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9.06.18 06:58

【老年維特的煩惱1】娶小36歲嫩妻 他70歲又得了一子

文|李桐豪    攝影|賴智揚    影音|吳明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梁幼菁(前右)婚後在管管(左)的影響下開始寫詩,筆名黑芽,2人多次合開詩畫展,夫唱婦隨,頗有詩壇神鵰俠侶的姿態。
梁幼菁(前右)婚後在管管(左)的影響下開始寫詩,筆名黑芽,2人多次合開詩畫展,夫唱婦隨,頗有詩壇神鵰俠侶的姿態。

鼓掌聲,喝采聲,台東詩歌節舞台上,主持人爆出歡呼聲:「讓我們歡迎柏楊老師!」管管和我對看一眼,彼此露出驚恐神色,「要柏楊真來了,麻煩就大了……我們有交情,他被放出來時,我給他寫過一陣子信……」後來弄清楚了,上台的,只是與作家名字同音的朗誦者,但我們問到管管寫詩契機,他話鋒一轉,開始追憶柏楊與張香華相戀經過。

詩人今年90歲,見多識廣什麼都能談:經歷國共內戰、淹過八七水災、寫現代詩創世紀、第一次寫劇本《六朝怪談》就擒金馬獎,詩人41歲與小說家袁瓊瓊結婚,56歲離婚,68歲再娶32歲的梁幼菁,70歲生子,年近百歲還懷少年維特的煩惱,寫情詩出新書,他將小兒子取名管領風,但他一生精采,試問詩壇誰人比他管領風騷?

時間是端午節前一週,地點是台東鐵花村,本名管運龍的詩人管管剛出新書《燙一首詩送嘴,趁熱》,他在台東詩歌節的舞台上唸了一首〈生日派對〉,90歲的詩人規劃百歲生日壽誕:「裝死躺在棺材裡/聽吾那些好朋友罵我的壞話/譬如張默罵我小氣等等/聽那些老女人罵我薄情,罵我不識抬舉,笨!/當年他們是漂亮的,那時我也瀟灑/等他們罵完/我再從棺材跳出來嚇唬他們。」

作家寫作風格即人格,率性而自在,主持人提醒他控制時間,他說:「你提醒你的,我唸我的。」台下觀眾發問什麼是愛?他岔題說:「愛是LOVE,拉夫,我是四九年被國民黨拉夫拉到台灣來的。」好奇追問經過,他卻聊起少年時,在故鄉青島和大姑娘們玩撲克牌,輸了被彈鼻子的往事,詩人90歲高齡,還像19歲少年一樣做跳躍性思考。

管管50歲退伍,受導演王菊金邀請寫電影劇本《六朝怪談》,同時也在其中演個高僧。(管管提供)
管管50歲退伍,受導演王菊金邀請寫電影劇本《六朝怪談》,同時也在其中演個高僧。(管管提供)

 

小班一年、中班一年、大班一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四年、碩士二年、博士二年/還好,俺統統都沒念完

詩人思考像少年,行徑也跟年輕男孩子一樣熱情。我們在詩歌節舞台旁做訪問,天氣太熱了,轉戰公園另一邊的小亭子,臨走時他雙掌圍成一圈,對舞台前方座位區大喊:「親愛的,我們往那邊去啦。」詩人對誰喊親愛的?他對坐在椅子上、小他36歲的妻子梁幼菁喊親愛的。訪問一半,工作人員過來請他吃飯,他劈頭問:「我老婆咧?」工作人員說已在餐廳,他笑言:「這樣漂亮的老婆有一天被拐走怎麼辦囉。」老詩人比台東的天氣還熱情,34度的高溫下,他一直在曬恩愛。

梁幼菁1997年去誠品書局聽管管朗讀詩歌,詩人送了簽名書給她,2人開始通信,「我覺得寫信的魔力很大,尤其管管的信又畫又詩又寫的,又貼花弄草,很容易打動人。」後來,梁幼菁嫁給了這個大36歲的男人,婚後,受先生的影響,這個本業廣告設計的太太也開始寫詩,筆名黑芽。

更新時間|2019.06.17 22:5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