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5.09 16:58

【鏡大咖】神之巔 曾莞婷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何姵嬅  
女神的養成,不只關乎外表,也關於心志。曾莞婷讓自己變美的同時,更要鍛鍊內在,內在愈強,女神這個泡泡才不會一吹就散。
女神的養成,不只關乎外表,也關於心志。曾莞婷讓自己變美的同時,更要鍛鍊內在,內在愈強,女神這個泡泡才不會一吹就散。

即使她暫時從台語八點檔轉開,專心經營自己的保養及服裝品牌,但曾莞婷,始終是惡女代表經典款。

台語八點檔連續演了7年,從不會台語、惡到出汁成名,她的確同時歷經世間情。被喚女神並不容易,除了長相與身材,還要有神樣的處世哲學。

比如曾有朋友微酸她只是台劇裡的女神,曾莞婷巧回,現在的本土劇裡,年輕又正的妹妹們一個個出來,「還能當神要偷笑了。」在神之巔上,曾莞婷神回。

泰寮邊境有間造價5億泰銖、以粉藍為訴求的寺廟被稱為神之巔。延伸翻飛,彷彿要與天通靈的泰式尖頂,在極偏遠,極不可能被建造之處,散發閃耀的寶石藍光,這接上信仰地氣的神之巔,人氣並不冷清。曾莞婷外型夠冷,眼神一凜就有掠奪性,但這位台八女神的神之巔,同樣不冷不清,她的臉書粉絲團追蹤人數達150萬人。

為了個人事業,暫時放下八點檔演出。若要再投入,曾莞婷說自己想到真的會怕。
為了個人事業,暫時放下八點檔演出。若要再投入,曾莞婷說自己想到真的會怕。

問她如何黏粉?曾莞婷說「你要真心去回應他們每一個對話。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質疑是小編來留言,我會立刻說,什麼小編!就是本人,我不讓任何人碰我的臉書。我要讓粉絲知道,他們接觸的人就是我,而不是假手他人。」字落,彷彿同時都可以下音樂,哇嗚,是姐的氣勢。

 

跳垃圾車的郭佳佳太想睡

採訪曾莞婷之前,對於姐的氣場,我有一點自己的想像。可能就像把手掌攤開,顯現縱橫交疊,交織出的是關於姐的種種,她該很強、她該是一個開創者,然而也該參雜淺淺的刻紋,讓她或許可以不必對命運使那麼多力,偶爾,她也能是個被守護者。

然而曾莞婷卻推開了柔弱的想像。「我知道沒有錢、沒有人照顧的心情,會有點絕望,但我的個性太強了,我不會表現出來,也沒有去求人,我會去替自己找出路。」

曾莞婷停下拍戲,多少是想找回演戲的熱情。
曾莞婷停下拍戲,多少是想找回演戲的熱情。

她因為演出《世間情》的惡女郭佳佳出名。而每一回,讓從台八熬出來的演員,貢獻一個記憶中最被折磨的場景,都會讓我有相對幸福感。的確是比誰最慘的故事,置身其中的他們,記憶再荒謬卻都曾是寫實。曾莞婷就說,「演郭佳佳時,沒有人會相信我過什麼樣的生活。」

她記得相當清楚。「那時演我在逃亡,要從一個天橋上跳下來,剛好被垃圾車載走,可是我身上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也沒有吊鋼絲。我不知哪來的勇氣,可能幾天沒睡,腦子也不清楚,說跳就跳,如果車子沒有載準我,我可能掉到地面。」

「跳在垃圾車裡面,被載到垃圾山,劇情就是我在垃圾山裡醒來,我真的躺在垃圾場裡面!蟑螂等等昆蟲的,什麼都有。其他的劇情,滾泥巴、滾山坡、跳水、撞車是家常便飯,差不多一個禮拜撞三次」,還說「能夠躺著睡都是很幸運的,我們通常都是站著休息,54321,眼睛睜開就去演了⋯」

外表是冷的,曾莞婷(中)演起喜劇《大三元》卻十足喜感。(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外表是冷的,曾莞婷(中)演起喜劇《大三元》卻十足喜感。(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但是,演出郭佳佳後,她對自己還不確定的自信,終於也可以深信不疑了,「因為我是惡女,我是全劇的支柱,如果我的氣場不夠,我沒有辦法征服下面的人,也說服不了觀眾。之後,姐的氣場就出來了。」

 

任性妹仔一夕之間天塌了

「曾經搭計程車被司機丟包,認出我來叫我下車,不載我。從KTV出來,被路人嗆,說一些很不好聽的字眼,都是因為這個角色。」入戲的觀眾真的太多,真實與虛幻界線鬆動,搖搖晃晃了起來。

父親驟然意外離世,曾莞婷從一個任性女變成顧家女,可以任性,成了被父親深深愛過的標記。
父親驟然意外離世,曾莞婷從一個任性女變成顧家女,可以任性,成了被父親深深愛過的標記。

但曾莞婷知道自己是為什麼去演台語八點檔的,她心志從來不搖晃,雖然屬於她自己的故事,同樣落入八點檔式的場景,起落都是暴烈。但她是透過這些事情,去了解自己真正要什麼的,更發現生命是個歷程,理想的存有可能並不存在,改變才是生命的常態。

她小哥哥9歲,父親經營知名的測量公司,她備受寵愛,雖然經歷家中負債,仍可以任性。「爸爸從來沒有打過我,本來覺得天塌下來,都有爸爸頂著。」她曾經是任性的妹仔,華岡藝校畢業,演過偶像劇,當演出機會不多時,她去香港當模特兒拍廣告,甚至還存了一點錢回台灣。

她23歲時,爸爸工作時意外被火車撞死,她一夕體悟原來再沒有人可以接住自己。「他過世之前,我是可以任性的,想要幹嘛就幹嘛,但他過世後,我唯一的念頭是,我要讓媽媽過得跟以前一樣幸福,即使我那時根本沒有能力去負擔媽媽的生活⋯」她外在的冷,也是內在性格的冷靜獨立,她決定要當一個守護者。

 

姐的脆弱只能見客一下下

她想到,賺錢最快的方式就是拍台語八點檔。即使她根本不太會說台語⋯

她笑「沒有退路的時候,你就只能向前進。一開始大家都聽不懂我在說什麼,跟我對戲的人真的好可憐,就覺得我在唱歌仔戲,因為我的台語音都會飄,沒一個字聽得懂的,但對方要接我的話⋯」再慶幸當時鄉民文化不算發達,不然一定被狠批。

我好奇姐的脆弱呢?她說「一定有」,又堅定了起來:「但對我來說都過去了。」

在回憶父親時,她維護情緒小心翼翼了起來,「唯一最遺憾的就是爸爸那一塊吧,女兒就覺得爸爸永遠都會在,不珍惜他的愛。以前他一回到家,什麼事都不做,就會先抱我親我,我跟媽媽說『不喜歡爸爸,一直親我,他是男生耶,我是女生,他怎麼可以一直親我?』現在自己養狗狗,每天親狗抱狗,有一天我突然知道,為什麼爸爸要抱我親我,因為就像我愛我的狗一樣,他這麼的愛我。當一個這麼愛你的人在你身邊,你不知道要珍惜,失去了,你沒辦法找回他對你的愛,這是一件滿痛的事情。」

曾莞婷說自己在戀愛中也是個姐。「我會花很長時間在工作上,如果對方抱怨都沒花時間陪他,我就會覺得,那就不要啊!」
曾莞婷說自己在戀愛中也是個姐。「我會花很長時間在工作上,如果對方抱怨都沒花時間陪他,我就會覺得,那就不要啊!」

「現在有人說我很孝順,我覺得其實我不是孝順,我是彌補自己的缺憾,我想要把對爸爸的愛補在媽媽身上,所以其實我也有點私心的。」剛剛還流著淚,現在又頑皮笑了一下,姐的脆弱只有一下,跟圓錐形甜筒的爽脆一樣,咔嚓幾聲,都有保存期限。

是否,太知道自己要什麼了,甚至,有時候沿著同一條路走了很久很久,幾乎都會忘記了,另外一個沒見過的湖濱風景可能改變一切呢。而這也是曾莞婷創業的起點。

運動也懂得忌口,工作就是在面對鏡頭的曾莞婷,對自己要求甚高。(翻攝自曾莞婷IG)
運動也懂得忌口,工作就是在面對鏡頭的曾莞婷,對自己要求甚高。(翻攝自曾莞婷IG)

她說「當你愈了解自己,你愈了解什麼東西適合在你身上。」而曾莞婷說自己的男女粉絲是五五波,不是只有那些緊緊跟隨在女神旁邊的男粉。「留言的人,我點進去一看很多是正妹,我還滿開心的一點是,有很多很漂亮的女生,會去follow我的穿搭、我在用的保養品,我有那麼一點點成為指標性的人物,就覺得很開心,滿驕傲的。」是的,真的不是小編是本人,女神的的確確有在留意,這位粉絲是哪位。

 

場邊側記

在八點檔裡結過很多次婚了,所以曾莞婷說,對婚禮或婚紗她都沒有期待,因為想到就累。「真的了解我的人,常常也會講,曾莞婷我看妳這樣子哦,到40歲都還嫁不出去。我覺得是因為我自己太強勢了,男生得在某一個層面能讓我信服,會是讓我有點崇拜的,如果男生能力不夠強,他沒有辦法能駕馭得了我。」所以還是讓男粉在網上貧嘴一下吧,偶爾他們會留言喚曾莞婷「老婆,回家吃飯囉!」女神看了也是微微的笑。

惡女變女神 曾莞婷

1982年5月5日生,曾參與多部戲劇演出,2013年因《世間情》一劇裡的惡女角色「郭佳佳」走紅。有「台劇女神」之稱,之後主演《甘味人生》《金家好媳婦》,近幾年也參與電影《大三元》及《角頭前傳》的演出。曾莞婷擁有個人事業投資,2017年底,陸續創立自有保養與服飾品牌。

化妝:Jenny Lin(藍奇) 髮型:Terrence(four hair concept) 髮型助理:Deb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GUCCI、VERSACE、MICHAEL KORS

更新時間|2019.06.17 11: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