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9.07.04 16:24

【馬欣專欄】金曲30 不是沒巨星,而是你的流行不是我的流行

文|馬欣    攝影|攝影組
蔡依林贏得最佳年度歌曲與年度專輯獎,是今年金曲獎最大贏家。
蔡依林贏得最佳年度歌曲與年度專輯獎,是今年金曲獎最大贏家。

看了頒獎前後的爭議與口水戰,尤其是網路廣傳的問句:「要一個巨星,還是20個獨立樂團?」看完這次金曲的感想是:「這次金曲的名單不是沒有巨星,而是我們正在為巨星鋪路」。老實說,現在的巨星都是90年代產生的,恭喜金曲30終於離開了90年代,不然未來新的巨星不可能出現。

(本文作者為今年金曲獎初選評審)

第30屆金曲獎頒完,一如所有眾聲喧嘩的事情,到後來還無法聚焦到入圍歌手身上,是件可惜的事情。至於這屆的得獎名單到底是否具有指標性?以及是否從得獎人嗅得出巨星的影子,老實說,現在時代更迭之快,相信3到5年之後人們就會知道答案。

回應網路上說爆冷與我們是否少了巨星的觀點,讓我們想一下所謂的巨星是甚麼?是足以成為許多人的記憶,以及以後成為時代符號的人。人人都知巨星重要,但金曲這幾年真的如人們懷疑得太偏文青與獨立樂團,而忽略了主流口味嗎?老實說,今年金曲選出來的人是有帶領風潮潛力的,只是被聽到了沒?流行文化本就是變動的,不可能停在原地。

最佳音樂錄影帶獎頒給落日飛車的《Slow/Oriental》。

時代變很快 金曲不是保護而是帶領

尤其今年的名單徹底宣告新的時代來臨,無論是音樂還是歌手的特質上。事實上這3年來的金曲獎都在走向「未來」,無論前年的草東現象,還是去年證明可以老少通吃的茄子蛋。

為何要加速更換新血的腳步?老實說這世界樂壇風潮更迭速度之快,日新月異的個人風采藉由各種不同平台站上舞台(如Billie Eilish、Alice Phoebe Lou等),如果無法出現有遠見的名單,台灣樂壇還是困在池塘裡,金曲這幾年就是要把路走大走寬,讓更多可能性進來。

Leo王冷嘲熱諷的嘻哈力道早有強大人氣,25歲就榮登金曲歌王。
Leo王冷嘲熱諷的嘻哈力道早有強大人氣,25歲就榮登金曲歌王。

新的巨星條件是本色藝人 公司操盤的複製品已無效

台灣主流唱片公司目前的焦慮是以往大公司運作的風向失去了絕對準頭,全球本色藝人紛紛竄起,包括大家很愛舉例的防彈少年團,其奇蹟正是他們不是大公司操作的。防彈是保有自己本色的創作團,一開始就勇敢地唱出「地獄朝鮮」的心聲,於是聲量在社群爆炸。這不是大公司可以預料的,重點是你的音樂有沒有給人訊息,這次蔡依林的《Ugly Beauty》中,她自己想傳達的訊息豐富強烈,讓作品活起來,這是她出道以來,與作品最融合的一次嘗試。

當宣傳已經沒有管道,唱片公司無法靠買廣告見效時,作品與本色藝人反而相對有路能走,不然操作出來的歌可能紅不過抖音藝人。

所以現在巨星已不是過去的定義,而是艾黛兒、女神卡卡保有個人自我的延伸,他們有特色,而不是以企宣帶領音樂,這也是這幾年金曲常面臨的主流與否爭辯。老實說,過去主流唱片讓企宣凌駕音樂太多年,90年代炒短線太久,21世紀想要巨星就要時間培養。這是為何有那麼多人說好像台灣在蔡依林、張惠妹、五月天之後沒有巨星,那是那麼多年一直以遞補市場空缺來運作,而非製造獨一無二的藝人所致,以至於時代風向一改,就整個被翻盤。

ØZI有渾然天成的律動感,創作大氣且有商業魅力,贏得最佳新人獎後立刻上台演唱展現實力。(台視提供)
ØZI有渾然天成的律動感,創作大氣且有商業魅力,贏得最佳新人獎後立刻上台演唱展現實力。(台視提供)

最佳新人ØZI有未來的明星架式

如今也不過要回歸當年滾石以特質塑造歌手的時代,回到最基本面,人有沒有特色,歌有沒有料,你才會在這沒宣傳管道的時代活下去。

而這幾年金曲不過就是讓目前的死路走通,第30屆的得獎名單就這樣的大破大立,讓本色與未來性的藝人進來。如最佳新人ØZI,他有渾然天成的律動感,創作大氣且有商業魅力,這在初選2萬多張專輯中,的確是明顯跳出來的一位。

YELLOW、Leo王才華亮眼 將是幕前幕後重要人物

入圍編曲的YELLOW〈不開燈俱樂部〉雖然沒得獎,但已經網上升溫,該團有如日本團東京事變那樣融合古今元素與異國情調,展現了突破公式的國際水準。

Leo王這幾年的創作原本就有亮點,反映現實又有舞台魅力,冷嘲熱諷的嘻哈力道早有強大人氣,他的〈快樂甘蔗人〉讓人會心一笑,記憶點夠,MV拍出新意,建議大家點來聽。顏社近年培養他與李英宏都是異軍突起的唱作人才,他得最佳男歌手或許有人爭議,但他是這2年樂壇亮點是無庸置疑的。

孫盛希的《希遊記》融入爵士實驗風格,贏得最佳國語專輯獎。(翻攝自孫盛希臉書)
孫盛希的《希遊記》融入爵士實驗風格,贏得最佳國語專輯獎。(翻攝自孫盛希臉書)

新世代有新耳朵!新人才接軌本土與國際性特色

入圍最佳樂團的美秀集團、Tizzy Bac、血肉果汁機、落日飛車與南瓜妮等,無論技術面還是詞曲內涵,原本就是風格各異、各領風騷之團,由資深的閃靈得獎也沒太大爭議。樂團的人才沒斷過,擁有實力者也不在少數。以演唱組合得獎的椅子樂團,他們的復古風格有相當的流行性,唱法獨樹一格,可以說是近年黑馬。

入圍大獎的孫盛希、謝震廷、艾怡良都合乎文中提到的本色歌手條件。孫盛希的《希遊記》的確是去年最好的專輯之一,融入爵士實驗風格,讓她揮灑自如,到位的詮釋與編曲,孫盛希鬆得行雲流水。謝震廷這張可以說是非常私領域的創作,所以欣賞的人偏兩極,但我個人覺得他收放間大有可為,其實這次離最佳男歌手不遠。艾怡良更不用多說,她自然的身體共鳴性,讓她擁有不同東方女歌手的悠然自得。

這次的名單有未來的巨星以及幕後的人選,且人們對於所謂「巨星」的認知早改變了,因為分眾,已經不可能像當年周杰倫那樣平地一聲雷似的轟動亞洲,必須靠時間擴散出去,以好作品打破各個同溫層。所以看似是在低谷,也有許多人不認識的人入圍,但我看完這屆是樂觀的,因為評審們勇於走出90年代的回憶(很多人到現在還以為90口味是主流),讓綁手綁腳的台灣樂壇,終於走出了一大步。

更新時間|2019.07.07 12: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