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9.04.20 05:18

【全文】台灣滿座率之王 金馬奇幻影展創新10年拓利基

文|項貽斐     攝影|李鍾泉 項貽斐     影音|原萱容 余孟儒
金馬奇幻影展邁入十周年活動不斷,滿場慶提供各種獎品回饋觀眾。(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奇幻影展邁入十周年活動不斷,滿場慶提供各種獎品回饋觀眾。(金馬執委會提供)

邁入第10屆的金馬奇幻影展,由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規劃創辦,以「小而美」的規模、超展開的片單,加上與觀眾熱烈互動,從2010年首度舉辦就自給自足,年年盈餘,成為台灣滿座率最高的影展。

「奇幻」旗幟下,10年來創意連連,突破影展的嚴肅文藝形象、降低觀影門檻,培養新世代的影迷。

金馬奇幻影展進入第10屆,主視覺由入圍法國安古蘭獎的插畫家安哲設計,靈感來自科幻經典《月球之旅》。(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奇幻影展進入第10屆,主視覺由入圍法國安古蘭獎的插畫家安哲設計,靈感來自科幻經典《月球之旅》。(金馬執委會提供)

如果說1980年開辦的金馬影展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影展品牌,2010年創立的「金馬奇幻影展」,就是系出同門且更生猛的「副牌」。催生奇幻影展的聞天祥坦言,最初開辦是想留住金馬的工作人員,因為以往影展結束,人員多半解散,經驗難以傳承。

金馬奇幻影展小檔案
  • 開辦: 2010年
  • 執行單位:金馬影展辦公室
  • 工作人員:第一屆16人、目前29人
  • 舉辦期間:每年4月中下旬進行10天
  • 單屆放映最多場的電影:《猜火車2》8場
  • 每屆都放映的電影:《洛基恐怖秀》

 

聞天祥一改影展「陋習」,在金馬影展與頒獎典禮後,於隔年辦活動,留住人才。

2009年他應金馬影展主席侯孝賢邀請擔任執行長,決定一改「陋習」,希望在年底金馬影展與頒獎典禮後,於隔年春季辦活動,讓人才留在影展。為了不與大型、綜合性的金馬影展重複,聞天祥選擇舉辦研究觀察多年的中型主題式影展,避開已有的紀錄片、女性等主題式影展,以「奇幻」為名,網羅科幻、驚悚、歌舞、武俠、愛情各類影片,片單更特別、策展方式也更活潑。

聞天祥坦言:「奇幻影展開辦前,一些資深影迷不以為然,質疑不夠嚴肅。可是我認為好電影有很多種,規劃與接近影展的方式也很多元。」為不增加額外開支,他向所屬單位「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與「金馬執委會」保證會自負盈虧。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2010年開辦奇幻影展,一開始只是想留住工作人員、傳承經驗,如今卻成為滿座率之王。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2010年開辦奇幻影展,一開始只是想留住工作人員、傳承經驗,如今卻成為滿座率之王。

「我們按照以往經驗,精算出50部影片、約100多場次,在戲院上映多少天需要花費的成本。這種規模不會賠錢,觀眾不會因展期太長看到麻痺,工作人員也可以玩很嗨卻不會過勞。」結果第一屆開幕時,光預售票房的收入就已回本。受歡迎的原因,和突破傳統影展形式有關。

有「邪典電影之王」稱號的《洛基恐怖秀》是奇幻影展的秒殺招牌。(翻攝自vulture.com)
有「邪典電影之王」稱號的《洛基恐怖秀》是奇幻影展的秒殺招牌。(翻攝自vulture.com)

奇幻影展定位清楚,片單類型新奇,影展手冊設計、書寫方式也與金馬影展不同。票價則比金馬影展更親民,甚至推出比晚間票便宜的「日場價」,初辦時種種安排都讓觀眾感受到獨特趣味。尤其聞天祥指定放映有「邪典電影(cult film)之王」稱號的《洛基恐怖秀》,邀觀眾扮裝與銀幕人物互動,熱舞嗨翻全場,此後成為影展的秒殺招牌。

《洛基恐怖秀》特有的滾大球形式暖場,成為放映活動儀式的一部分。(金馬執委會提供)
《洛基恐怖秀》特有的滾大球形式暖場,成為放映活動儀式的一部分。(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影展往年的滿座率約6到7成,但奇幻影展平均有8成,高滿座率除了得力於選片成功,還有活動設計的推陳出新。在汲取國外經驗與腦力激盪下,「K歌場」「驚喜場」都讓影迷趨之若鶩,「許願池」更努力使影痴的美夢成真。

金馬奇幻影展售票成績亮眼,主辦單位也自創電腦售票系統供觀眾取票。
金馬奇幻影展售票成績亮眼,主辦單位也自創電腦售票系統供觀眾取票。

「K歌場」靈感是因2011年,聞天祥在舊金山發現一家戲院,會選在每月固定一天放映一部歌舞片讓觀眾跟著唱。返台後,他和工作人員討論如何「移植」到奇幻影展,「拿出台灣盛行的KTV精神,翻譯對白中文字幕外,再多翻原文歌詞字幕,讓它隨曲調進行變色。觀眾不用背歌詞、不怕漏拍子,輕鬆邊看邊唱。」

「驚喜場」師法自鹿特丹影展的「surprise film」,讓觀眾滿懷期待與想像進去。聞天祥解釋:「影片保證在奇幻影展前未在台灣放映,這種安排能包裝一些賣相不太好但好看的電影,觀眾好奇進場,但看完後口碑立刻傳出去。」

 

「驚喜場」師法自鹿特丹影展,包裝賣相不佳但好看的電影,觀眾好奇進場,看完後口碑立刻傳出去

「許願池」原先只是準備給觀眾書寫建議影片的本子,後來乾脆改成公布欄,提供便利貼,讓觀眾寫上希望在大銀幕觀賞的影片或想法。如隔年邀到所想的影片,影迷會來「還願」,甚至放幾場、看幾場。

	「許願池」讓影迷貼出希望觀賞的影片或建議,吸引大批留言。(金馬執委會提供)
「許願池」讓影迷貼出希望觀賞的影片或建議,吸引大批留言。(金馬執委會提供)

「影展好玩,就會遇到好玩的觀眾,也督促我們再開發更新鮮、有趣的主題。」奇幻影展起步時,聞天祥從比較保險的大衛林區、波蘭斯基等大師級導演作品做起,「2011年我們開始推介西班牙導演伊格萊西亞,每有新作品、我們就放映,前年終於有台灣片商引進他的《抓狂酒吧》!」片商從影展中找出觀眾族群,進而接收,「培養觀眾與擴展市場,也是一種成就。過程中我們逐步調整,盡可能走在前面,提供一些新的東西給觀眾。」

  

培養觀眾與擴展市場,也是一種成就。過程中逐步調整,盡可能走在前面,提供新東西給觀眾。

但有時大膽嘗試,觀眾未必全盤接受。「比方第二屆的『東瀛抓狂』,進了許多瘋狂、血腥的日本B級片,但觀眾接受度有限,整體票房跟著下滑。」團隊從此學會選片要更多元。此外,這屆碰上清明連假,賣座不如預期,隔年改回來,票房也回溫。

聞天祥(後排左七)領軍下,金馬工作人員開心動員投入奇幻影展。(金馬執委會提供)
聞天祥(後排左七)領軍下,金馬工作人員開心動員投入奇幻影展。(金馬執委會提供)

幾次經驗累積,聞天祥發現影展舉辦天數以10天最適當,「有3屆做了14天,工作人員疲累但票房增加有限,往後就抓緊中型影展小而美的特質,印象更深刻、觀眾密度也更高。」

第一屆金馬奇幻影展主席侯孝賢帶頭扮裝成哈利波特,為活動歡樂揭幕。(金馬執委會提供)
第一屆金馬奇幻影展主席侯孝賢帶頭扮裝成哈利波特,為活動歡樂揭幕。(金馬執委會提供)

為號召並回饋觀眾,奇幻影展還祭出「滿場慶」「冷場慶」,在客滿與人數最少的場次送禮,今年更辦「場場慶」,每場都送來自贊助商、或影展授權與廠商合作的商品。紀念商品從第一屆起至今不斷調整開發,使影展與廠商互惠,增添票房外的財源。

聞天祥透露,奇幻影展開辦至今,票房雖從400多萬元跳到600多萬元,但場租漲價、團隊擴編,加上翻譯、交通與運費,以及愈來愈多專攻影展的影片版權費節節上漲,支出相形增加。還好有協力廠商與周邊商品加入,讓影展本身形成自給自足的迴圈。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耕耘10年,充滿活力的奇幻影展已成為年輕觀眾最先接觸的影展。配合金馬執委會近五年來舉辦「青少年電影課」,培養國高中學生深入電影世界,奇幻影展明年將規劃青少年相關活動及影片,使觀眾層更全面,「影迷與影展的關係更密切,等於幫片商培養新觀眾,也更珍惜在影展看電影這種特殊的場域情境。」

更新時間|2019.04.15 12:5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