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6.19 04:58

【並非孤身走我路3】 從明星變新人再成「香港人」 何韻詩談起梅姑哽咽了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何韻詩過去在理想與現實中拉扯,如今已找到自己的定位,即使在娛樂圈是「孤身走我路」,她也不覺得孤單。
何韻詩過去在理想與現實中拉扯,如今已找到自己的定位,即使在娛樂圈是「孤身走我路」,她也不覺得孤單。

6月16日,200萬名港人走上街頭,創下香港史上最大規模遊行紀錄。香港歌手何韻詩亦是其中之一,她全身著黑衫,沿途舉著「痛心疾首」白旗,她肉身抵抗鎮暴警察的影片更令人動容。

2014年雨傘運動後,她被中國封殺,再也沒接過商演。但一切都讓何韻詩更加剛強,只要有街頭,便有何韻詩。何韻詩的歌曲〈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是這麼唱的:「其實這鋼盔天天加厚,最後令我站著亦堅強。」

香港人曾被認為現實冷漠,但16日的遊行證明:香港人已成鋼鐵,不再逆來順受。而曾在歌手與倡議者身分間掙扎的何韻詩,即使孤身走娛樂圈,但在真實世界裡,她和200萬港人走在一起,她不孤單。

找回初心 重新做自己

「很多人跟我說,妳都在紅館(香港體育館)開演唱會了,為什麼要到台灣當一個新人?在香港人的計算中,這是不合理的。」何韻詩不這麼想,那是她歌手生涯中最快樂的一年,她從一張白紙開始,從一百多人的小河岸開始唱,唱到可容納千人的Legacy,「我找回剛開始當歌手時,那個很純粹真正唱一首歌的快樂。沒有想過當歌手7、8年了,還可以當個新人,好像讓我找回從前的自己,也是一個新的自己。」

最珍貴的還是初心。何韻詩喜歡《小王子》,也喜歡《蠟筆小新》,覺得生活太沉重時,她會看《蠟筆小新》,學小新搞笑說話。「小新很有童真,有點苦中作樂,但其實很有生活智慧。」小王子呢?「其實不論是《小王子》或《賈寶玉》(何韻詩成名音樂劇),我想保留的都是赤子之心,不想在混濁的世界裡變成討厭的大人,這應該也是很多人的願望,只是不能說出來。」

6月16日反送中大遊行前一晚,何韻詩接受本刊專訪,仍是一身黑色戰服。
6月16日反送中大遊行前一晚,何韻詩接受本刊專訪,仍是一身黑色戰服。

何韻詩去年生日,回到加拿大滿地可舉辦小型演唱會,那一天,她第一次演唱自己人生寫的第一首歌〈由十七歲開始〉,而那個小小的表演場地,是17歲的她第一次穿上媽媽的衣服、公開唱歌的舞台,只是個社區會堂。「那時很明顯感覺到自己喜歡表演,但沒想過,這麼多年後,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別人做到這些事。走到現在此刻,一切的辛苦或難過,都可以抵消了。」

側拍影片裡,演唱到「沒最初,無今天的我」時,何韻詩眼眶已盈滿淚水。這首歌,1999年由梅艷芳原唱,那時聽歌,她也感動落淚。問她唱歌時想些什麼?「想很多很多東西,在場都是跟我一起長大的朋友,爸爸媽媽哥哥,還有一起努力的同事們。寫歌時沒想到,這首歌跟現在會如此貼近,就算經歷那麼多事情,我還是沒有忘記從前那個我。」

 

保衛香港 臉書展決心

因為傘運,何韻詩被中國政府封殺,毫無商演機會。問她,如果「送中條例」未來過關了,難道不怕嗎?「We shall not let our city go down without fight.(我們不會毫不抵抗,任憑我們的城市陷落)」如果梅艷芳還在,會跟妳說些什麼?何韻詩哽咽了,「我覺得她一直都在,我可以感覺到她的守護…她可能會說,何小詩,OK的、OK的,不用怕。」

反送中遊行前,香港獅子山頭出現「保衛香港」的大幅布條,那也是何韻詩曾攀上去的山頭,在那裡,她清楚知道「香港是我的家」。(翻攝自YouTube)
反送中遊行前,香港獅子山頭出現「保衛香港」的大幅布條,那也是何韻詩曾攀上去的山頭,在那裡,她清楚知道「香港是我的家」。(翻攝自YouTube)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200萬港人走上街頭前一晚,一名反送中條例的抗爭者在香港太古廣場前墜樓,送醫不治身亡。何韻詩的助理後來告訴我,何韻詩衝到醫院想關心他,最後只能在臉書上留下破碎的心。6月16日一早,何韻詩在臉書貼出獅子山的照片,有港人高高懸掛起「保衛香港」的布條。那個山頭,就是傘運後,何韻詩曾攀上去的山頭。她只短短寫了幾個字:「保衛香港,PROTECT HONG KONG。」

更新時間|2019.06.20 12:1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