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3.26 07:21

當審判長還寫錯 《與惡》編劇下跪道歉

文|段子薇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呂蒔媛是《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前後花兩年田調修改十版劇本,還下場演審判長,劇本仍出錯。圖/翻攝自《我們與惡的距離》
呂蒔媛是《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前後花兩年田調修改十版劇本,還下場演審判長,劇本仍出錯。圖/翻攝自《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們與惡的距離》週日首播兩集收視率即破1,賈靜雯、溫昇豪的夫妻爭吵,媒體惡性競爭與網路公審的鄉民酸言,劇情寫實、細節深入,反映社會真實狀況,讓觀眾叫好之餘,更感慨人性的脆弱,善與惡似乎真的只在一線之間。

《我們與惡的距離》10集製作費達台幣4,300萬元,雖然比時下大多數的國產戲劇成本高,但相較日韓陸劇仍差一大截,播出後能呈現出如此精緻、深入人心的效果,編劇呂蒔媛功不可沒。她從前期開發、資料採集、田調到劇本完成耗時近2年,亦是全台第1例以「大數據」進行實驗的劇本合作案,開拍後她還繼續補充田調,並下場客串配角,幾乎是從開拍跟戲跟到結束,下得功夫極深,是此劇一大功臣。

不過,呂蒔媛今日卻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官方臉書上跟觀眾道歉。

賈靜雯飾演的電視台主管宋喬安,把「司法院」講成「法務部」,經呂蒔媛查證後,發現是自己劇本出錯。(公視提供)
賈靜雯飾演的電視台主管宋喬安,把「司法院」講成「法務部」,經呂蒔媛查證後,發現是自己劇本出錯。(公視提供)

原來,第2集的情節中,飾演電視台嚴苛主管「宋喬安」的賈靜雯,對於法官不接受訪問一事很不滿,要求記者一定要找到一個法官訪問,並說:「法務部不是覺得台灣法治教育不足…趁這機會讓他說明啊…承辦法官不接受訪問,沒有別人可以問嗎?」

呂蒔媛看了大驚,立刻傳訊息給製作人,想確認是她劇本寫錯?還是賈靜雯講錯?因為法官是隸屬於司法院,檢察官才隸屬於法務部,賈靜雯的台詞應該要講「司法院」而非「法務部」。

晴天霹靂的是,呂蒔媛趕緊用手機找出劇本檢查,發現是自己寫錯!該劇劇本前後已經修了十版,竟然還出錯,令她十分懊悔。勇於認錯的呂蒔媛,趕緊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官方臉書以「深深鞠躬道歉」的方式貼出道歉文:

「『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下跪仰天吶喊~~100遍!)

『為什麼不是她講錯!』(疑?還想怪她~我們與惡的距離......)

反覆想著怎麼會發生這麼嚴重的基本錯誤,已經修到第十版的劇本,還是因為現在還泡在司法環境中,才能這麼敏銳的發現法官是司法院管的?(最近才變成司法院之友XDD!)

想說可以推喬安也搞不清楚法務部與司法院的差異,唉~~這樣就污辱了長年在編輯台上的主編們,辜負了大家的信賴,這一年的田野是去哪裡(撞牆),犯下這麼嚴重的基本錯誤,真的抱歉(跪),會再戒慎戰戰兢兢每一步!」

呂蒔媛發現對白寫錯,立即寫道歉文跟觀眾道歉。(翻攝自《我們與惡的距離》臉書 臉書貼文連結)
呂蒔媛發現對白寫錯,立即寫道歉文跟觀眾道歉。(翻攝自《我們與惡的距離》臉書 臉書貼文連結)

呂蒔媛 道歉文全文如下:

「昨天守著看公視播出時,第二集看到喬安說:「法務部不是覺得台灣法治教育不足…趁這機會讓他說明啊…承辦法官不接受訪問,沒有別人可以問嗎?」
著實愣了一下,立刻傳訊息給製作人,是我劇本寫錯,還是賈小姐講錯啊?因為答案是司法院不是法務部。
製作人說查一下。(奇怪為什麼不快去翻劇本,因為我沒看過第二集定剪啊,很想看啊,看完很想看網友意見啊,然後就….忘了~老人症頭!)
今天一天工作,這件事一直在我腦海飄著,相當忐忑,火車上用手機找出劇本。
「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下跪仰天吶喊~~100遍!)
「為什麼不是她講錯!」(疑?還想怪她~我們與惡的距離......)
反覆想著怎麼會發生這麼嚴重的基本錯誤,已經修到第十版的劇本,還是因為現在還泡在司法環境中,才能這麼敏銳的發現法官是司法院管的?(最近才變成司法院之友XDD!)
想說可以推喬安也搞不清楚法務部與司法院的差異,唉~~這樣就污辱了長年在編輯台上的主編們,辜負了大家的信賴,這一年的田野是去哪裡(撞牆),犯下這麼嚴重的基本錯誤,真的抱歉(跪),會再戒慎戰戰兢兢每一步!
媽呀還有八集!(抖)(好想退休)........💦
相信來這裡的朋友都是真心真愛「與惡」,請繼續愛護提點,讓我們繼續對話下去!!!
(關於法務部與司法院的差異,有興趣的朋友自己去問谷大哥,會比較有印象。)
《不要跟我告白,我會害羞(摀臉)》
深深鞠躬 很深很深......🙏🙏🙏
編劇 呂蒔媛 敬上」

更新時間|2019.03.26 07:2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