政府要開國是會議,藍的袂願去,攏嘛綠的家己開啊,我會要大家來,誠心誠意取得共識,有和諧就團結,你不能反對,大家歡歡喜喜,實踐主張理念,國家才能和諧,我的工作就是這個,我認為我做得到,我有誠心、耐心、包容心,請大家一起來談,我要出來選就是這樣,世代對立,族群對立 ,勞資對立,不解決可以嗎?」

今年大年初六,王金平在黃光芹節目表達參選決心,當晚即赴醫療器材同業公會春酒積極拜票。
今年大年初六,王金平在黃光芹節目表達參選決心,當晚即赴醫療器材同業公會春酒積極拜票。

他完全答非所問,我們大概只能猜想他參選的心意跟金鋼鑽石一樣堅硬了。問吳敦義設下3成黨員7成民調門檻,參選之路困難重重,他老神在在地說:「我有我因應的布局,已經在做了,我對自己的選舉很有信心。」眼前有太陽相爭,身後有韓國瑜后羿緊追在後,民調落後,他氣定神閒地說:「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看事態千變萬化,靜觀人性演出,看透了宇宙現象因果關係,就可以笑盡天下英雄。」

布袋戲迷 欣賞一頁書

不愧是資深霹靂布袋戲迷,這樣的時刻還能援用自已最喜歡的人物「一頁書」的話來自勉,「阮自細漢愛看布袋戲,大人幫神明祝壽,請布袋戲,學忠孝節義,仁義禮善,好人雖然過程被人陷害,但很少有悲劇英雄,」他唸起素還真的出場:「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賢。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代表伊抹出來…」我們連忙提醒他:「素還真好像也是吳敦義最欣賞的角色。」他悠悠地補充一句:「素還真係江湖上欸角色,政壇欸角色,江湖上代誌伊莫法度擺平,一頁書就出面了,一頁書欸角色超越了一般的江湖,伊有佛學、武學可以克服治理江湖,讓正義得以伸張…」

他說的是布袋戲人物的愛憎,也是政壇的掌中乾坤,遇境似有,境滅還無,戲台下站了一輩子,馬上就要過78歲大壽的他,也只有這一次機會了,「下午三立訪問我至今,我轉回這裡,我有倦容嗎?我的腦子有不清楚嗎?心智健康最重要。」因此,他全然不認老:「經驗是最寶貴的,經驗是智慧展現,你看蔣經國任命閣員要有經驗,一個職位、一個職位的培育,一步一步來,現在沒有經驗就當部長,所制定的政策亂七八糟,我心智很正常,身體很健康,我17年經驗內內外外是無人能及。」

更新時間|2019.03.18 10:4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