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6.28 16:58

【鏡大咖】生存與生活之間那一線天 修杰楷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原萱容    攝影協力|何姵嬅 
修杰楷曾經不懂生存與生活的分野,結婚後,他才開發自己身上的柔軟與平衡,原來,生活可以這樣過。
修杰楷曾經不懂生存與生活的分野,結婚後,他才開發自己身上的柔軟與平衡,原來,生活可以這樣過。

修杰楷坦承,結婚之前,他人生裡只求生存。可能結婚初期他仍是如此,家庭還沒全然放入他的等式。生活感,多少來自太太賈靜雯的提醒。

意識到生存與生活,意識到原來在生活中,自己可以變成彈性更大的一個人,是人夫、是幾個小孩的爸,再回頭踏入自己曾經熟悉如今有些陌生的演員生涯,生存與生活之間只是一線天、一束光,那一線之間,可能也是你看待周遭世界的視線,你愈柔軟,它愈能寬闊。

人不是說想要幸福,向媽祖、基督或是四面佛許願之後,就會得到幸福的。幸福是有了條件而後成立的事。你必須在種種條件裡,刪減、加總,甚至失去,然後才總算懂了,生活是這樣,幸福是那樣,有缺口,也有交錯與相會。

記得上一回專訪修杰楷,他還沒結婚,我們聊著他曾經因為沒有演戲角色上門,在家裡麵攤幫忙煮了快2年的麵,那樣的往事。而有那樣的過往,當時的修杰楷,當然是一個神色緊繃的人,他的生存戰裡沒有彈性,他眼裡的一線天,唯有工作。

從一個只會拍戲的演員,到感受生活中的種種,修杰楷說,要感謝的是另一半,總是一直提醒著他。
從一個只會拍戲的演員,到感受生活中的種種,修杰楷說,要感謝的是另一半,總是一直提醒著他。

演戲時 奶爸留在家吧

之後他與賈靜雯相戀、結婚、服替代役、生了2個女兒,他說到演出《浮士德遊戲2》時,他已3年多沒拍戲了。3年多沒演戲,要演出一個不顧好與壞,只想得到答案的警察。另一半賈靜雯有說些什麼?「她說,不要太像我平常就好。因為我們在家裡大部分都是陪伴小孩,比較生活,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意思是,如果要演得粗魯直接,平常在家裡當奶爸的那個修杰楷,千萬只能留在家裡。

那當然也表示,如今修杰楷的生活有許多面向了。演員需要生活去澆灌養護,如果活得直線貧瘠,那如同一座缺乏多樣物種的森林,它當然不可能豐茂繁足。

想想過去的自己,他說:「以前,我1年拍4、5部戲,後來結婚生小孩有了家庭之後,被強迫要慢下來,慢下來就是要更多時間陪小孩,也要重新定義生活這件事。以前就是生存嘛!」

修杰楷與賈靜雯的兩個女兒咘咘、Bo妞,長相可愛,人氣不輸雙親。(翻攝自賈靜雯臉書)
修杰楷與賈靜雯的兩個女兒咘咘、Bo妞,長相可愛,人氣不輸雙親。(翻攝自賈靜雯臉書)

2年以前,他的行事曆依然以工作優先。生存要過渡到生活,修杰楷試圖理解自己的生命史,釋放了那個故作強硬的自己,當中過程,比他更平衡於世事的賈靜雯,有很多輕輕旁敲的提醒,噹噹聲響,震盪頑石。

修杰楷說,「我曾經沒有戲演,在家裡煮麵,那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過程。所以我後來所有的角色跟戲劇都百分百投入,我很珍惜每一次的表演,那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一直到我有了小孩有了家庭,突然被提醒說:『這個不是全部。』一開始會有反抗。會沒有安全感。」

以前是一個習慣把自己關起來的人,但修杰楷喜歡現在,「會覺得身邊多了很多力量。」
以前是一個習慣把自己關起來的人,但修杰楷喜歡現在,「會覺得身邊多了很多力量。」

為幸福 改變不是壞事

但他真的是個幸運的人,他可以在關係中接受能量的震盪,接受它,再吸納成為自己的可能性。人生不是如戲,而是如球戲,它有各種排列的可能性,有些局容易過,有些局卻不怎麼舒服。

「我一直都在扮演角色的人生,我沒有真的想過,修杰楷的人生該是什麼?當我被提醒(當然是由賈靜雯來提醒),我要回歸到自我的時候,那我得重新學習很多事情,會有一點害怕,但是,這才是很真實的感受。我跟幾年前最大的差別是,我在學習放鬆這件事情,不再是那麼緊繃,以前不喜歡的東西,第一時間就會說我不要。」

從賈靜雯前段婚姻的長女梧桐妹,他們2個女兒咘咘及Bo妞,一家五口,除了他,都是女孩兒。幸福可否容易?法令紋與抬頭紋都是真實存在的紋路,讓修杰楷真實的人生,真真實實被刻下了來。他笑了一下,苦與樂其實都笑了起來,「幸福肯定是要付出代價的,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完美的,當中你要找到平衡。要為對方去做改變是滿難的一件事,因為每個人都是個體,但你要組成家庭,為了小孩、為了另一半,你要去改變自己,這不是壞事,有時候只是我們不熟悉而已。」

從眾角色的人生,回到修杰楷的真實人生,修杰楷一直在調整自己。
從眾角色的人生,回到修杰楷的真實人生,修杰楷一直在調整自己。

他說,「當你去做調整時,好像也不錯。不會再那麼死板去守住自己覺得對的事情,有個好老師還是有差。她不是教我表演,比如,她不會說那樣做不行啊,你這個劇本這角色該怎麼樣,而是我們彼此都在提醒對方,把自己的態度調整好,你就會有一些不一樣的可能。」

「我不再是那麼緊繃、嚴肅,那對我提醒非常大。」他臉型、身型都瘦削,但人散發出膨鬆的光暈。就算修杰楷沒有說到愛,但當愛落實了,也真不必說到實。

太正向 角色想演變態

考慮夫妻一起演戲?修杰楷想了想,「我們也想像過那畫面,如果真有劇本來找我們一起演出的話,會是什麼樣的感覺,」轉而笑了:「但有時候她在家裡對我凶,我在戲裡還要對她很好,我會演不出來。」還真的很有畫面(汗)⋯

對小孩是否偏心?「我有一點點,稍微有一點點,我對咘咘,確實是⋯因為我對她花的時間非常多。Bo妞我花的時間比較少,因為通常有第二個之後,就會媽媽顧小的,爸爸顧大的,就變成我跟咘咘。那段時間都在陪伴她,所以我確實有一點被說我很偏心,但那可能是因為,我陪伴她的時間太長了。」「而且老婆會有點反抗,因為我就比較疼小孩⋯」

結婚4年多,親子生活,讓修杰楷前幾年捨不得出來工作,但現在小孩1個2歲,1個4歲了,而他發現,或許自己接觸戲劇的面向也可以更多了。

「以前大家找我演的都是陽剛正直的角色,但我很想演極度不修杰楷的角色,很病態的、一個負能量很充足、很厭世的角色,想要挑戰極端的、很變態的個性,不見得是壞人。」其實人想不變才難,只是要把變動的能量投擲於何處。

修杰楷在《浮士德遊戲2》復出,3年多未拍戲,進組前他很緊張。(福斯傳媒提供)
修杰楷在《浮士德遊戲2》復出,3年多未拍戲,進組前他很緊張。(福斯傳媒提供)

在捷運上被發掘,誤打誤撞當了演員,修杰楷是個想很多的人,做一件事前,總把最好的與最壞的都想過,所以他對選擇總不後悔。於是,演出《浮士德遊戲2》的不多想、就去做的警察他反而有所得,「不要想太多,放膽去做。不然我是一個很囉嗦的爸爸,在劇組時也很囉嗦,會一直想跟大家討論角色⋯」

真的要比較,我覺得修杰楷少了昔日那些過分小心翼翼的舉止,也能接受,變化是常態了。就以他常參加的精品活動來說好了。「以前覺得好有壓力哦,必須去跟大家社交。現在我反而覺得很輕鬆很自在,是因為這幾年我變了很多,我願意去跟大家溝通了,我願意去聊天。」

現在的修杰楷,想對以前失意的自己說,每個階段都是養分。
現在的修杰楷,想對以前失意的自己說,每個階段都是養分。

「我不太喜歡嬉鬧,現在其實還是,只是我現在會換個方式,換個思維,願意交很多的朋友,願意去聊天,現在可以跟大家分享很多事情。可以聊的東西多很多,確實,這也要謝謝我太太,她確實教了我很多⋯」話語所繫之處全都是賈靜雯,修太真的沒有現身在這個訪問,但她無處不在。

場邊側記

沒演戲的時候,其實修杰楷對小孩也是一直在演練。他笑:「有時候確實比較浮誇一點,可能女兒上完廁所,我就說:『不可思議,怎麼可能自己上廁所,太棒了!』不停的稱讚,給女兒很多掌聲,就用一種浮誇的方式去跟她們互動。」

結婚後更柔軟 修杰楷

1983年3月6日生,2003年因電視劇《名揚四海》進入演藝圈,後拍攝蔡岳勳執導的電視劇《痞子英雄》及電影版等。2015年與賈靜雯結婚,2人育有女兒梧桐妹、咘咘、Bo妞。新作《浮士德遊戲2》6月24日起於衛視電影台等平台上線。

妝髮:簡偉文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PRADA、BOTTEGA VENETA

場地提供:Congrats Café(台北市大安區文昌街47號2樓)

更新時間|2019.06.25 17:0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