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4.22 22:58

【我是同志也是媽媽1】試管生下混血女兒 有血緣的前妻卻無法簽手術同意書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梁莉苓 吳明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苗苗(左)對於自己有2個媽媽、媽媽是同性戀已經覺得很習慣。(林煒凱攝)
苗苗(左)對於自己有2個媽媽、媽媽是同性戀已經覺得很習慣。(林煒凱攝)

吳少喬一家人,隨時都在出櫃。無論是公園遊玩、餐廳吃飯、街頭倡議,她與伴侶邱明玓、6歲的混血女兒苗苗,總是大方展現親密模樣,面對外人的困惑很淡然:「我是女同志,女兒是跟前妻在國外做的試管嬰兒。」

去年,這個重組家庭開始心理諮商,苗苗終於願意開口叫邱明玓「媽媽」,寫下注音卡片感謝總統蔡英文:「謝謝您讓我在法律有2個媽媽。」今年,這2位媽媽將迎來第一次合法、有「2個母親」的母親節。3人會在睡前互相擁抱,吳少喬說:「這不是近乎完美,已經是完美了。」

這天上午,吳少喬一家三口來到立法委員賴士葆的服務處遞交陳情書。委員不在,服務處主任出來接招,吳少喬像背誦了上萬次般流利說出:「我是一個同志媽媽,這是我太太及孩子,我們希望賴委員能為了孩子的權益著想,撤回公投12案施行法,並且共同推動748法案,去保障同志家庭子女的基本權益。」主任笑笑接下陳情書,說會轉達。原本因暈車而懶洋洋攀在「媽媽」邱明玓身上的苗苗突然跳下來,走到主任面前看著他,棕髮、混血臉孔的外表好似嚇到了主任,他一臉驚訝。

 

赴泰求子 全台灣第一

6歲苗苗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試煉。她是38歲的吳少喬7年前懷胎,用前妻的卵子與丹麥籍捐精者的精子生下來的混血小孩。「我跟前妻本來一起在中國大陸工作,2009年公開宴客舉辦婚禮,3年後決定生孩子。」也許是因為痛苦都過去了,她說起來格外輕鬆:「我是家暴家庭長大,我想要有一個可以不求回報去愛、讓生命完整的對象。我有僵直性脊椎炎,不希望小孩跟我一樣,所以用我前妻的卵子,我負責懷孕。我們是台灣第一對到東南亞求子的女同志。」

吳少喬(左)雖與苗苗(右)沒有血緣關係,但法律上是不容質疑的生母。(吳少喬提供)
吳少喬(左)雖與苗苗(右)沒有血緣關係,但法律上是不容質疑的生母。(吳少喬提供)

她們選定泰國,花費45萬元,從精子銀行買來精子,原本懷的是雙胞胎,但流產一個。懷孕36週,早產剖腹生下苗苗,「她的肺部還沒發育完全,造成呼吸窘迫,住加護病房21天,開了2次刀。我那時候失血過多昏迷,但前妻被擋在手術室外,她跟小孩是法律上的陌生人,連手術同意書都不能簽,等我從昏迷中醒來才自己簽。我剛剖腹產完,肚子很痛,隔天就到手術室,扶著牆慢慢走,床明明就在前面卻走好久,探視時間只有20分鐘,很害怕這是見孩子的最後一面。那時全世界都不相信我們是一家人。如果我沒有醒來該怎麼辦?」當時的無助仍然鮮明,她忍不住流下眼淚。

 

從小教育 愛要做自己

轉眼間小嬰兒長大了,有自己的喜好和意志,會反抗會頂嘴。眼見我們到來,苗苗跑進廁所梳妝打扮,換上粉嫩白雪公主洋裝。吳少喬苦笑:「她很喜歡當公主,我說不要好嗎?我覺得傳統公主都很蠢。她最近也不想玩樂高,想要梳妝台。」苗苗開始有了喜歡的小男生,吳少喬會跟她聊:「所以妳是異性戀囉?」苗苗竟然正經八百回答:「我喜歡這個人是因為他,不是因為他是男生。」她才恍然大悟,進一步教導女兒:「喜歡一個人,不要為了他改變自己,要做妳自己。像我也很討厭明玓媽媽一天到晚抱著掃把到處打掃,可是我還是愛她,不會想要改變她。孩子就理解了。」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2015年吳少喬與前妻分手。為什麼?「婆媳問題吧。前婆婆希望我整理家務,我餵奶很辛苦,要前妻負責洗小孩、洗奶瓶,前婆婆很不滿。前妻從小到大沒做過家事,她很孝順,不敢忤逆媽媽。偏偏我不是溫柔嬌滴滴的女生,凶起來比她還悍。」苗苗跟前妻有血緣關係,法律上卻只跟生母有關係,分手了,苗苗自然跟著吳少喬,偶爾週末,已經分開的「媽媽」才來找她。

更新時間|2019.04.22 07: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