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6.03 22:58

【我做直播主的日子番外篇】玩音樂被嫌拖油瓶被離婚 直播讓她看見生機

文|陳又津    攝影|王漢順 林俊耀    影音|陳建彰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粉粉本來對直播印象不佳,沒想到這份工作卻從兼職成了正職。
粉粉本來對直播印象不佳,沒想到這份工作卻從兼職成了正職。

粉粉,36歲,直播資歷一年

「他覺得我30幾歲還在玩音樂,太浪費時間了。」直播主粉粉擁有一副好歌喉,18歲開始駐唱,一邊上班。3年前閃婚,但夫妻兩人價值觀不一樣,當粉粉想用自己的存款學編曲,先生說沒意義,對粉粉的音樂作品也毫無反應。久了,先生開始說她是拖油瓶,是為了找張長期飯票才跟他結婚。粉粉想幫忙減輕經濟壓力,除了駐唱、上班之外,積極找兼差,繳了1000多元會費做打字員,但打完稿子後,承包人始終沒回應,粉粉才發現自己被詐騙了。

粉粉在餐廳一邊駐唱,一邊直播。
粉粉在餐廳一邊駐唱,一邊直播。

「最後接觸到直播,我彷彿看到一線希望。」2018年,她開始在下班後的晚上直播,第一個月,她只領了1700多元,這時,先生越來越堅持離婚,她決定早晚都開播,清晨5點多就起床,在冷門時段提高能見度,往往一天只睡5小時。

有一回她清晨開播,房門忽然響了,她請聽眾等一下,先生問她到底什麼時候要簽字?她收拾眼淚回到直播間,10分鐘後粉絲們竟然都在,甚至還在起床梳洗的空檔打字安慰她,「好聲音是值得等待的。」

不久後,粉粉倉皇離婚搬出去,業績卻明顯上升,第3個月她領到了3萬多,比她上班的正職收入還高,音樂原來不是夢,是真的可以養活她!但同時上班、駐唱和直播,3份工作都讓喉嚨吃不消,到了第4個月,她辭去電話行銷的工作,轉而把直播當正職,也在心中隱隱對前夫說:「我要證明給你看,玩音樂才不是癡人說夢。」

今年除夕夜,粉粉沒回父母的老家,因為不知道怎麼跟家人解釋離婚的事。小年夜那天,她刻意追劇熬夜到清晨,睡到除夕那天晚上8點才起床,去便利商店吃點東西,9點開播到12點,剩下的時間繼續追劇。但影集總有結束的一天,深夜時又特別無助,粉粉說:「只好去找韓星的視頻,看到天亮。」

直播的這一年來,有人肯定粉粉的才華,她也跟許多直播主成了朋友,大家鼓勵她、陪她一起哭。她說:「這段婚姻讓我很受傷,可是我也很快地走出來。如果我沒有做直播,或許我現在還困在被拋棄的情緒。」她抱著新買的吉他,露出淺淺的笑容。

更新時間|2019.06.04 02: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