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9.05.23 22:00

【國際美人鍾明軒3】我願成為你的樹洞

文|張憶漩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鍾明軒的話語拯救了不少在生死邊緣掙扎的粉絲,他說這就是他拍片的動力之一。
鍾明軒的話語拯救了不少在生死邊緣掙扎的粉絲,他說這就是他拍片的動力之一。

鍾明軒以〈煎熬〉爆紅後被媒體稱為「爆紅素人」,也就是現在的「網紅」。一般網紅有名氣之後家大業大,免不了要請一、兩個小編或經紀人幫忙管理行程與社群平台,但鍾明軒只有一個人,他說自己沒事的時候,就是在滑留言,回訊息,不少網友將平時很難向身邊人說出的煩惱對他訴說。

「為什麼他們會找我聊天?最重要的是他把我當朋友。」

鍾明軒做影片的方式像是跟朋友聊天,從路上遇到帥哥的日常閒話、對網路文化開火的回覆酸民、對學校不滿的靠北國民義務教育、得罪人不手軟的靠北廠商,之後他做起評論式的影片越來越上手,最近還拓展了政治時事線,犀利潑辣又不失幽默的表現方式為他帶來更廣的觀眾群。

從後台來看,鍾明軒的粉絲之前大多落在 18 至 24 歲,女性居多,和他的年齡差不多,最近的 25 至 34 和 35 至 44 歲的族群增加不少,25 至 34 歲族群是 18 至 24 歲的 2 倍,特別的是其中很多人有著「媽媽」的稱謂。

今年 3 月鍾明軒拍攝了一部討論台灣人如何看待「媽媽」這個角色的影片,描述平平都是親職,媽媽照顧小孩被視為理所當然,爸爸帶個小孩就被捧上天。影片一發布,地方媽媽蜂擁而至,像是找到了畢生知己,在 Facebook 上有 1.4 萬多次的分享,留下 7 千多則抱怨伴侶、抱怨公婆、抱怨路人差別待遇的留言,表現遠比其他文章好。「有些人不方便在留言區說,怕公婆或有關係的人看到,就來私訊我,說她們真的憋很久,說終於有人講出她們的心聲。」

「我告訴我自己,訊息再多我也要一個一個回完。」
「我告訴我自己,訊息再多我也要一個一個回完。」

粉絲專頁收到的訊息從閒聊到沉重的諮商都有,鍾明軒常常上一秒還在跟粉絲討論台灣帥哥和韓國歐巴有什麼特質,下一秒立刻陪伴遠嫁來台的外籍配偶說她的心事。童年幾乎在霸凌中度過的他也經常收到類似訊息,有時候遇到低落期,他也拍影片,把鏡頭和螢幕後面的觀眾當作朋友來抒發情緒,這樣的影片經常吸引患有憂鬱症的粉絲向他訴苦。遇到這樣的粉絲他會先問對方有沒有經過醫生診斷,是否為確診病友再往下聊。

為什麼一個人會向另一個陌生人吐露心事,社會心理學上有很多解釋,自我認同、匿名性、社交焦慮……鍾明軒自己的解釋很直白:「他們覺得我是一個可以聊天的人,會有這樣想法的人平常在生活中沒有出口。」

一般 19 歲的青少年需要宣洩,會打電話給朋友、約姊妹出門喝下午茶,但鍾明軒不,「我都自己代謝。」

鍾明軒的收件夾裡隨時躺著 4、50 則訊息,他都告訴自己必須一封封回覆,因為自己也當過別人的粉絲,十分了解那種不被回覆的感受。

有人認為鍾明軒明明就有朋友,為什麼老說自己是邊緣人?他回憶國高中時期,雖然身邊一直都有「姊妹」,礙於學校裡有些同學常取笑鍾明軒是娘娘腔,這些姊妹怕被跟鍾明軒走太近也會被捉弄而有意無意地疏離,「或許他們只把我當朋友吧,我不知道。」但私底下他們還是會一起玩,放學後一起走路去柑仔店,那段路上大家大聊特聊、說說笑笑,只是那種矛盾感始終無法舒坦。

被霸凌是一種好不了的傷痛,他懂,所以希望能幫助更多跟當初的自己一樣的人。
被霸凌是一種好不了的傷痛,他懂,所以希望能幫助更多跟當初的自己一樣的人。

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一個人,因為懂得這些痛,也因為他喜歡跟人聊天,鍾明軒沒事的時候就是在滑留言、回私訊,有人覺得家長和老師都不懂他、有人被霸凌的傷痕沒有被承接、有人遠嫁他鄉無親無故……

我想繼續挖他粉絲的故事賺人熱淚,鍾明軒刻意將話題往自己的書帶去,後來他說:「我知道你要什麼,但我接收了,他們相信我不會講出去,我就是他們的垃圾桶。」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比起垃圾桶,我覺得鍾明軒更像是個屬於粉絲的溫柔樹洞。

更新時間|2019.05.30 02:1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