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4.23 18:28

【鏡相人間】我是同志也是媽媽 吳少喬一家三口的故事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梁莉苓 吳明曄
吳少喬(右)7年前做試管嬰兒,生下混血的苗苗(中),如今與伴侶邱明玓(左)共組家庭。
吳少喬(右)7年前做試管嬰兒,生下混血的苗苗(中),如今與伴侶邱明玓(左)共組家庭。

吳少喬一家人,隨時都在出櫃。無論是公園遊玩、餐廳吃飯、街頭倡議,她與伴侶邱明玓、6歲的混血女兒苗苗,總是大方展現親密模樣,面對外人的困惑很淡然:「我是女同志,女兒是跟前妻在國外做的試管嬰兒。」

去年,這個重組家庭開始心理諮商,苗苗終於願意開口叫邱明玓「媽媽」,寫下注音卡片感謝總統蔡英文:「謝謝您讓我在法律有2個媽媽。」今年,這2位媽媽將迎來第一次合法、有「2個母親」的母親節。3人會在睡前互相擁抱,吳少喬說:「這不是近乎完美,已經是完美了。」

這天上午,吳少喬一家三口來到立法委員賴士葆的服務處遞交陳情書。委員不在,服務處主任出來接招,吳少喬像背誦了上萬次般流利說出:「我是一個同志媽媽,這是我太太及孩子,我們希望賴委員能為了孩子的權益著想,撤回公投12案施行法,並且共同推動748法案,去保障同志家庭子女的基本權益。」主任笑笑接下陳情書,說會轉達。原本因暈車而懶洋洋攀在「媽媽」邱明玓身上的苗苗突然跳下來,走到主任面前看著他,棕髮、混血臉孔的外表好似嚇到了主任,他一臉驚訝。

 

赴泰求子 全台灣第一

6歲苗苗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試煉。她是38歲的吳少喬7年前懷胎,用前妻的卵子與丹麥籍捐精者的精子生下來的混血小孩。「我跟前妻本來一起在中國大陸工作,2009年公開宴客舉辦婚禮,3年後決定生孩子。」也許是因為痛苦都過去了,她說起來格外輕鬆:「我是家暴家庭長大,我想要有一個可以不求回報去愛、讓生命完整的對象。我有僵直性脊椎炎,不希望小孩跟我一樣,所以用我前妻的卵子,我負責懷孕。我們是台灣第一對到東南亞求子的女同志。」

吳少喬(左)雖與苗苗(右)沒有血緣關係,但法律上是不容質疑的生母。(吳少喬提供)
吳少喬(左)雖與苗苗(右)沒有血緣關係,但法律上是不容質疑的生母。(吳少喬提供)

她們選定泰國,花費45萬元,從精子銀行買來精子,原本懷的是雙胞胎,但流產一個。懷孕36週,早產剖腹生下苗苗,「她的肺部還沒發育完全,造成呼吸窘迫,住加護病房21天,開了2次刀。我那時候失血過多昏迷,但前妻被擋在手術室外,她跟小孩是法律上的陌生人,連手術同意書都不能簽,等我從昏迷中醒來才自己簽。我剛剖腹產完,肚子很痛,隔天就到手術室,扶著牆慢慢走,床明明就在前面卻走好久,探視時間只有20分鐘,很害怕這是見孩子的最後一面。那時全世界都不相信我們是一家人。如果我沒有醒來該怎麼辦?」當時的無助仍然鮮明,她忍不住流下眼淚。

 

從小教育 愛要做自己

轉眼間小嬰兒長大了,有自己的喜好和意志,會反抗會頂嘴。眼見我們到來,苗苗跑進廁所梳妝打扮,換上粉嫩白雪公主洋裝。吳少喬苦笑:「她很喜歡當公主,我說不要好嗎?我覺得傳統公主都很蠢。她最近也不想玩樂高,想要梳妝台。」苗苗開始有了喜歡的小男生,吳少喬會跟她聊:「所以妳是異性戀囉?」苗苗竟然正經八百回答:「我喜歡這個人是因為他,不是因為他是男生。」她才恍然大悟,進一步教導女兒:「喜歡一個人,不要為了他改變自己,要做妳自己。像我也很討厭明玓媽媽一天到晚抱著掃把到處打掃,可是我還是愛她,不會想要改變她。孩子就理解了。」

2015年吳少喬與前妻分手。為什麼?「婆媳問題吧。前婆婆希望我整理家務,我餵奶很辛苦,要前妻負責洗小孩、洗奶瓶,前婆婆很不滿。前妻從小到大沒做過家事,她很孝順,不敢忤逆媽媽。偏偏我不是溫柔嬌滴滴的女生,凶起來比她還悍。」苗苗跟前妻有血緣關係,法律上卻只跟生母有關係,分手了,苗苗自然跟著吳少喬,偶爾週末,已經分開的「媽媽」才來找她。

苗苗1歲半時就問:「為什麼別人有爸爸,我沒有爸爸,有2個媽媽?」吳少喬回答:「妳有媽媽和媽咪,1個家有2個家長,這很正常。」她從小給孩子看繪本,讓她理解精子、卵子等身體構造。大一點,就給她看捐精者的照片,「她同學突然發現她是混血兒,她就會學著我們說:『我的媽咪跟媽媽到國外做試管嬰兒,我有一半的基因是來自歐洲,所以我是混血兒。』同學冒出更多問題:什麼是試管嬰兒?那妳是外國人嗎?她發現同學無法理解,只好放棄,簡單說:『我媽在國外生下我。』」

 

心疼女兒 盼減少歧視

現在若有人問,妳為什麼有2個媽媽?苗苗就回答:「我媽媽是同性戀啊!」吳少喬也在生下女兒後,彌補了原本與母親疏離的關係。母親也是家暴受害者,被打到丟下孩子離家出走,因此吳少喬小時候很不諒解母親。現在旁人若稱讚孫女漂亮可愛,母親就大方地說:「我女兒是同性戀,她到國外做試管嬰兒。」

吳少喬一家人在公園與其他家庭互動、玩耍,顯得很自在。
吳少喬一家人在公園與其他家庭互動、玩耍,顯得很自在。

苗苗今年就要上小學了,她們帶著苗苗一間間挑選,都會先打電話去問:「你們對同志家庭的態度是什麼?學校的性平教育有沒有辦法承接這樣的小孩?」去年公投前,她們遭遇到赤裸的敵意:「我們在桃園中壢火車站發傳單,有一個大嬸尖叫:『妳們是同性戀?好噁心!』然後把小孩手上的傳單丟到地上。小孩一臉驚訝看著我,我馬上攻擊回去:『妳是恐同症?妳好噁心!』我想讓孩子知道她不是唯一被打壓的人,我們沒有義務被別人歧視,苗苗就笑出來。但其實我們很心疼,回到家,我跟太太都私下在哭。」

同志伴侶們自有網絡,互相分享人工生殖經驗,台灣目前已知有三百多個同志家庭,其中女同志占了8成,儘管吳少喬這一家不是唯一特例,她還是渴望更多連結。一次,我們在餐廳吃飯,吳少喬看到隔壁桌中年T婆模樣的人帶著小孩,就衝上前問:「妳們是同志家庭嗎?我們也是!」結果對方是姊妹。

 

家暴父親 成童年陰影

她們必須不斷對別人說「我們是一個家庭」,並展演幸福模樣,經常在臉書上分享日常育兒生活、曬太太女兒照片,好像這樣才能證明自己不比別人差。但其實哪個家庭不是千瘡百孔?吳少喬的父親是鐵工廠老闆,卻酗酒、家暴,「小學吧,他會在我熟睡時把我從床上拖下來,用椅子打;洗澡洗到一半他破門而入,我全身赤裸被用水管抽,打到昏倒,再次醒來是被冷醒的,然後自己擦藥。那是很恐怖的陰影,我會害怕像他外型的人,小學時都穿長袖,因為不想被看到血痕。九歲的時候我坐在四樓陽台上,想著要跳下去還是要用美工刀?我不開心,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因為膽小怕痛,所以活下來。」

苗苗(左)對於自己有2個媽媽、媽媽是同性戀已經覺得很習慣。(林煒凱攝)
苗苗(左)對於自己有2個媽媽、媽媽是同性戀已經覺得很習慣。(林煒凱攝)

她被打到國中,高中藉口念書住同學家,大學索性離家遠遠的。童年創傷經常影響親密關係,吳少喬開始交女友後,很在乎雙方平等付出,然而往往困難。是生了女兒,有了一個可以不計較感情付出、不求回報的對象後,生命才變得完整。

她誠實告訴苗苗自己童年時被家暴。「我有時候還是會復刻原生家庭那種對小孩暴怒的情緒,比如講道理講到暴怒,我會摔枕頭,她會嚇到。我就冷靜說,如果我以前像妳一樣頂嘴,會被打得很慘。但我不想複製我爸爸錯誤的方式對待妳,我很努力當一個我想要的媽媽。」情緒來時,她會避開,到其他房間冷靜一下。

 

註記伴侶 內外相扶持

一直到結婚、生女,吳少喬都沒主動告訴爸爸,每次經過舊家門口的藍色鐵捲門,巨大的恐懼還是會洶洶湧來。她記得8歲時,還不知道自己是同志,只是看到電視上的同運先驅祁家威以驚世駭俗之姿撼動大眾保守價值觀,爸爸便轉頭瞪著她:「妳如果是同性戀,我就把妳的腿打斷,趕出家門。」在連同性戀都不懂的年紀,就先被根植了恐懼。

吳少喬(中)與邱明玓(左)2016年註記為伴侶,共同養育6歲的女兒(右)。(吳少喬提供)
吳少喬(中)與邱明玓(左)2016年註記為伴侶,共同養育6歲的女兒(右)。(吳少喬提供)

年輕時的吳少喬因此很沒自信,永遠覺得自己是70分女孩,甚至計畫40歲一到就要自我了斷,直到當媽媽,她才有了活下去的動力。當媽媽6年來,她帶小孩去兒童樂園、動物園、水族館、海生館…,好像把小時候缺愛的童年全部重新活過一次。

她與伴侶邱明玓組成家庭3年,2人同在實踐大學念書時是學姐、學妹,進而交往,隨著吳少喬大學畢業,她們雖然分手,但仍保持聯繫。吳少喬結婚生子經歷的辛苦,邱明玓都看在眼裡。2015年吳少喬與前妻分手,搬回台灣生活,她主動幫忙照顧孩子、打理生活,自嘲像「工具人」。隔年2人註記伴侶,她們一手打造的新家乾淨而甜蜜,5隻貓咪慵懶地趴在高處,客廳沒電視,只有榻榻米和滿書櫃的繪本,是一家三口休閒閱讀的空間,房間牆上則用粉筆寫下每天起床、接送小孩、就寢的時間。吳少喬平時經營網拍生意撐起家計,太太當助手兼打理家務,一個主外、一個主內。

 

家庭重組 生命更完整

36歲的邱明玓成為後媽,談起育兒,她坦承:「苗苗一開始覺得我是陪玩的阿姨。」因為家庭成員轉換,苗苗情緒起伏大,可以因為一點小事躺在地上哭2、3個小時,也會頂嘴、故意唱反調,還說:「妳又不是我媽,我為什麼要聽妳的話?我偏不要。」吳少喬說:「她就是會一直衝康我太太。我們花很多時間跟她溝通,媽媽不愛媽咪了,現在這個人是因為愛我們,才來到這個家。」

去年,一家人開始接受心理諮商。半年來生活中大小崩潰不斷,終於有一次,苗苗在上廁所時大喊:「媽媽來幫我擦屁股!」那是她第一次喊邱明玓「媽媽」。

一家三口經常在客廳閱讀、聊天、遊戲,經營親密時光。
一家三口經常在客廳閱讀、聊天、遊戲,經營親密時光。

有了孩子,原本的70分女孩逐漸變得完整,不想死了,也從小孩眼中看見自己的能力。「她是崇拜我的,我的優點是很會做生意,比如別的小孩覺得她身上的衣服很好看,她就會很囂張地說:『我媽咪有賣,而且比外面便宜2倍!』然後把小孩拉到我面前。」下午我們隨母女倆到辦公室,媽媽工作,苗苗像銷售員般興奮跟我們介紹媽媽販賣的各種雜貨。

2個媽媽,給予苗苗一加一大於二的愛。她們很特殊,也很平凡。下午在公園,陪著女兒盪鞦韆、溜滑梯、野餐;睡前3人一起在床上擁抱,吳少喬說:「這種感覺很好,3個人互相支持、給予對方力量。家人能在一起是最重要的,我們不是almost perfect(近乎完美),是perfect(完美)。」

苗苗畫下一家三口充滿愛的幸福模樣。(吳少喬提供)
苗苗畫下一家三口充滿愛的幸福模樣。(吳少喬提供)
  •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19.04.22 15: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