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9.05.23 22:58

【心內話】這次換我當天使

文|簡竹書    攝影|林煒凱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我爸是人家講的「老榮民」,四十幾歲才娶有智能障礙的我媽。我哥出生時沒問題,但有一次發高燒太晚看醫生,也變成智能障礙。我爸打零工加上一點月退俸,養一家四口。

雖然辛苦,可是我爸很疼小孩,他每天幫我綁整整齊齊的辮子,他煮的肉羹麵、炒的辣椒醬好好吃,我生理期他還會燉四物豬心湯。鄰居會欺負我們,可是我都覺得還好,因為爸爸給我滿滿的愛,他說我是他的「掌上明珠」,我一直記得這四個字。

國小時爸爸出車禍住院,我好害怕,這時有個護士走過來,像天使一樣照顧爸爸,我決定長大也要當白衣天使。我真的考上護理科,一畢業就去當護士分擔家計,但才3年,爸爸就肝癌走了。

沈猷君(中)訂婚時與父母合照,當時父親(左)帶著倦容參加,結婚時父親已無力出席婚禮。(沈猷君提供)
沈猷君(中)訂婚時與父母合照,當時父親(左)帶著倦容參加,結婚時父親已無力出席婚禮。(沈猷君提供)

後來我轉到精神科,精神科沒人想去,可是那裡跟我家環境類似,我很能感同身受。哥哥小時候常闖禍,有一次差點燒掉房子,但長大後乖很多,媽媽跟哥哥住老家,勉強自理生活,我負責買日用品,偶爾出狀況也要趕回去,像照顧老嬰兒。

剛開始去精神科,有一次問病患為什麼便秘,他不講,我連問好幾遍,他忽然掐我脖子,後來我就知道,他們不想講時不要一直問。精神病患不可怕,只要穩定治療,令人擔心是那些沒就醫的。還有,每次發生重大事件,大家就說是精神病患,明明有些是一般人。現代人情緒自控力越來越差。

看著沈猷君(右)長年為精神病患盡心盡力,台大醫院雲林分院護理部主任陳姝年(左)主動替她報名「南丁格爾獎」。(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提供)
看著沈猷君(右)長年為精神病患盡心盡力,台大醫院雲林分院護理部主任陳姝年(左)主動替她報名「南丁格爾獎」。(台大醫院雲林分院提供)

現在我負責訪視出院的居家病患,我常覺得像回娘家看媽媽、哥哥,會順便帶刮鬍刀、理髮器幫他們整理儀容。去年,我們主任幫我報名「南丁格爾獎」,想不到今年真的得獎,最高興是獎金有20萬元,可以幫助病患了,他們狀況都不太好,像有一對父子每月靠4800元津貼過活,每天只吃一、二餐,我想送二手開飲機都被婉拒,說耗電。

今年清明,我跟爸爸說我得獎了,可惜他來不及享福。當年我趕在爸爸過世前結婚,爸爸居然送我一輛喜美汽車,他說,嫁女兒分三種,下等是拿男方聘金,中等是互不拿錢,上等是給嫁妝,他要「上等嫁女兒」。爸爸就怕我被婆家看不起。爸爸過世後,我在他房間找到一本札記,裡面好多他沒講過的心事,包括很心疼我,我看到一半就哭到不敢看,鎖在箱子,以後有機會再看吧。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沈猷君,45歲,雲林斗六,台大醫院雲林分院護理師

更新時間|2019.05.16 04: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