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4.19 23:28

【全文】一條龍包賣包吸 不肖彩券行淪毒品供應站直擊

文|社會組    攝影|攝影組    影音|影音組
店頭付錢:毒蟲到台北市士林這間彩券行購買安非他命,並在櫃台付錢,後方就是吸毒暗室。(讀者提供)
店頭付錢:毒蟲到台北市士林這間彩券行購買安非他命,並在櫃台付錢,後方就是吸毒暗室。(讀者提供)

毒品氾濫,連彩券行也成了安非他命、海洛因的供應站。本刊接獲爆料,台北市、新北市有9間彩券行遭毒梟入侵,利誘顧店的殘障人士販毒,甚至提供場地讓毒蟲吸食,雖然賣的毒品比市價貴上6成,但因為方便,毒蟲們口耳相傳,經常供不應求。本刊取得2名毒蟲到北市士林區社中街一間彩券行買毒、吸毒的直擊影片,證實傳言不假。如此治安死角,警方不能不重視。

台灣毒品現況
  • 毒品人口:逾6萬人
  • 使用排名:安非他命、海洛因、K他命
  • 毒蟲年齡:40-49歲最多,其次為30-39歲,19歲以下以K他命最多
  • 取得來源:朋友住處最多,其次為藥頭及毒販
  • 查緝排名:安非他命、K他命、海洛因、大麻
  • 查緝來源:中國大陸最多,其次為台灣本地,泰國緝獲量近來竄升
彩券行掛羊頭賣狗肉案例
  • 2018.04:全台34間彩券行涉嫌以台彩「賓果賓果」為標的,招攬賭客下注,經手賭資高達2億元,獲利1,200萬元。
  • 2016.01:新北市一間彩券行暗中經營香港六合彩地下簽賭站,每逢大選還加會開選舉賭盤,牟取暴利,遭警方查緝。
  • 2013.01:高雄一間彩券行暗自經營簽賭站,為避免查緝,只讓熟客簽賭,每次抽取5%佣金,半年獲利超過400萬元。

4月初某天傍晚,2名毒蟲結伴來到台北市士林區社中街的一間彩券行,他們不是來買大樂透或威力彩,而是要買二級毒品安非他命。

 

門市買毒 進暗室吸食

其中一名毒蟲熟門熟路地繞進櫃台,與顧店的殘障人士竊竊私語,之後把另一毒蟲拉到彩券行外,告知這裡的安非他命一公克要賣2,400元,比市價高出6成、900元。雖然嫌貴,但毒癮發作的毒蟲,只能掏錢。殘障人士收了錢後,隨手拿了根菸,一跛一跛地往後方的塑膠拉門走去。

暗室吸毒:付完錢,毒蟲被帶進彩券行後方的小房間吸食安非他命。(讀者提供)
暗室吸毒:付完錢,毒蟲被帶進彩券行後方的小房間吸食安非他命。(讀者提供)

拉門後方是一個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櫃子,殘障人士拿出一小包安非他命交給其中一名毒蟲,並指示櫃子裡有吸食器,接著殘障人士離開小房間,讓毒蟲不受打擾,盡情解癮。

不知是安非他命的量太少?或是其中一人毒癮未發?現場只有一人吸食,另一人則坐在旁邊吃零食。解完毒癮,2名毒蟲走出小房間,跟殘障人士打了個招呼,從容地離開彩券行。

現金交易:毒蟲(右)將2,400元交給顧店的殘障人士(左),購買1公克安非他命。(讀者提供)
現金交易:毒蟲(右)將2,400元交給顧店的殘障人士(左),購買1公克安非他命。(讀者提供)
帶入隔間:殘障人士收錢後,帶毒蟲到彩券行拉門後方的小房間吸毒。(讀者提供)
帶入隔間:殘障人士收錢後,帶毒蟲到彩券行拉門後方的小房間吸毒。(讀者提供)
交付毒品:殘障人士(左)不僅販賣安非他命(紅圈處),還提供吸食器。(讀者提供)
交付毒品:殘障人士(左)不僅販賣安非他命(紅圈處),還提供吸食器。(讀者提供)

知情人士透露,這裡並非2名毒蟲的第一站,當天他們先到台北市文山區木新路的一間彩券行詢問,但顧店的殘障人士說:「今天沒有硬的(安非他命),只剩軟的(海洛因),如果要硬的,可以去新北市三重忠孝路或台北市士林社中街的彩券行。」後來疑似因為地緣關係,毒蟲才選擇轉往士林。

 

日賺逾萬 好康道相報

本刊接獲爆料,涉嫌販毒的彩券行不只這3家,目前台北市、新北市有九家彩券行遭毒梟入侵,另包括新北市新莊、土城等地。雖然彩券行賣的毒品比市價貴,但因方便,且買完可以就地吸食,不用把毒品帶在身上,少了被臨檢查獲的風險,在毒蟲們口耳相傳下,彩券行販毒生意越來越好,常供不應求。

販毒的彩券行位於台北市士林區社中街,外觀看起來十分正常,裡面的小房間卻暗藏玄機。
販毒的彩券行位於台北市士林區社中街,外觀看起來十分正常,裡面的小房間卻暗藏玄機。

這些彩券行只賣最傳統、銷量也最大的安非他命、海洛因2種毒品,安非他命外觀類似碎冰糖,海洛因則呈現粉末狀,因此毒蟲多以「硬的」或「男生」稱呼安非他命,以「軟的」或「女生」稱呼海洛因。不像海洛因每公克要價破萬元,相對便宜的安非他命是目前使用人口最多的毒品。

本刊調查,安非他命須用特殊器具點火加熱吸食,海洛因則以注射或捲成紙菸的方式施用,為了方便客戶,這些彩券行都標榜一條龍服務,還提供吸食器、針筒或菸紙等,讓毒蟲現買現用。

販毒的殘障人士年約40歲,長期在彩券行顧店。
販毒的殘障人士年約40歲,長期在彩券行顧店。

至於毒梟為何會找上彩券行合作?知情人士說:「彩券行顧店的老闆或店員多為殘障人士,相對單純,不像夜店、八大行業常被警察臨檢,且殘障人士收入微薄,毒梟看準這一點,透過人脈利誘他們販毒,甚至誆稱殘障人士就算被抓也不會有事,少數利慾薰心者擋不住誘惑,便被毒梟吸收。」

顧店的殘障人士指示毒蟲從櫃子裡拿出安非他命吸食器。(讀者提供)
顧店的殘障人士指示毒蟲從櫃子裡拿出安非他命吸食器。(讀者提供)
販毒彩券行標榜一條龍服務,還提供吸食器(紅圈處)讓毒蟲使用。(讀者提供)
販毒彩券行標榜一條龍服務,還提供吸食器(紅圈處)讓毒蟲使用。(讀者提供)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以安非他命來說,目前市價一公克約1,500元,超過的金額就是彩券行的利潤,有時老闆或店員光靠販毒,一天就可賺到上萬元,大家一個牽一個,就有了目前雙北市9家「連鎖店」的規模。

因應掃蕩 轉進彩券行

另一名熟悉毒品生態的人士指出,安非他命市價原本一公克約800元,可以吸6到10口,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宣示掃毒,警方抓得很認真,大台北地區毒品價格因此水漲船高。以安非他命來說,價格就漲了快一倍,甚至有錢也買不到。

一般來說,毒蟲都是靠固定的藥頭供應毒品,警方加強掃毒後,不少藥頭被逮,所以才有毒梟把腦筋動到彩券行,讓毒蟲方便取得毒品。

知情人士透露,台北、新北已有9間彩券行淪為毒品供應站。
知情人士透露,台北、新北已有9間彩券行淪為毒品供應站。

其實彩券行淪為犯罪場所,已經不是第一次。去年4月,警方就曾偵破合法彩券行掩護地下簽賭站,以台彩「賓果賓果」為標的,招攬賭客下注,全台共34間彩券行涉入,賭資逾2億元,獲利超過1,000萬元。主嫌供稱,一間彩券行平均月營業額50萬元,但經銷商僅能分得4萬元,實在賺太少,才會鋌而走險。

針對毒品氾濫的問題,台北市長柯文哲似乎也抓到重點,今年4月1日他就公開宣示,毒品防制不能只靠警方查緝,觀傳局、商業處也要相互合作,非法店面該勒令停業、斷水斷電要說到做到,至於能否落實?各界拭目以待。

台北市長柯文哲自認掃毒有成,如今爆發彩券行販毒,慘遭打臉。
台北市長柯文哲自認掃毒有成,如今爆發彩券行販毒,慘遭打臉。

針對台北市區出現販毒彩券行,台北市議員徐立信說:「我4月10日針對掃黃議題質詢柯文哲,沒想到他避而不答,反而說自己掃毒很有成效。如今看來,他的掃毒策略是有問題的,而且還被毒梟狠狠打臉。」

徐立信認為,以照顧弱勢為出發點的公益彩券行竟然賣起毒品,絕非單一個案,背後一定有販毒集團操控,檢警務必要重視,並加強查緝,否則台灣的毒品問題會越來越嚴重。徐立信也呼籲柯文哲,不要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選總統上,應該先把台北市的治安搞好,否則怎麼贏得其他縣市人民的支持?

海巡署去年在屏東查獲歷年最大海洛因走私案,查扣市價60億元的毒品。(屏東地檢署提供)
海巡署去年在屏東查獲歷年最大海洛因走私案,查扣市價60億元的毒品。(屏東地檢署提供)

高檢署統計,台灣毒品人口約6萬人,其中吸食安非他命的人數最多、竄升最快,而檢警調一年破獲的製毒工廠超過50座,安非他命占最大宗。

熟悉毒品生態的人士透露,台灣是安非他命大國,全球的安非他命很多都是從台灣出口,也有很多台灣的製毒師傅被以高額酬勞挖角到國外製毒、傳授相關技巧,之前就有美國黑手黨高薪禮聘台灣製毒師傅赴美,不料對方學會製造安非他命的技術後,竟將台灣師傅殺掉,震驚毒品圈。

 

跨國走私 被抓恐死刑

該人士透露,台灣安非他命的主要出口國為日本、歐洲,因安非他命在台灣一公斤市價為140萬元,但日本價格是400萬元,歐洲更高達600萬元,為了賺取暴利,台灣毒梟常利用人運、貨運方式走私安非他命出境,甚至不惜出賣車手,行徑十分惡劣。

為防堵毒梟運毒入境,航警局等單位常動員警力、緝毒犬進行查緝演練。(翻攝自警政署航警局臉書)
為防堵毒梟運毒入境,航警局等單位常動員警力、緝毒犬進行查緝演練。(翻攝自警政署航警局臉書)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毒梟一般會透過中間人尋找運毒者,這些運毒者稱為「車手」或「鳥仔」,運毒一趟的酬勞從10萬元到40萬元不等,視中間人抽成多寡而定。最常見的是一男一女扮成情侶參加旅行團,如果是近百人的大團,甚至會安插近10個車手,但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身分。

調查局去年破獲史上最大的搖頭丸走私案,數量可供2,300萬人次施用。
調查局去年破獲史上最大的搖頭丸走私案,數量可供2,300萬人次施用。

因毒品價格高昂,為避免被車手黑吃黑,中間人通常會在出國前一晚,安排車手入住機場附近的旅館,在房內「勤前教育」,隔天一早再派專車將車手送到機場,並在車上交付裝有毒品的行李箱。一般來說,這些行李箱的內部都經過精心改造,會用可以阻絕X光的鉛或鋅板,隔出一個空間裝毒。

另外,旅行團裡也有毒梟安插的監視者,全程監控車手,目的在確保毒品不被黑吃黑,能順利交給國外買家。

檢警前年8月逮捕跨國運毒的3名嫌犯。(警方提供)
檢警前年8月逮捕跨國運毒的3名嫌犯。(警方提供)

知情人士透露,毒梟最狠的一招就是「留大放小」,不惜犧牲1、2個車手,確保其他車手平安過關。例如一個大型旅行團裡有8個車手,共運30公斤毒品,毒梟會讓其中一個人只攜帶一公斤,然後偷偷向警方檢舉。當警方動員大批人力逮捕被檢舉的車手而無暇他顧時,其他7個車手攜帶的29公斤毒品,就能順利闖關。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全世界的毒梟都一樣,為了龐大的毒品利益,絕對不會講道義。很多車手以為毒梟為了避免毒品被查扣,一定會小心確保他們的安全,根本無法想像會被毒梟出賣,尤其像是中國大陸、泰國、菲律賓、印尼等國家,只要被抓到走私毒品闖關入境,就是唯一死刑,所以千萬不要心存僥倖、以身試法,為了區區幾十萬元,丟了性命。

 

把關鬆散 歹名傳世界

毒梟走私毒品,除了用人運送,也有部分利用貨運。熟悉毒品生態的人士告訴本刊,台灣可說是全球最大的毒品轉運站,最近甚至有不肖報關行打出「毒品保證通關」的口號,強調只要透過他們報關,進口貨物不用進X光機,可直接領走,「台灣貨運站檢查之鬆散,在世界毒品圈赫赫有名!」

台灣檢警調單位每年平均破獲50座製毒工廠,以安非他命為最大宗。(高市調處提供)
台灣檢警調單位每年平均破獲50座製毒工廠,以安非他命為最大宗。(高市調處提供)

毒品用貨運走私的手法千奇百怪。今年1月,檢警調在基隆貨櫃場查獲從泰國進口的SNAKE BRAND爽身粉中,夾藏300多公斤毒品;3月,台灣刑事局與韓國、馬來西亞警方合作,在台、韓、馬三地查獲50公斤安非他命,嫌犯是將毒品夾藏於「壓紋滾輪」中,利用國際郵件寄送方式運毒入台。

去年12月,檢警調同樣在基隆海關查獲大批毒品夾藏在陶瓷熱處理爐、人造大理石板等大型機具和石材內;2014年2月,檢警調則查獲南部最大的走私毒品集團,利用「進口音箱」走私K他命360公斤。

毒品氾濫問題嚴重,小則危害健康,大則動搖國本,打擊毒梟、查緝毒品,政府責無旁貸。

販製毒品 最重死刑

根據最新《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規定,製造、運輸、販賣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併科2,000萬元以下罰金;製造、運輸、販賣二級毒品者,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1,000萬元以下罰金;製造、運輸、販賣三級毒品者,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併科700萬元以下罰金;製造、運輸、販賣四級毒品者,處5年以上12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300萬元以下罰金;製造、運輸、販賣專供製造或施用毒品之器具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100萬元以下罰金。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19.04.16 15: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