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3.30 07:28

【全文】活活遭母裝袋悶死 新加坡情侶棄嬰案內幕

文|陳柔瑜 王昭濱    攝影|賴智揚
新加坡情侶假藉來台觀光,實則生子、棄嬰。
新加坡情侶假藉來台觀光,實則生子、棄嬰。

一對新加坡情侶月前來台旅遊,在旅館產下女嬰後卻狠心棄置於廚餘桶內,使其成為一具冰冷嬰屍。逃回星國的情侶堅稱並未懷孕產女,但隨著證據一一浮現,警方不但證實女嬰就是該女子所生,且女嬰的肺泡已經張開,曾有呼吸心跳,之後被母親裝進塑膠袋,再由男友扔進廚餘桶,窒息、失溫而死;面臨殺人罪問責的情侶已逃離星國,疑潛逃至馬來西亞,恐怕仍難逃被追緝的命運。

2月底台北市發生慘絕人寰的棄屍案,新加坡籍23歲王姓男子與24歲郭姓女子來台旅遊,在旅館生下女嬰後竟將其裝進黑色塑膠袋丟進燒肉店的廚餘桶,直到清潔公司員工整理廚餘時才被發現。本刊掌握獨家消息,女嬰出生時曾有呼吸心跳,而非死胎,這對情侶涉嫌殺嬰罪證確鑿。

3月5日上午,檢察官、法醫和警察在新北市立殯儀館進進出出,多家媒體則在解剖室外等候,大陣仗動員只為釐清被遺棄女嬰死亡的真正原因。

被控來台懷孕棄嬰的郭女。(翻攝臉書)
被控來台懷孕棄嬰的郭女。(翻攝臉書)
新加坡情侶皆否認懷孕,郭女捧孕肚逛街的畫面卻被清楚拍下。(警方提供)
新加坡情侶皆否認懷孕,郭女捧孕肚逛街的畫面卻被清楚拍下。(警方提供)
王男長相清秀斯文,卻是親手將女嬰丟進廚餘桶的凶手。(翻攝臉書)
王男長相清秀斯文,卻是親手將女嬰丟進廚餘桶的凶手。(翻攝臉書)

 

解剖追查 出生有呼吸

檢警第一時間無法確定女嬰是死胎或出生後遭遺棄致死,但可以確定的是孩子為足月生產,四肢、腦部和內臟都發育得十分完整,除頭部一處疑被清潔員劃到的刀傷外沒有其他傷痕。解剖時,女嬰微微張嘴,不知世事的遺容看起來彷彿只是安詳地沉睡。

本刊接獲獨家消息,指女嬰解剖後肺部放入水中會浮起,證明肺泡已經張開,小女嬰曾大聲哭泣、努力呼吸;且包裹女嬰的塑膠袋留有母親的指紋,證明是狠心的母親將女嬰裝進塑膠袋內,親手綁緊封口,再交由男友外出丟棄。

這起殘忍的殺嬰棄屍案發生在2月26日,新北市新店某清潔公司員工清晨整理廚餘時,發現廚餘桶內有一包黑色塑膠袋,原以為是一般冷羹殘食,割開塑膠袋竟看見女嬰的嬌小容顏與他對望,當場嚇得不知如何處理,愣了好一會才報警。

檢警3月5日對小女嬰進行解剖,確認孩子是足月生產,且出生時有呼吸心跳。
檢警3月5日對小女嬰進行解剖,確認孩子是足月生產,且出生時有呼吸心跳。

 

凌晨遊蕩 棄置廚餘桶

新店警方接獲報案後不敢大意,出動大批警力前往調查,當天氣溫僅15至18度,山區的體感溫度更低,員警將女嬰從廚餘桶捧出放置地面,另名員警則不捨孩子受寒吹風,以白布包裹嬰兒身體。

「妹妹,我們是來幫妳的,今天天氣很冷,我先把妳包起來,但待會拍照還是要忍耐一下,妳要保佑我們早日找到妳的生母。」看著稚嫩的容顏,連見慣生死的警察也為之心痛,手持念珠向嬰兒低聲祝禱,希望能盡快揪出狠心人,不可思議的是,接下來的辦案進度果然十分順利。

「一切都是注定好的,我們就是要幫這個孩子討回公道。」專案小組成員表示,廚餘桶內只有一個黑色塑膠袋,雖然清潔公司員工記憶稍有模糊,但司機收垃圾時曾將裝有嬰兒的袋子拿起,透過行車記錄器,很快便鎖定女嬰遭棄置的地點。

警方到附近超商和速食店調閱畫面,依照慣例,調閱商店監視器並非易事,若是連鎖店還要請示上層,常因一來一往拖延黃金時間,但速食店店長聽聞是追查棄嬰案,立即配合調查。透過影像發現有名金髮、偏瘦、穿著黑衣的男子,凌晨拿著該塑膠袋在台北市昆明街、武昌街一帶繞圈,最後將塑膠袋丟入燒肉店的廚餘桶內,倘若他當時是丟進一旁的垃圾桶,孩子或許將在這世上無聲無息地消失。

1:監視器清楚拍下王男在26日凌晨提著塑膠袋亂逛,塑膠袋內就是來不及長大的女嬰。(東森新聞提供)
1:監視器清楚拍下王男在26日凌晨提著塑膠袋亂逛,塑膠袋內就是來不及長大的女嬰。(東森新聞提供)
2:王男在昆明街、武昌街一帶繞圈,最後將孩子丟進廚餘桶。(東森新聞提供)
2:王男在昆明街、武昌街一帶繞圈,最後將孩子丟進廚餘桶。(東森新聞提供)
3:王男將女嬰丟進燒肉店的廚餘桶,該桶內只有一個黑色塑膠袋,冥冥之中的巧合讓警方迅速鎖定嫌犯。
3:王男將女嬰丟進燒肉店的廚餘桶,該桶內只有一個黑色塑膠袋,冥冥之中的巧合讓警方迅速鎖定嫌犯。
4:新店某清潔公司員工發現塑膠袋內裝的是女嬰屍體,才讓無辜的孩子重見天日。(東森新聞提供)
4:新店某清潔公司員工發現塑膠袋內裝的是女嬰屍體,才讓無辜的孩子重見天日。(東森新聞提供)

 

旅館產女 浴室變產房

鎖定嫌犯身分讓專案小組士氣大振,拿著嫌犯身影到附近便利商店詢問,店員指證歷歷,確定該男子多次到便利商店消費,口音明顯不是台灣人,且還有一名懷孕的女子與他同行,2人總在深夜或清晨出現,似乎在躲避大眾目光。

有了店員的供詞,警方對周遭旅館進行搜查,很快確定這對男女就住在附近的飯店,就此鎖定來自新加坡的王男和郭女。飯店內監視器清楚拍下郭女進房時大腹便便,退房時肚子則消了下去,郭女的雙腳更是難以併攏,神情虛弱、宛如企鵝般地推著行李步出旅館。

據瞭解,這對情侶是在2月26日下午1時許離開飯店,明顯已超出正常退房時間,也尚未到2人預計離開的日期,當時台灣媒體已對棄嬰案進行大篇幅報導,王、郭2人疑似因行跡敗露才提前離台。

警方追到飯店時已是棄嬰被發現隔天,清潔人員整理時並無看見血跡或染血的衛生紙,當時更已有新房客入住,幸運的是,新房客尚未使用衛浴設備,警方在浴室內發現血跡,且在排水孔找到些微胎盤跡證,比對後確認與小女嬰的DNA相符,判定女嬰是在這間浴室出生。

新加坡媒體大篇幅報導棄嬰案,行凶情侶起初不斷喊冤,越來越多證據出現後便神隱至今。(翻攝畫面)
新加坡媒體大篇幅報導棄嬰案,行凶情侶起初不斷喊冤,越來越多證據出現後便神隱至今。(翻攝畫面)

 

蓄意殺嬰 恐峻法處置

大部分的謎團已經解開,但這對殘忍男女犯案時的心態也將決定他們未來的命運。倘若女嬰出生便是死胎,在新加坡有「祕密處置嬰兒屍體隱瞞嬰兒出生罪」,最重可處2年徒刑或罰金,如今確定孩子出生時曾有呼吸,王男和郭女恐難逃殺人罪。

如果是郭女親手殺女,新加坡法律規定有「婦女殺嬰罪」,針對故意或不作為導致嬰兒死亡,考量婦人罹患產後憂鬱導致嬰兒死亡,最重可處10年徒刑,但新加坡對該罪並無海外追查權,必須確認他們是蓄意殺人,星國政府才會開始調查。

在新加坡謀殺罪最重可處極刑,若這對情侶是有預謀地來台灣生產,又將嬰兒活生生丟進廚餘桶致死,勢將面臨星國的嚴刑峻法。

王男在新加坡是飛鏢競技選手,不排除是來台比賽,順便帶女友來「處理」小孩。(翻攝臉書)
王男在新加坡是飛鏢競技選手,不排除是來台比賽,順便帶女友來「處理」小孩。(翻攝臉書)
郭女父親認為女兒沒有來台生子,王男和郭女家屬皆跨海嗆聲,卻被接二連三的新事證狠狠打臉。(翻攝臉書)
郭女父親認為女兒沒有來台生子,王男和郭女家屬皆跨海嗆聲,卻被接二連三的新事證狠狠打臉。(翻攝臉書)

本刊調查,王男和郭女都是新加坡工藝學院學生,交往約1年,王男還是飛鏢競技選手,2人來台下榻的旅館附近有間大型飛鏢運動吧,曾在2月23、24日舉辦飛鏢競技活動,警方不排除是男友來台參加比賽,順便帶女友把肚內的嬰兒「處理」掉。

這對情侶返回新加坡後,還曾對台灣警方的指控大聲喊冤,王男更表示女友沒有懷孕,並質問:「如果懷孕要怎麼上飛機?」對於媒體報導感到「莫名其妙」,王男父母則聲稱要提告維護兒子的清白。

 

否認犯行 新證狠打臉

郭女父親也透過新加坡媒體發言,坦承女兒曾經墮胎,但當時孩子的父親並非現任男友,且女兒本來就比較胖,出國和回來後的體型沒有太大變化,回國後更是立刻開始上班,絕對沒有在台生子。男女雙方皆跨海嗆聲,卻被接二連三的證據狠狠打臉。

台灣警方科學辦案,屢次透過星國媒體傳話,希望2人可以來台協助調查,王男和郭女見無法逃脫罪責,從血跡鑑定報告出來後神隱至今,連當地記者和家人都聯繫不上。

本刊記者於3月21日重返現場,造訪王男與郭女曾經住過的飯店,以及棄嬰的燒肉店,最後再到新店清潔公司進行採訪,每走一步,記者的心情就沉重了一分,採訪路線彷彿是小女嬰的死亡之途,她還來不及睜開眼睛看世界,小小的生命就隨著廚餘埋沒。

據瞭解,這對狠心的男女已逃到馬來西亞躲避犯行,在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繼續生活,發現女嬰的清潔公司員工在案發後已經離職,女嬰出生的飯店房間整理後也繼續開放使用,只有無辜的孩子躺在冰櫃中至今難以安息。

新加坡情侶來台下榻台北市西門町飯店,該房間仍持續有新房客入住。
新加坡情侶來台下榻台北市西門町飯店,該房間仍持續有新房客入住。

這起冷血的棄嬰案讓台星人民均為之憤怒,但法界人士認為台灣要追究2人犯行不易,移交人犯也相當困難,如今只能期盼星國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讓台灣警方提供證據以究責,別讓生前未曾被溫暖懷抱的女嬰,死後還成為一具連名字都無法擁有的無名屍。

更新時間|2019.03.27 11: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