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借款募資全用上 原一男驚世紀錄片戰體制

文|項貽斐     攝影|陳仁萱    影音|甘政國 李政達
雖已74歲,但日本紀錄片鬼才原一男的創作力與活力不減。

日本重量級導演原一男拍片近半世紀,只拍了5部紀錄長片,題材由腦性麻痺者、情欲自主的女性、反天皇的二戰老兵、杜撰身世的作家到公害受害者的抗爭,部部影響深遠。

原一男與妻子小林佐智子成立「疾走」獨立製片公司,持續挑戰體制,以精簡的人力降低成本,配合隨機應變的籌募資金與發行方式,結合自身人脈、政府、大學與社區等資源,開展另類風格的獨立製片路線。

應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之邀,導演原一男(中)來台與觀眾分享拍片心得。左為策展人林木材。(TIDF提供)

日本導演原一男是國際紀錄片界的鬼才,作品力道十足,代表作《怒祭戰友魂》更獲德國電影名導荷索(Werner Herzog)讚為「最震撼人心的紀錄片」。74歲的原一男充滿活力,經常前往各國參加影展,去年與今年連續獲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之邀來台與觀眾面對面。

 

我都是先遇到想拍攝的對象,再想如何描繪他,最後才決定全片的主題與主線。

許多紀錄片導演堅守客觀立場,但原一男不只經常介入,有時煽動拍攝對象、有時又受對方挑戰。《再見CP》裡他建議腦麻者在馬路中央裸體;《極私愛慾.戀曲1974》中他應前女友要求一邊做愛一邊拍攝、還拍下她生產過程。《怒祭戰友魂》裡,皇軍老兵奧崎謙三逼原一男拍攝他的殺人計畫;《全身小說家》雖訪問小說家井上光晴,也多所質疑。到了2017年的近作《日本國VS泉南石綿村》,原一男更忍不住問十幾年來溫和理性的抗爭者「你們就只能做到這樣嗎?」

《全身小說家》以小說家井上光晴(左)為主角,記錄他的文學生活,但也揭穿他的謊言。(TIDF提供)

不論與被攝者的關係如何,原一男作品中的人物都充滿魅力,他坦言:「我都是先遇到想拍攝的對象,覺得他很迷人、值得拍攝,再想如何在影片中描繪他,最後才決定全片的主題與主線。」

原一男透露,面對強勢的拍攝對象有時壓力很大。以《怒祭戰友魂》為例,因皇軍老兵奧崎謙三是攻擊天皇的前科犯,除了常有警察監視,在鏡頭前非常有禮貌的他,在找第二個戰友時卻突以暴力攻擊對方,像不定時炸彈。後來每次拍攝前,原一男都會一一確認現場人員的心理狀態,包括自己在內,藉此趕走心中的恐懼,繼續拍攝。

原一男(右)在1972年推出第一部紀錄片《再見CP》,他還建議腦麻者在路中央裸體以示抗議。(TIDF提供)

原一男在1972年推出第一部紀錄片《再見CP》,當時工作夥伴、也是後來他的妻子小林佐智子認為,影片應該要有出品公司,於是成立「疾走」獨立製片公司。「生活在1970年代的日本,心裡總想全力衝刺,『疾走』非常完美貼切的代表我們心中的想法。」

疾走成立至今只有原一男與小林佐智子兩位員工,一是導演、一是製片,拍片時再找燈光、錄音等不同人員組成劇組,拍好後就各分東西。至於影片題材雖由原一男主導,但小林佐智子也會參與研究討論,共同找出影片的精華、製作更棒的內容。

因始終堅持獨立製片路線,公司常面臨財務拮据的窘境。「找尋資金來源與探究電影主題,對我們來說是兩件大事。因為沒有大財主提供我們幾千萬元的製作費,所以如何找到金主、說服對方把錢借給我們非常重要。」原一男笑稱,自己不擅長向人請託,「但是我太太小林佐智子臉皮比較厚,所以這件事就交給她。」

原一男與妻子小林佐智子(右)成立「疾走」獨立製片公司,擔任製片的佐智子會參與影片各環節製作。(翻攝自原一男twitter)

原一男拍攝紀錄片的資金來源各有不同,早期的《再見CP》《極私愛慾.戀曲1974》多來自大學的電影研究會,《怒祭戰友魂》則透過多筆的小額募款。原一男表示,1970年代日本興起學運,強調大學自治,不少大學會撥款給校內的電影研究會, 《再見CP》《極私愛慾.戀曲1974》就是小林佐智子和大學的電影研究會洽談借款拍片,影片完成後接著在大學的社團放映。

1972年《再見CP》製作費是80萬日圓、1974年《極私愛慾.戀曲1974》是350萬日圓,雖不算高,不過原一男強調,大學的電影研究會不會提供全額拍片資金,所以得自行籌措不足的部分,其中《極私愛慾.戀曲1974》部分拍攝費用更來自小林佐智子的父母。

《怒祭戰友魂》是原一男最具代表性的紀錄片,描述皇軍老兵奧崎謙三對抗體制的行為。(TIDF提供)

拍《怒祭戰友魂》時,影片主人翁奧崎謙三也協助籌錢。由於奧崎參加過幾次選舉,雖沒當選,但有約4、500人的基本盤,其中幾位鐵粉支持者還會寫信給他,他就把這些信拿給小林佐智子說「可以找這些人試試看。」小林佐智子看信後覺得也許可以向支持者們借錢,就一一拜訪,「結果每人借我們20萬,沒有利息、沒有還款期限、也沒有擔保人。」

五千五百萬日圓拍攝的《怒祭戰友魂》1987年在藝術電影院上映,叫好叫座,票房收入不只還清影片製作費,發行錄影帶同樣暢銷,版權所得達2000萬日圓。他再把《怒》片賺來的錢,全投入下一部、耗時5年拍攝的《全身小說家》。

至於以十年記錄石綿公害抗爭事件的《日本國VS泉南石綿村》,因當時原一男擔任私立大阪藝術大學教授,於是將該片以研究計畫方式,獲校方提供三年、每年300萬日圓的經費,這筆錢成為推動影片拍攝的一大助力。加上日本政府提供給他近500萬日圓的研究計畫補助費,其他部分則四處尋找金主,湊足拍片費用。

  

原一男作品在不同議題發揮影響力,不但促成特殊教育改革、引發女性爭取身體自主權、被視為歷史批判與攝影倫理經典教材,更寫下一頁公害滄桑史。

原一男指出,他的紀錄片因屬獨立製片,難在主流戲院上映,早期都是自己找放映管道,沒有固定場所。觸及全裸生產禁忌的《極私愛慾.戀曲1974》除在大學社團之外,還四處租借公民會館(類似台灣的居民活動中心)放映,也常以幾部十六釐米影片共同放映的特輯方式推出,直到《怒祭戰友魂》起,日本的藝術電影院才開始放紀錄片。他坦言:「因觀眾不多,戲院還會要求至少先預售一千或兩千張票,才答應上映。」

《極私愛慾.戀曲1974》以原一男前女友武田(左)為主角,記錄她追求獨立自主的生活。(TIDF提供)

多年下來原一男作品已在不同議題上發揮影響力,《再見CP》後陸續有人拍攝相關紀錄片,促成特殊教育改革;《極私愛慾.戀曲1974》引發不少年輕女性迴響,爭取身體自主權;《怒祭戰友魂》被視為歷史批判與攝影倫理的經典教材;《日本國VS泉南石綿村》更寫下一頁公害滄桑史。接下來原一男將繼續拍公害紀錄片,深入水俁病(汞中毒造成的中樞神經疾病)病患數十年纏訟造成的問題。

更新時間|2019.05.21 06:1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