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2019.06.12 22:16

【馬背上的奇蹟1/4】溫柔又堅定 在台推動馬術治療的德國人Uta林嫵恬

文|劉瑞芬    攝影|林煒凱    影音|李文顥
來台30多年的Uta(中)當初是為了患有腦麻的女兒安安(左)開始投入馬術治療,如今她在桃園新屋馬場的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擔任教學顧問,是無給職。
來台30多年的Uta(中)當初是為了患有腦麻的女兒安安(左)開始投入馬術治療,如今她在桃園新屋馬場的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擔任教學顧問,是無給職。

設想一種情境:如果放棄100至200萬的資遣費,就可以把多年來為腦性麻痺等身心障礙孩子提供馬術治療的10匹馬兒帶出來,另覓馬場,好讓治療可以持續下去,你願意嗎?

桃園新屋的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就有五位這樣「憨膽」的馬術教練和物理治療師,只因為「喜歡看到孩子在馬背上開心的樣子」,因此放棄了工作十幾、二十年換來的資遣費,為孩子、為家長堅持下去。

在新屋馬場,我們瞥見堅強又溫柔的這群人和「馬醫生 」,看他們如何讓復健這件苦差事變得不痛苦,甚至讓孩子充滿了歡笑與期待;其中,來自德國的Uta Rindfleisch-Wu(林嫵恬)既是教練也是腦麻兒的母親,來台超過30年的她,更是在台推動馬術治療的靈魂人物。

生命充滿了不可知。有時,一個轉彎,就把我們帶到完全不曾想像過的境地。德國人Uta(林嫵恬)29年前生下女兒安安之前,完全沒有料想到,她的生命會和馬結下這般不解之緣。

安安一歲左右開始發作癲癇,那時Uta和先生才知道,女兒患有腦性麻痺,還來不及自怨自艾,就開始帶女兒去復健。和馬術治療相遇,是有次照例帶安安去醫院時,機緣巧合下接觸到的。

「其實我來台灣之前也沒聽過,是因為安安在醫院裡面做治療,然後治療師說,他們在醫院裡面辦一個馬術治療的workshop(工作坊),問我有沒有興趣,因為我小時候騎過馬,聽到馬當然就很有興趣,就參加這個workshop;後來在那個workshop裡,一個台灣的教練在講一些課,我們就到他的馬場去,然後就讓安安騎馬。」

安安這一騎,開啟了Uta對馬術治療的好奇與興趣,她發現這種治療方式,對孩子來說很好玩,而且成效卓著

安安如今每週六來馬場,透過種種活動訓練肌耐力。經過多年馬術和物理治療雙管齊下,如今她走路已很少像從前動不動就跌倒。
安安如今每週六來馬場,透過種種活動訓練肌耐力。經過多年馬術和物理治療雙管齊下,如今她走路已很少像從前動不動就跌倒。

小小的大自然

Uta 轉過頭柔聲問女兒,「妳還記得小時候去醫院做物理治療嗎?」安安說「記得」; Uta 又問,「妳喜不喜歡去?」安安回「喜歡」,林嫵恬笑了,對我們說,「可是很多小孩子不喜歡去,因為拉筋啊!」

看網路上的影片,高張的腦麻小朋友拉筋時,痛到崩潰得眼淚直流,口中一直喊痛,哀求復健師停止。

「安安不用拉筋,因為她是低張(低張力)的,可是他們拉筋的小朋友就很痛;還記得那時在醫院是一個很大的治療間,就好幾個小孩子同時在做,安安沒有哭,可是其他小朋友都在哭,就覺得那個壓力很大。」Uta還曾聽到一個小朋友說,寧可不會走路,也再不要進復健室。

「然後都是在室內啊,我們的小孩子,尤其這些行動不方便的小孩子,他們接觸大自然的機會也很少,雖然台灣的馬場通常不是非常大,像國外那麼大,可是,畢竟還是有個小小的大自然,可以聽到小鳥唱歌,可以聽到蟬、還有狗狗,有時有其他的動物;那也會感到風、太陽,」Uta的聲音充滿了感情,不時轉過頭溫柔地看著身旁的安安。

她於是去了德國和美國見習取經,花了兩三年時間考取北美身心障礙者騎乘協會(NARHA)教練資格,致力於推廣馬術治療的她也擔任國際馬匹輔助教育與治療協會(HETI)理事,目前是台灣馬術治療中心的教學顧問,也是當初創辦中心的靈魂人物。

在台定居超過30年的Uta 說起中文幾乎沒什麼口音,輕聲細語,聽起來溫煦可人,但在同事眼中,留著德國血液的她做起事來一板一眼,更有著堅韌意志,即使在台灣推動馬術治療,遇到的阻礙一重又一重,她不喊累,也不怨天尤人。

Uta講話輕聲細語,慢條斯理,顯現出超乎常人的耐心,女兒安安對媽媽的依賴也盡在不言中。Uta說,「安安是個快樂的小孩,會陪我們一輩子。」
Uta講話輕聲細語,慢條斯理,顯現出超乎常人的耐心,女兒安安對媽媽的依賴也盡在不言中。Uta說,「安安是個快樂的小孩,會陪我們一輩子。」

專訪Uta時,坐在一旁的安安一直緊緊挨著她,從頭到尾幾乎不曾放開媽媽的手。我們注意到,29歲的安安對媽媽的依賴仍有如小女孩,不時擁抱、在臉上吻一下,母女倆親暱極了,但一進入馬術治療的室內場,Uta的身分不再只是母親,更是專業的教練,這個時刻,撒嬌就完全起不了作用了。

訓練肌耐力

「自己大聲數,我沒聽到,看你要去的地方......安安,微微抬高身體,邊數數 ...... 」在進行馬術治療的室內場,安安騎在馬背上「打浪」,乖乖服從媽媽的指示, 隨著馬兒的步伐一站一坐,自己數數。

Uta對女兒毫不放水,「什麼什麼?19之後是什麼? ...... 20、21,不用看我,看前面!」如今,安安固定每週六來馬場,騎乘近20年,現在她已極為熟練,可以自己控馬,不需領馬員。

數了50下後, Uta讓安安自己決定要不要騎快步,「好,那你抓好安全帶喔,我們到那個黑點,跟Phydalco說,『Phydalco,快步! 』 一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好,休息,不錯啊!」

清掃馬廄也是安安每週的例行工作,Uta說,這是為了訓練女兒的肌肉耐力。在Uta的監督協助下,安安賣力清理馬廄裡的排泄物。
清掃馬廄也是安安每週的例行工作,Uta說,這是為了訓練女兒的肌肉耐力。在Uta的監督協助下,安安賣力清理馬廄裡的排泄物。

除了騎馬復健外,安安也負責幫馬場最老的馬兒Vic放風,並清理牠的馬廄。

Vic高齡35,乘以三換算成人的年紀,已是105歲的「馬瑞 」了,不能再讓人騎乘,牠可能是全台灣最年老的馬,外表看上去卻比許多年輕馬匹狀況更好,因為在這裡受到帝王般的細心呵護。

安安領著 Vic 在室內場繞行三圈(放牧)後,把老馬牽回馬廄,準備替牠刷毛。

不厭其煩地,Uta指導女兒,「你看,好多髒的地方,都要讓它鬆,繞圈圈,用力,你看這樣子,」她拿著刷子在馬脖子和馬背來回畫圈,「繞圈圈,要用力,讓牠按摩到,牠要感覺到很舒服。」Uta解釋,這一連串的訓練都是為了增強安安的肌耐力。

在物理治療和馬術治療雙管齊下多年後,安安現在走路穩多了,很少再像從前那樣動不動就跌倒,雖然還是比較慢,節奏和韻律也不是那麼流暢,但已經明顯有進步。

「安安陪我們一輩子」

Uta說,「憂愁過一天,快樂也過一天,我們還是過快樂的日子。」
Uta說,「憂愁過一天,快樂也過一天,我們還是過快樂的日子。」

30多年前,Uta為了學語言來台灣,後來遇到丈夫,為了愛而留下;原本她在台灣的工作是在自由中國之聲(改後名為中央廣播電台)用德文介紹台灣,「安安的出生,當然改變了我的人生,可是就是碰到了,就想辦法,」Uta語調好溫柔、好有耐心,我卻聽得有些心酸。

「我們安安是很快樂,對不對?她不知道憂愁,只知道生活的美好,對不對?」安安溫順地答「對」,Uta看著女兒,眼裡滿是笑意,「她都會可憐比她狀況更不好的人,對不對?非常有同情心,在學校裡,老師也說,哪一天安安生病不來,就很辛苦,因為安安是小幫手,對不對?她也會幫忙推別人的輪椅。」

「我們本來就是很愛我們的女兒對不對?那她就是陪著我們,一輩子啦, 哈哈哈哈,別人會跑掉, 安安會陪我們。你憂愁也過一天,快樂也過一天,」她笑咪咪地轉頭看著女兒,「我們還是過快樂的日子,對不對?會比較好玩。」

更新時間|2019.06.17 07: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