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9.03.22 10:54

【馬欣專欄】是演出還是獻媚?韓國演藝圈扭曲的女體經濟

文|馬欣
韓國女團AOA的舞蹈與造型都非常性感,不止露腿翹臀,還有互相磨蹭撫摸的舞蹈動作。(東方IC)
韓國女團AOA的舞蹈與造型都非常性感,不止露腿翹臀,還有互相磨蹭撫摸的舞蹈動作。(東方IC)

人們在驚訝著韓國大明星們經營毒窟與販賣女性賺大錢之餘,其實更根深蒂固的是女性在韓國的弱勢地位。無論是戲劇中的角色兩極化發揮有限、不少女團舞蹈上的演出有時更近乎於獻身,只為投其所好而非表達自己。公然的集體物化,求取了娛樂業的近利,但會讓女性的悲劇不斷產生,並且暗示女性就是弱勢的本身。

如果說,韓國目前的審美觀之所以影響整個亞洲,是因為他們許多人的外貌失去了特色,而投效於同一種標準化的韓系美。這說法可能有些人不以為然 ,但實質上,他們對美的專制,如工廠規格,的確挾持了對美的自由想像,讓美成為不斷改造的強迫行為,而非是美的創造。尤其對於女性,美的工廠品管更是從身體管到心理,讓他們的女星只是在強化男性對女子的審美觀,連女生都以為非這樣不可。

韓國民間團體請願要求再次延長張紫妍案的調查期限。(東方IC)
韓國民間團體請願要求再次延長張紫妍案的調查期限。(東方IC)

女星的死諫 不及一線男星的荒唐惡行受矚目

這次勝利案件牽扯出來的毒品與性交易,樹大根深,因此也讓被掩蓋已久的張紫妍案(她以死來控訴性暴力)能在期限前終於浮出水面,由勝利與鄭俊英的群組裡出現的對話,對於能搞定司法與警政單位的囂張,難怪為國家顏面,驚動了韓國青瓦台。可見就算是出了人命,韓國官方看重的是這次動搖韓國形象的大牌明星牽扯出的犯罪組織,而非二線女明星以死的控訴。

以現今韓流的重要性,他們政府不得不處理給外界看,到底能辦到哪裡,能抓出多少勝利與他的Burning Sun夜店背後的政商勢力,光看勝利這次可以驚險逃過軍法,就不容對司法太樂觀,如同張紫妍被性剝削背後扯出大集團的兩位大佬與檢察官的包庇,仍延宕到今日無法處理。

 

對美的公然洗腦 女星的樣板化由韓流帶起

然而韓國這嚴密的父權結構,讓他們推出女藝人長久以來就不同於其他國家,除了裴斗娜、金高銀、IU等極少數個性女星外。韓國女星整體形象是一致化的面貌,數千張面孔殊途同歸的一致化且模糊,這也是他們國家演藝業的強項。無論是多少更美的人加入,每次抬腿、每寸肉的比例、每個女孩的制服、每一個遊走於走光邊緣的舞蹈動作,比機器人還精準,這是在日本這樣的紀律國家都做不到的。

韓國女星表面上既像一個女人,但更像一群體地公然崇拜同一種樣貌的女體,並以偶像的方式輸出。以曲風與實力來說,每團或許各有強項,但整體加總,甚至可以用鋪天蓋地來形容,女性的樣貌成打輸出的程度接近對美洗腦的程度。

這點南北韓殊途同歸,貌似民主的南韓,女性商品也是為了榮耀資本主義而接連如夾娃娃誕生。這跟為了榮耀領導以物化北韓女子,有著同樣群體臉譜化的問題。

實力派男團 BIGBANG 紅遍全亞洲,勝利(左三)經營各種副業生意越做越大,也涉入毒品與性交易。(東方IC)
實力派男團 BIGBANG 紅遍全亞洲,勝利(左三)經營各種副業生意越做越大,也涉入毒品與性交易。(東方IC)

 

少女團舞蹈接近意淫演出 長年遊走情色邊緣

每年出道的新人如過江之鯽,經紀公司為求快紅,因此大走情色邊緣的女團增多,韓國女團越來越A是近年的走向,包括女團4L、Stella的前成員也曾自白入行7年的辛酸,坦言當初因擔心違約而不敢違逆事務所,被迫大跳意淫舞,這一波波女團意淫演出,雖屢被韓國電視台禁播,但從外界眼光來看,讓女孩們的表演遊走情色邊緣已成為韓國演藝特色之一。

當然,你可以說他們男孩團體也這樣的規格化處理,甚至連瀏海都一致的長短,但韓國男團相較起來仍較有「獨特」的可能性,先是有BIGBANG打下男團實力派的江山(諷刺的是,勝利就是團員之一),其國際水準的舞蹈與音樂舞台,讓即使排韓的人都眼前一亮,是凌駕制度之上的霸氣團體,之後以推翻迂腐制度而另成國度的BTS,歌曲言之有物又不失流行,更讓人見識韓國男團可以走出自己的風格而不受制於的傳統SOP。

戲劇的女生形象兩極化 成敗都取決男人視角

然而女星卻是不同,從歌舞到戲劇,能發揮特色的女星不多,固然有《未生》《信號》《客》等成功韓劇,但韓片與韓劇仍以陽剛味為主,女生多半以屍體出現,不然就是刻意的男人婆警探,再不然就是《金秘書怎麼了》裡為霸道總裁誕生的完美比例女性,即便是專業女性如《名不虛傳》中的女醫生,多是為了成就男性的附屬位置,不見真實血肉。良心之作《赤月青日》《天空之城》則是直接描述當今女性為了迎合父權價值可以犧牲到什麼程度。

《金秘書怎麼了》中,朴敏英是為霸道總裁朴敘俊而誕生的完美比例女性。(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金秘書怎麼了》中,朴敏英是為霸道總裁朴敘俊而誕生的完美比例女性。(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近年唯一不同的是《我的大叔》中IU的角色,但因穿著破舊,而激起其他女性的厭女情緒。女性在韓劇與韓片裡,不是男人婆就是復仇者,不然就是感人的媽媽與老太太,抑或是公主型如宋慧喬的好運自帶角色。

只有金敏喜(《下女的誘惑》)、全度妍以物化來反物化,韓國連續劇基本上是催眠著女性如何成為勝利組,並一直以鏡頭強化男人視角的暗示,非勝即敗,女人價值取決於男性眼光的兩極化,在韓劇裡赤裸不過。

 

這樣的演藝圈風氣,女性扮演的是被馴化的角色,無論真實還是在舞台上,間接造就了女性的地位更加低落。從臉的自主到身體自主的失去,幾大經紀公司都在不斷製造被物化的標準,比有形形色色女星的好萊塢與日本等國更為專制,如果演出有如獻媚的風氣不改,韓國的張紫妍案例不會消失,只是激化著女性怕成為弱勢受害者,而只好物化自己的循環。韓國以女性死亡案件為題材的劇也不會消失,因為女性在現實中無疑是獻祭於這體制中的,數大或許便是美,但數大更趨近於零。

更新時間|2019.03.22 10:5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