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9.05.10 07:28

【全文】挺樁腳逼市府罰安親班 李慶元:我就是要你關門

文|傅崇琛    攝影|陳毅偉
安親班業者表示,去年底鄰居在公寓外牆掛布條,抹黑他們有議員護航。(翻攝李慶元議會辦公室網站)
安親班業者表示,去年底鄰居在公寓外牆掛布條,抹黑他們有議員護航。(翻攝李慶元議會辦公室網站)

6連霸的資深台北市議員李慶元遭控替樁腳出頭,逼市府對1家安親班開罰,還嗆安親班業者:「我就是要你關門!」業者向本刊投訴,3年多前因裝修工程遭鄰居惡意檢舉,他為了反制惡鄰提告,不料卻頻遭市府相關局處上門稽查、開罰,後來才知道鄰居是李的樁腳,官員也坦承受到李的壓力。法院一、二審都判業者勝訴,李卻變本加厲,不但派助理跟蹤安親班學生,還嗆要讓安親班倒閉。去年底大選,李連任成功,鄰居之子還當選里長,業者走投無路,考慮結束營業,也決定將李的惡行惡狀公諸於世!

採訪當天正巧遇到今年第一波梅雨鋒面,楊姓安親班業者臉上的表情,就像陰鬱的天空。身旁一只陪著他東奔西跑、裝滿資料的背包,早已不堪文件重量,從拉鍊處裂開,他從背包拿出超過300頁的陳情書,自嘲說:「快4年了,一般人恐怕早就精神崩潰了吧!」

李慶元小檔案
  • 年齡:60歲
  • 現職:台北市議員
  • 學歷: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社教系、教育研究所碩士
  • 經歷:台北市議會第8至13屆議員、媒體工作者
  • 黨籍:原為新黨、國民黨籍;現為無黨籍

 

惡意檢舉 提告回擊

「這段期間,不僅我與父親心理受到極大打擊,須求助醫師,就連母親也因此中風、妹妹還早產!」楊姓業者指控:「法院一、二審雖認定鄰居是惡意檢舉,須賠償我們,但我們一家人的健康再也找不回來了,台北市議員李慶元與市府官僚,難道不用負責嗎?」

楊先生向本刊出示一段影片,影片清楚拍下李慶元的身影及聲音,畫面中李對楊嗆聲:「我可以不當議員,但我就是要你安親班關門!」

安親班業者楊先生指控李慶元為了挺樁腳,向市府施壓,打壓他近4年。
安親班業者楊先生指控李慶元為了挺樁腳,向市府施壓,打壓他近4年。

楊先生氣憤地說:「我被李慶元的樁腳惡意檢舉,所以提告回擊,結果李替樁腳出頭,逼市府對我開罰。去年10月5日,李現身里長辦公室,我找他(李慶元)理論,結果他竟當場翻臉。」

楊先生告訴本刊:「去年9月,李慶元在大樓外牆掛上布條,誣陷我們『違法超收學童、違規使用違建、非法私車載童、痛毆陳情民眾』,後來鄰居的兒子、現任華興里里長陳峙穎,10月初更將相關資料印成海報,和其競選文宣合在一起到處發放,我才會忍無可忍,跑去理論。」

被控惡意檢舉安親班的鄰居,是文山區華興里里長陳峙穎(圖)的父母。(翻攝陳峙穎 幸福華興臉書)
被控惡意檢舉安親班的鄰居,是文山區華興里里長陳峙穎(圖)的父母。(翻攝陳峙穎 幸福華興臉書)
李慶元為了替樁腳出頭,槓上安親班,雙方透過布條互罵。(翻攝李慶元議會辦公室網站)
李慶元為了替樁腳出頭,槓上安親班,雙方透過布條互罵。(翻攝李慶元議會辦公室網站)

沒想到火辣對嗆完後,去年10月25日,大樓外牆又換上新的布條,指控楊先生的安親班有議員護航、教育局包庇。

楊先生無奈地搖頭苦笑說:「我的確找遍了所有能找的民代,也開了十多場協調會,但北市府相關局處對其他議員的要求根本置之不理,請問到底是誰有議員護航、撐腰?」

 

口角衝突 花錢消災

被李慶元樁腳檢舉的安親班房舍,是楊先生的父親在20多年前買下,並立案開設,楊退伍後與母親、妹妹一起加入經營,算是家族事業。2008年,安親班重新裝潢,結果住在樓上、里長陳峙穎之母檢舉補習班是違建,市府建管處勘驗之後,認定違建的部分是前屋主留下的既存違建,僅拍照存證便結案。

楊家的安親班成立超過20年,如今因屢遭稽查、開罰,考慮結束營業。(讀者提供)
楊家的安親班成立超過20年,如今因屢遭稽查、開罰,考慮結束營業。(讀者提供)

陳母不滿這樣的結果,與楊家人發生口角,並因為推擠衝突受傷,於是控告楊家人傷害,和解的條件是要楊家把安親班正面招牌拆掉,並以陳家人的名義捐3萬元給陳父當副住持的廟宇,另外要求楊家每月支付1,000元,作為公寓的公共基金。楊家全部應允,當作花錢消災。

陳、楊二家相安無事數年,2015年蘇迪勒颱風來襲,楊家的安親班牆壁嚴重漏水,甚至有白蟻,楊先生便於隔年1月18日到2月4日,進行除蟲、防水及修繕工程,不料動工第2天,陳母再度向市府檢舉他們未申請室內裝修。

颱風過後,安親班牆壁漏水、長白蟻(圖),業者花錢裝潢,卻遭鄰居不斷檢舉。(讀者提供)
颱風過後,安親班牆壁漏水、長白蟻(圖),業者花錢裝潢,卻遭鄰居不斷檢舉。(讀者提供)

同年1月20日,建管處人員前來稽查,2月4日完工當天,更會同教育局人員再次上門,2個單位都向楊先生表示修繕工程並無違法,不料陳母竟轉向市府政風處檢舉相關人員瀆職。就在完工後一個半月,楊先生收到市府公文,安親班被依違反《建築法》裁罰6萬元。

 

頻繁稽查 騷擾施壓

楊先生告訴本刊:「我當時心想算了,市政府要我補什麼件就補什麼吧!做生意的都希望息事寧人嘛!」但從室內裝修申請、建築師簽證、技師簽證都辦了,仍無法結案。楊先生苦笑說:「一個單純的室內裝修,搞得好像我在蓋大樓一樣!」

為了保障自己的權益,楊先生與父親在同年9月對陳母的無端檢舉,向法院提起民事告訴,不料隨之而來的,竟是市府無止境的稽查行動。

台北市議員李慶元為了替樁腳出頭,怒嗆安親班業者:「我就是要你關門!」(讀者提供)
台北市議員李慶元為了替樁腳出頭,怒嗆安親班業者:「我就是要你關門!」(讀者提供)
李慶元辦公室主任與2名市府官員一同進入安親班稽查,教育局人員透露2位官員是被逼著去的。(讀者提供)
李慶元辦公室主任與2名市府官員一同進入安親班稽查,教育局人員透露2位官員是被逼著去的。(讀者提供)

為了解套,同年10月5日,楊先生委請台北市議員徐弘庭召開協調會,邀請北市府8個單位出席,會議結論明白寫出「○○中心近期屢屢因他人檢舉,市府各單位約30組人員前往稽查,已造成業者及學生家長恐慌⋯」

不過,徐弘庭開的協調會似乎沒有發揮作用,因為另一位更資深的議員李慶元開始介入。

李慶元先向建管處索取楊先生找的技師及建築師資料,轉交陳母,陳母則打電話騷擾對方,之後李又向建管處施壓,要求不得讓安親班「過件」,這時楊才知道自己得罪了李的樁腳。

為了證明所言不假,楊先生一口氣播放好幾個錄音檔讓本刊查證。其中與建管處官員的通話錄音中,楊先生質疑對方,明明是依照協調會溝通好的內容去申請,為何被擋件?是否為李慶元要求的?建管處官員表示:「我還要再過去跟李慶元議員協調,我坦白講就是這樣⋯我們不能幫你結案。為何?我們幫你結案,就得罪了另外一邊,你知道意思嗎?」

安親班業者對鄰居提告後,李慶元介入施壓,短時間內就有約30組市府人員前往稽查。(翻攝畫面)
安親班業者對鄰居提告後,李慶元介入施壓,短時間內就有約30組市府人員前往稽查。(翻攝畫面)

 

派人跟蹤 楊母中風

就連楊先生之前遭裁罰6萬元一事,建管處官員也說:「其實當初可以不罰,因為我們真的擋不住⋯因為真的是被逼到。」

更倒楣的還在後頭,因為裝潢工程被建管處盯上也就算了,沒想到後來連警察局也來參一腳。

安親班業者的母親(圖)因李慶元助理跟拍學生,情緒激動,導致中風住院。(讀者提供)
安親班業者的母親(圖)因李慶元助理跟拍學生,情緒激動,導致中風住院。(讀者提供)

楊先生回憶說:「2016年11月2日,一名男子跟蹤我們安親班的學生路隊被發現,帶隊老師準備報警,對方才說自己是教育局的稽查員。」當時楊詢問稽查員是否因李慶元的壓力才來跟蹤,對方大方承認,還表示所有稽查員都已來過一遍,目的就是給議員一個回覆。

更誇張的是,同年12月22日,李慶元竟派出自己的助理跟蹤學生路隊並拍照,楊母發現後報警處理,並希望檢視李助理拍的照片,但員警發現助理的身分後,反而提醒楊母此舉會妨礙人身自由,便讓李的助理離去。楊母因為有高血壓病史,加上為此事煩心,情緒難以平復,竟中風住院。

同一天,教育局還派出一名股長與一名政風室科員,和李慶元辦公室主任一起進入楊先生的安親班拍照,社區警衛察覺有異報警,並通知楊到場,但李辦主任早已離去。員警則把楊與市府2名官員請到派出所釐清案情,最後在楊「民不與官鬥」的心態下,不了了之。

 

李新出面 大罵官員

楊先生沒追究,但李慶元隔天卻召開記者會,指控教育局包庇楊先生的安親班,教育局雖在官網澄清「查無不法」,但在記者會上卻不願多說。

已故的台北市議員李新(圖)曾替安親班業者召開協調會,痛批市府官員欺負老百姓。
已故的台北市議員李新(圖)曾替安親班業者召開協調會,痛批市府官員欺負老百姓。
李慶元派助理跟拍、稽查隔天,便與樁腳召開記者會,指控教育局包庇楊先生的安親班。(翻攝李慶元臉書)
李慶元派助理跟拍、稽查隔天,便與樁腳召開記者會,指控教育局包庇楊先生的安親班。(翻攝李慶元臉書)

更扯的是,深感委屈的楊先生還收到警方通知,說他涉嫌利用報警的方式,阻擋教育局人員稽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及《刑法》的妨害公務罪,遭函送法辦。

針對此事,楊先生當時找上跟李慶元一樣資深的市議員李新(前年過世)開協調會,會中轄區警分局長證實教育局官員未提告,是李慶元主動提起的。李新在會中直言這是「政治」,分局長只能無奈地表示:「有時候卡到政治,你還是要注意⋯」教育局官員更明白表示:「議員(李慶元)是說受民眾請託。」

聽到官員這麼說,李新氣得大罵:「我會押著你去嗎?議員打電話,你們就馬上去突檢?也不會嘛!就因為李慶元在場?你們不能這樣搞啊!我們議員有這麼大嗎?拜託,你別害我們啊!你們肩膀不夠硬,該扛的扛不下來。」

就算市議員李新出馬,教育局依舊抵擋不了李慶元的壓力。2017年,教育局又找理由對楊先生的安親班裁罰12萬元。

安親班業者表示,多位稽查人員都說是受到李慶元(圖)壓力,才會對安親班開罰。(翻攝李慶元臉書)
安親班業者表示,多位稽查人員都說是受到李慶元(圖)壓力,才會對安親班開罰。(翻攝李慶元臉書)

 

助理身分 謊稱記者

有教育局的人員在稽查時私下提醒楊,趕快對陳母撤告,也有人向楊透露,教育局長、科長、股長全都被找去李的辦公室,擺明如果不開罰,就要在審預算時為難教育局。

去年11月5日,一名男子拿著貼有台北市議會貼紙的平板電腦,再度跟蹤楊先生安親班的學生路隊,該男子被發現後,自稱是記者,楊報警並趕到派出所,對方卻不見了。楊先生氣憤地說:「我當時表明要報案,但派出所員警卻問我要報什麼案?《刑法》哪一條?我才知道原來現在要報案,還得先懂法律。」

一名男子手拿貼有議會貼紙(藍圈處)的平板電腦,跟拍楊先生安親班的學童隊伍,被發現後,男子向警方供稱自己是公民記者。(讀者提供)
一名男子手拿貼有議會貼紙(藍圈處)的平板電腦,跟拍楊先生安親班的學童隊伍,被發現後,男子向警方供稱自己是公民記者。(讀者提供)
安親班業者在臉書發現,聲稱公民記者的男子竟穿著李慶元的白色競選背心,還拿著同一台平板電腦,出現在李的造勢場合。(讀者提供)
安親班業者在臉書發現,聲稱公民記者的男子竟穿著李慶元的白色競選背心,還拿著同一台平板電腦,出現在李的造勢場合。(讀者提供)

「幾天後,我發現李慶元在景美市場拉票時,跟蹤我們的男子拿著一樣的平板電腦,穿著李的白色競選背心跟在旁邊,我才知道又是李派來的助理。我只想問,一再騷擾小孩跟女人,不覺得可恥嗎?」楊先生堅定地說:「今年議會開議後,李依舊把我當成眼中釘,我考慮結束營業,把事情一次攤開來講,讓社會公評!」

更新時間|2019.05.08 10:1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