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肥衛生所1】為賺獎金濫開管制藥 直擊偏鄉衛生所年賺3千萬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三芝衛生所主任蕭秋勇月薪僅8萬元,每年分得獎金卻高達360萬元,比柯文哲當台大主治醫師時還多。

有專家警告台灣健保可能於明年破產,原因之一就是藥費占每年支出的1/4。本刊調查,新北市三芝衛生所主任蕭秋勇疑似濫開藥物賺取高額獎金,每年除薪資外還可多領360萬元,比柯P當台大主治醫師的薪水還高,新北市衛生局竟無法解釋高額獎金從何而來,健保署則已著手調查幕後是否涉及不法。

3月6日上午,記者偽裝成受失眠所苦的患者,前往新北市三芝衛生所求醫,主任蕭秋勇原要開適用焦慮、憂鬱症的「快樂丸」,見記者臉色猶豫,便追問是否需要「好睡的藥」,拿出失眠量表簡單詢問後,便開出7天的「悠樂丁」和14天的「隆柏得安緒」膜衣錠。

無論是悠樂丁還是隆柏,兩者皆為管制藥品,一口氣吃太多都有危險。3月8日,記者再度上門求診,表示上次的藥未起作用,蕭秋勇沒多加詢問,僅輕描淡寫地說:「要放輕鬆。」「日子總是要過。」也未建議記者轉診精神科或睡眠中心,甚至沒問2天前開的藥吃完了沒,便又開出「強4倍」的安眠藥。

記者隔2天前往看診,蕭秋勇接連開出安眠藥品,2次看診就取得31顆藥錠。

記者頻繁取藥,連藥師都起疑,現場藥師還特地進診間詢問蕭秋勇,最後主任一句「沒關係,開給他吧」,藥師才提供藥劑,記者再度取得五天量的第四級管制藥品「羅氏利福全」。

如此輕易取得藥劑並非特例,記者觀察發現,來衛生所求醫的多是中老年人,醫生平均問診3到5分鐘便開出處方箋,許多病患更「滿載而歸」,一次拿走7、8包藥袋,還有長者「一手無法掌握」,抱藥袋宛如抱嬰兒,連看感冒的病患都能一次拿走5袋藥。

本刊接獲爆料, 指蕭秋勇對病患極為「大方」,更非常會討長者歡心,只要病患說「睡不著」,便能取得管制安眠藥物,病歷中卻未載明病情評估及治療成效,他的慷慨讓自己賺得荷包滿滿,恐怕也是健保黑洞雪上加霜的原因之一。

據了解,三芝衛生所每月約有2,000名患者,去年入帳達2,988萬元,這筆錢卻沒有用來改善醫療設備。根據新北市衛生所獎勵金制度規定,每年收入減掉成本,再扣除15%的醫療作業基金,剩下的全都是衛生所人員的服務獎金,也成為有心人士的斂財手段。

三芝衛生所2016年的獎勵金有1,251萬元,月薪8萬元的主任蕭秋勇獎金高達360萬元,相當於月薪38萬元,比台北市長柯文哲當年在台大當主治醫師的月薪30萬元還高。

根據新北市衛生局統計,三芝區人口僅2.2萬人,所發出的獎金卻十分驚人,「業績」提升率更是高得嚇人,2015年發出獎金1,031萬元,2016年成長到1,251萬元,2017年發出1,468萬元,去年的獎金則高達1,476萬元,是全台最賺錢的衛生所。

蕭秋勇對病人的藥物需求可說是「有求必應」,恐怕也是健保黑洞的原因之一。

與新北其他行政區相比,第2名的板橋區發出獎金1,462萬元,但板橋居民有55萬人;而居民人數與三芝差不多的萬里衛生所只發出479萬元獎金,不到三芝的1/3。

三芝衛生所「生財有道」,盈餘卻沒有用來改善偏鄉醫療資源,連所內的器材更換都要拜託民代幫忙。新北市議員鄭宇恩表示,三芝衛生所常「喊沒錢」,近日該區正在籌設物理治療中心,衛生所卻要求公所幫付場地租金,還不時要求議員爭取市府資源更換所內設備。她認為,獎金不是不能領,而是該以病人權益為重,優先將盈餘用在更新醫療器材才對。

鄭宇恩表示,作為主管機關,新北市衛生局對三芝衛生所的高額獎金從何而來,竟一問三不知,只以「還要再查證」搪塞,鄭追問衛生所是否有濫開藥物情形,衛生局則說有審核機制,事實上此機制早就失靈。

2012至2014年,蕭秋勇曾開給多名病患過量管制藥物「佐沛眠」,該藥有良好安眠效果,但9成病患有戒斷症候群,因具成癮性而被列為四級毒品,日用量為1顆,蕭秋勇最高卻開給病患一天40粒,這個離譜行為直到2015年才被發現開罰,蕭被依《醫師法》懲處12萬元及30小時的額外教育。

「蕭秋勇常說,整個衛生所都是靠他養的。」爆料人指出,蕭秋勇認為衛生所的豐厚收入是因為自己經營有方,2013年他要求員工交出一定比例的獎金作為「公基金」,以購買不在健保標單上的藥品以及公關費用,其後雖因被檢舉而關閉帳戶,但衛生局以「人員自願繳費」為由,並未懲處蕭秋勇。

台灣健保令世界各國欽羨,但健保黑洞也十分嚇人,專家預估今年短絀金額將達473億元,最快恐於明年破產。如今蕭秋勇遭爆濫開藥以賺取高額獎金,健保署已著手調查,鄭宇恩也呼籲相關單位應盡快釐清真相,別讓健保制度成為有心人士眼中的肥羊。

更新時間|2019.04.02 07:05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