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4.08 22:58

【軟爛男害二命4】同天走了2個最愛的女人 家屬:「他活著的每一天對我都是折磨」

文|陳柔瑜    繪圖| 張秋鴻、王聖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王爸爸(中)一夕間喪妻失女,曾在鏡頭前下跪,盼法官還他們公道,但王家人心中的正義至今尚未實現。(東森新聞提供)
王爸爸(中)一夕間喪妻失女,曾在鏡頭前下跪,盼法官還他們公道,但王家人心中的正義至今尚未實現。(東森新聞提供)

本月1日,記者重回新北市三重區的案發現場,狹小的巷弄維持往日的寧靜,周遭住戶的生活也早已恢復正常,似乎大眾都已忘記當年的那樁血案,但當時王家居住的房子依然空置,王爸爸的心也隨著妻女的走而空了一大塊,這輩子都難以填滿。

「清明節又到了,凶手現在還沒死刑,我要怎麼跟她們說?」本刊循線聯繫到王爸爸,他至今仍無法走出失去愛妻幼女的傷痛,他曾經當眾下跪,只盼這世界能還他一個公道,但5年過去了,王家人心中的正義仍無法實踐。

王家原本有4位漂亮貼心的千金,如今全家福將永遠缺一角。(翻攝臉書)
王家原本有4位漂亮貼心的千金,如今全家福將永遠缺一角。(翻攝臉書)

「那個垃圾活著的每一天,對我們家都是折磨。」王爸爸痛訴,妻女走後他曾經以淚洗面,心如刀割的悲傷更難以用文字表達,他曾經四處奔走,只盼能讓已死刑定讞的凶嫌早日伏法,但小百姓的心聲顯然沒入傾聽,凶手至今還在監所內好吃好睡,王爸爸最愛的二個女人卻只留下不會哭不會笑的骨灰。

黃麟凱拿著預藏的鑰匙潛入王姓前女友家中,以童軍繩勒斃正在午睡的王母。
黃麟凱拿著預藏的鑰匙潛入王姓前女友家中,以童軍繩勒斃正在午睡的王母。

時間回溯到讓王爸爸心碎的那一天,2013年10月1日傍晚,王爸爸當時剛下班,拖著疲累的身軀返家,原本期待當家庭主婦的周姓妻子已經煮好一桌飯菜,但他掏出鑰匙才發現家門從內裡遭反鎖,打電話給妻子更無人接聽,只好找來大女兒的男友,攀牆從二樓窗戶進入,再將家門打開讓王家人進來。

凶嫌先是以褲子套住王女頭部,試圖阻擋她的視線,又強迫王女與他發生性行為。
凶嫌先是以褲子套住王女頭部,試圖阻擋她的視線,又強迫王女與他發生性行為。

熟悉的家乍看之下與往常無異,家具擺設看來也沒有被翻箱倒櫃的跡象,但王爸爸走進臥房,才發現妻子在躺椅上已經沒有氣息,小女兒則倒臥房內,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母女倆的脖子上都有一道怵目驚心的勒痕,王爸爸當時嚇得說不出話,連忙通知警消希望能挽回二人性命,但二名被害人最終仍宣告不治。

警方在5小時後宣告破案,原來是小女兒的前男友黃麟凱不滿她提分手,而在交往時,黃嫌又將王姓死者的大學學費揮霍一空,王家因而索討9萬元的賠償,黃嫌竟因此懷恨在心,對2名弱女子痛下殺手。

黃麟凱至今未執行槍決,他在監所有吃有喝、作息穩定,長肉發胖的樣子讓被害人家屬無比憤怒。(東森新聞提供)
黃麟凱至今未執行槍決,他在監所有吃有喝、作息穩定,長肉發胖的樣子讓被害人家屬無比憤怒。(東森新聞提供)

經過最高法院審理,黃麟凱在2017年死刑定讞,最高法院認為,黃麟凱在殺害王母後毫無罪惡感,絞殺王女前還先強制性交、以逞獸慾,實在「惡性至極、罪責至重」,合議庭只能判死,他也成為蔡英文任內第二個遭判死刑定讞的人犯。

即使死刑已經定讞,黃麟凱至今仍尚未槍決,他曾經在庭上下跪想跟王家人道歉,但不被王家接受,王爸爸更無法忍受黃麟凱在監所內作息正常,竟然還胖了一圈,王爸爸只盼執政黨能體諒被害者家屬心情,讓黃麟凱早日伏法,別在讓家屬陷入無止盡的心痛中。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鏡週刊》關心您:不良行為,請勿模仿

更新時間|2019.04.08 11:4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