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人物
2019.04.25 02:54

【百年首見女匠4】做錯被K沒逃跑 就怕被說「妳不行」

堂和神桌專訪

文|謝君怡    攝影|楊彩成 陳俊銘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黃裕凰製做神桌時全神貫注、非常小心,稍不注意就可能會見血。
黃裕凰製做神桌時全神貫注、非常小心,稍不注意就可能會見血。

黃裕凰當學徒的日子和著血與淚,沒有因為她是女生就可以少做一些,「做錯爸爸都先K再講,握拳用指節頭,頭就敲下去。」父親學東西快,以為天下學徒都該如此,「他用看的就懂,誰會跟他一樣,看十次我也不會。」

但那時黃裕凰可不敢這樣抬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到鄰居圍觀,「跑了之後更慘,要跑去哪?」抹了抹臉,轉身繼續。「他根本沒把我當女生看啊!不會心疼。」其實父親的嚴厲只是希望女兒更小心,「如果出錯受傷,咱做父母會捨不得啊!」

黃裕凰當學徒時,一開始從彎腳開始學起,拿筆畫好神桌角的彎度,再將木料送上帶鋸機切割。
黃裕凰當學徒時,一開始從彎腳開始學起,拿筆畫好神桌角的彎度,再將木料送上帶鋸機切割。

當女兒的沒被罵走也是因為嘸甘,「有看見爸爸被師傅刁,刁價錢、刁罷工,他只能自己撿起來做,做到晚上11、2點,我想說那麼可憐,不然我來幫忙。」而最刺激黃裕凰、讓她卯起來做的,是叔叔伯伯們最愛說的那句:「妳不行啦!去旁邊看。」好勝的她每次聽見,內心那把火就會瞬燃,「你們可以,我也一定可以啊!」

黃裕凰國中畢業就在父母親勸說下留在家中幫忙,除了顧店、顧弟妹,也學著做神桌。(黃裕凰提供)
黃裕凰國中畢業就在父母親勸說下留在家中幫忙,除了顧店、顧弟妹,也學著做神桌。(黃裕凰提供)

黃裕凰四處找事,覺得會做的就跟叔伯要求:「讓我試試。」一下拿砂紙磨、一下拿鋸子鋸,個兒小小隻,不時要扛4、50斤的木料,瘀青、血光都是日常。再來學彎腳、備料、組裝,「我們家神桌只用榫接,才會穩啊!外面有的釘釘子,爸爸說不能學,會敗名聲。」熬了2年,帶著一身傷疤出師,開始代父出征。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那時候工作做不完。我出師後大概還有6、7年榮景。」台灣的神桌市場從921地震開始轉衰,饒是堅固的神桌也擋不住被震垮的經濟,「業績瞬間少一半。」之後政府開放進口、祭拜習慣改變加上少子化,種種原因都讓市場每況愈下。

更新時間|2019.04.25 01:0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