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4.11 22:58

【心內話】我們只是欠栽培

文|曾芷筠    攝影|林煒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嚴天浩出身偏鄉家庭,長大後,他希望以教育幫助更多弱勢孩子。
嚴天浩出身偏鄉家庭,長大後,他希望以教育幫助更多弱勢孩子。

小時候,課堂活動要討論爸媽的職業,我都坐在位子上,不想找同學討論。我在台中大肚山長大,爸媽都是工地工人,爸爸是工地電銲工,媽媽當助手。她有聽障,還是聽得到,會看嘴型,只是反應慢會聽錯,我從小就要幫她翻譯電話內容,連爸爸在電話裡親一下的聲音,也要翻譯。身心障礙家庭可以減免學雜費,老師在全班面前問:「這學期誰要減免?」我每次都自卑到不敢舉手,下課才私下跑去找老師。

國小時爸爸因上游廠商倒閉,為了付錢給下游,欠債百萬元。為賺錢,爸媽搬到台北工地、住貨櫃車,我跟弟弟獨自在家,每天吃冷凍微波食品。有次吃泡麵,我摔破碗,碎片一刀刮下去,很深,一直流血,找鄰居都不在家,爸媽花2個多小時從台北趕回台中,才帶我去急診,我右手到現在還有一條4公分的疤。

在那之後,爸媽決定讓我跟弟弟轉學到台北。環境突然變了,周遭同學都好強,我從前在鄉下是全班前3名,來台北掉到倒數10名。我變得很排斥讀書,找不到成就感。上課偷喝飲料,下課被老師叫去辦公室念課文,英文考卷全部用猜的,猜完就趴著睡覺。基測完,甚至挖一個洞把課本丟進去全部燒掉。

高中時,我喜歡昆蟲,開始夢想當昆蟲學家,自然科是我的強項,我從10幾名慢慢爬到前幾名。那時家裡經濟轉好,爸爸幫我請了家教,每天念書到凌晨1點,畢業時全校前3名,考上成大化學系。

嚴天浩(後立者)創辦科學教育平台,到台東偏鄉教學,啟發許多孩子學習興趣。(嚴天浩提供)
嚴天浩(後立者)創辦科學教育平台,到台東偏鄉教學,啟發許多孩子學習興趣。(嚴天浩提供)

大學我當課輔志工,發現同一個學校裡,有的學生媽媽是外配,家中經濟不好,他覺得自己什麼都學不會;另一個學生下課先補習,回家再上家教。我覺得教育為什麼這麼不公平?我發起計畫,號召同學一起拍科學教育影片,用很簡單的戲劇、遊戲去教學。

大部分老師都是人生勝利組,不懂那些學不會的孩子的想法,我不做,誰來做?我不是要幫助偏鄉孩子考台大,也不可能帶他們離開環境,但我可以訓練他們邏輯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

我曾到台東做課輔,其中有個男孩,爸爸是貨車司機,媽媽是外配,我們帶他1年半,陪他學寫程式,陪他寫功課,帶他去單車環島,帶他到台北參加科學教育館青少年跨域整合人才培育計畫選拔,他真的被選上了!他開心跟我說謝謝。

嚴天浩,28歲,台北市,Lis線上教學平台創辦人

更新時間|2019.04.02 10:2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