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6.04 06:58

【我做直播主的日子2】擁30萬粉絲辦網聚只來9人 他發現走出直播間也要勇氣

不只是歌手 鎮安,26歲,直播資歷3年多

文|陳又津    攝影|王漢順 林俊耀    影音|陳建彰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鎮安的母親、阿姨、舅舅都參加過五燈獎歌唱比賽,鎮安從小就聽著阿妹的歌長大,也時常演唱阿妹的作品。
鎮安的母親、阿姨、舅舅都參加過五燈獎歌唱比賽,鎮安從小就聽著阿妹的歌長大,也時常演唱阿妹的作品。

26歲的鎮安愛唱歌,一路從校園比賽、組團、翻唱、發片都有追隨者,但這年頭發片賣不了幾張,他從2016年初開始直播,正好搭上直播元年熱潮,成了全職的直播主。網路歌唱比賽時曾一天播15個小時,收入衝到單月10多萬元。

砸錢誘惑 絕不退讓

他認為在直播間開唱,粉絲可直接點歌,也能用文字評論,雙方互動更密切,相較在外面的舞台演唱,頂多只能聽到觀眾的尖叫聲,卻不知道他們的情緒與喜好。但他在直播間不只要做個歌手,還要控制場面,「以前在直播間,直播主就是主角,但現在的秀是互動,我怎麼丟球,觀眾怎麼接。」

想聽歌的人有很多管道,幹嘛來直播間丟禮物?而且一首歌唱到50次、100次,聽的人也會麻木,鎮安得認識每個暱稱,挑出符合對方心境、自己也能詮釋的歌送出去。有一回,好久不見的粉絲來直播間道別,因為他無法斗內給鎮安,覺得自己沒資格繼續待在直播間。幸好鎮安臨機應變,告訴他在線觀看跟斗內一樣重要,也會影響直播間的積分,才解除粉絲離開的危機。

鎮安在音樂工作室直播,除了常見的燈具和麥克風,還有各種背景(圖左)可替換。
鎮安在音樂工作室直播,除了常見的燈具和麥克風,還有各種背景(圖左)可替換。

直播間的交鋒比現實更迅速,明星或藝人會遇到粉絲瘋狂送花、送名車,但直播主面對赤裸裸的收入誘惑,如果沒設下底線,很容易就認了乾爹、答應粉絲私下見面等要求。鎮安就算目前沒有交往對象,若有人問他是否單身,他會唸出問題但不回答,表示他看到了,即使對方要送他大禮也不退讓,他說:「那人用錢吸引你講更多事,那他一定會想誘惑你更多東西。」

 

舉辦聚會 充滿戒備

都說直播會改變一個人的價值觀,鎮安有時不免懷疑,「你花盡心思準備一場三首歌的(秀場)演出,賺到的錢不過是你在直播的一分鐘。」他得努力提醒自己,直播只是一時風光,外面的人還是不認識他這個歌手。這半年來,平台觀看人次逐漸下降,鎮安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大家都膩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價值?或其實我不是那麼好⋯」

真實世界的他靦腆又臉盲,就連駐唱都不告訴粉絲在哪,加上當時經紀人告誡他,歌手和粉絲應該避免聚會,以免關係變質。直播一年多後,他終究辦了聚會回饋粉絲,但他心中充滿戒備。平常收播人氣熱度動輒3、50萬人,但那天聚會只來了9人,鎮安忽然理解了一件事:「其實他們也會怕啦。」原來不只是主播,就連粉絲要走出直播間,也需要一點勇氣。

直播之外,鎮安醒著的時間,還要拿來回應群組。直播後不是謝幕就好了,群組內還會有回饋意見,為了避免冷落哪個人,鎮安時常聊到凌晨3、4點,一個人身兼歌手、主持人和小編等身分。直播如今已不只是舞台,一方面支撐著一個歌手,卻也侵蝕了他的時間和生活,所以鎮安苦笑說,他每天都想離開直播。

更新時間|2019.05.31 20:2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