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5.06 06:58

【苦苓專訪三】他遭前妻報復 陳世美被搞成西門慶

文|李桐豪    攝影|陳毅偉    影音|梁莉苓 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苦苓(左)因外遇與蘇玉珍(右)離婚,2年後前妻出書重挫其事業。(聯合知識庫)
苦苓(左)因外遇與蘇玉珍(右)離婚,2年後前妻出書重挫其事業。(聯合知識庫)

他好發議論,「我寫到我們去喝酒碰到一個女侍,是餐飲科,我說你們這樣學以致用喔,但我疏忽了我們學校剛成立餐飲科,任何教育問題大家都會聯想到你的學校,不得已只好離職。我人生的一切好像都是不得已,因為英文不好,不得已念中文系,為了學妹不得已去台中,因為丟了教職不得已只好寫專欄。」

為養家糊口,他一週寫7個專欄,寫著寫著也變成暢銷作家,自己暢銷,也幫助別人暢銷。他是希代出版社顧問,有年輕校園作家要出書,當時最紅的少女偶像團體是紅唇族,他跟出版社老闆說:「我們也可以有小說族。」用偶像的概念包裝作家,捧紅張曼娟、吳淡如、郭強生、侯文詠等作家。

他事業蒸蒸日上,婚姻江河日下,2001年,他因外遇,和蘇玉珍簽字離婚。外遇錯了就是錯了,沒什麼好辯解,問他在這段婚姻得到什麼教訓,他說不該不給前妻留面子,父子聯手嘲笑她的衝動購物,也不該仗著自己好口才,在所有的爭執中咄咄逼人,不留餘地,「我給前妻2800萬元,70幾坪的住宅,一個可以設3家公司的辦公大樓樓層都給了她。另外每個月給四萬元當贍養費,直到小孩完成學業。」

他以為可以重新開始。2年後,蘇玉珍和情夫賴燿村出書《一個作家之死》影射苦苓淫亂情史,「她上節目控訴我,離婚外遇這件事對我的傷害很有限,那是我活該,但出書把我從陳世美搞成西門慶,等於是殺一個人變成殺十幾個,形象更加毀壞,連我上山辦入山證,警察都曖昧地虧我說:『你查某用得很凶喔。』」

小說家用文章賜死了前女友,自己最後被前妻的小說殺死了,「我走在路上都覺得大家對我指指點點,在高速公路開車,接到記者電話,問小說人物是不是影射誰誰誰,我百口莫辯,當下想踩油門撞死。」

苦苓因前妻出書影射他淫亂情史,他退隱山林,到雪霸國家公園當解說員,因為植物和動物不會嘲笑他。(聯合知識庫)
苦苓因前妻出書影射他淫亂情史,他退隱山林,到雪霸國家公園當解說員,因為植物和動物不會嘲笑他。(聯合知識庫)

這世界待不下去了,只好躲到烏來的小套房。他去考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員,編號724號,因為植物和動物不會嘲笑他。最開始鳥類只知道麻雀,植物只認得榕樹的城市鄉巴佬,把所有看過的動物和植物畫下來,他把主持節目那一套用在解說上深受歡迎,找到了肯定。不寫文章,不在媒體露面,也沒必要了。

2010年,于美人找他上節目,當時有為單親兒童募款的活動,捐了10萬元的他跟于美人說:「妳捐10萬元我就上節目。」于美人說:「我捐100萬元,你來上10次。」解說員724號下山,重返人間。他把解說筆記整理成《苦苓與瓦辛的魔法森林》,出版低迷的年代熱銷5萬本,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前寫的50幾本暢銷書都不算數,他的人生從這本書算起,等於是重新做人了。

2015年,他和交往九年的鋼琴老師黃楚軒結婚,「每個人都值得第二次機會,因為第二次會做得更好。」

更新時間|2019.05.03 18: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