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7.11 08:58

【鏡大咖】我們都是星星做的 宋芸樺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劉耀勻 
不愛在父母前展現脆弱,但去年遇到低潮時,宋芸樺說,真的是家人跟朋友,才讓她度過了心裡的關。
不愛在父母前展現脆弱,但去年遇到低潮時,宋芸樺說,真的是家人跟朋友,才讓她度過了心裡的關。

把時間拉長一點。宋芸樺從2014年成名,至今不過5年。她角色大多青春暢快,在台灣在中國大陸都成票房女星。

把時間拉得再長一點。天文學家說人類即星塵,人類真來自宇宙,在超新星爆炸時,組成星星的物質,同時也是人類身體裡的主要元素。恆星旁的星塵繞行,碰撞與吸附後,成為了行星。她入行是超幸運新星,但原來不管青春片再笑再無邪,依然都必須碰撞人言與現實,是避無可避的風邪,要成為星星,都必須付出代價。

來自B612星球 宋芸樺

1992年10月21日生。第一次演出電影,就在《等一個人咖啡》擔任女主角。2015年上映的《我的少女時代》讓她成為票房女星,並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在中國大陸演出的《西虹市首富》票房也達新台幣百億元。新作《我的青春都是你》於5日上映,《灼人秘密》於19日上映。

宋芸樺說她近期上映的《我的青春都是你》,應該會是她最後一部校園青春片。但她笑了:「若接下還是有校園青春片,就不好意思,騙了大家。」26歲的她,過去的林真心,是真心想換個樣子給大家看。

青春片女神7月有2部電影上檔,不再只有青春正盛的面貌,得藏得很深的情緒,讓宋芸樺曾經懷疑自己做不到。
青春片女神7月有2部電影上檔,不再只有青春正盛的面貌,得藏得很深的情緒,讓宋芸樺曾經懷疑自己做不到。

 

百億女星 光芒不願灼人

即使她所主演的《等一個人咖啡》《我的少女時代》《西虹市首富》等片,加總票房超過新台幣140億元,但宋芸樺依舊是個沒什麼距離差的人,銀幕上感覺活潑熱情,真人版的相處亦是如此。除了她可能比角色更理性更邏輯。

新作裡,她與鮮肉男主角宋威龍間,有許多不合邏輯的白爛搞笑段落,「不管是好笑、尷尬到好笑,只要讓觀眾笑,就達成目的。」「大家的生活真的太壓抑太辛苦了,對觀眾來說,可以給他們快樂,其實也就夠了。我花了很大心思去怎麼讓人家笑。」說來,果然邏輯非常清楚。但宋芸樺同時鬆口,承認自己是用理性包住自己的情感。

在《我的青春就是你》,宋芸樺有許多無邏輯搞笑。左為宋威龍。(群星瑞智提供)
在《我的青春就是你》,宋芸樺有許多無邏輯搞笑。左為宋威龍。(群星瑞智提供)

「小時候真的很ㄍㄧㄥ,明明就近視,身高又坐在最後一排,但我死不戴眼鏡⋯有好多這樣的事情⋯」我微笑,聽著天秤座的內心小劇場,心內的煙花明明特多特燦爛,說起來時一如盛夏,眼前景色在光熱裡凝結,但背後的汗珠根本都狂亂了啊。

今年夏天,她的另一個面向是演出趙德胤導演的《灼人秘密》。情緒上是她慣常表演的相對,壓抑的陰暗的糾結的,她在戲裡上演舞台劇《小王子》,也有她入行以來尺度最大的激情戲。 《小王子》的故事,惦記著愛與死別。小王子望著繁星,但最根本的核心,是人與自己、人與孤獨、人與愛人、人與這個世界的關係,很深的童話,意喻之深之重,用字卻輕盈簡潔,就像所有擊中人之內心的道理一樣,而那就是眼睛所看不到的重要事物。

性格有秩有序的她,在拍戲時學會,得把所有東西都拋開,專注讓情感走在所有事的前面。
性格有秩有序的她,在拍戲時學會,得把所有東西都拋開,專注讓情感走在所有事的前面。

 

開心女孩 學著藏得更深

宋芸樺是哪裡人?我想她應該是來自小王子的B612星球。她說,拍戲時她跟劇中演員做了很多分析,她說自己比較像是小王子,因為她還想到很多星球去遊歷。然而,教會她許多包容道理的,不是故事中的那隻狐狸,而是演戲。

她的理性如玻璃易裂,只要輕輕往她的世界揮著小槌子,很容易就有了裂痕。理性的裂痕讓情感動搖了,你以為她很好,其實那可能只是宋芸樺的表相。

「拍戲後才開始改變我的性格。拍《我的少女時代》,包袱都被扒開。因為演戲,才多了理解與同理心。以前的我,對就是對,錯就是錯,現在了解,每個人只是做不同的選擇,那界線沒有那麼明顯時,才開始讓自己其他的性格展現出來。」

宋芸樺說,談戀愛時她會保護對方,她是公眾人物本來就要承擔許多事,「但我比較擔心對方。」
宋芸樺說,談戀愛時她會保護對方,她是公眾人物本來就要承擔許多事,「但我比較擔心對方。」

演《我的少女時代》時她才22歲,如今電影的情節與電影之外的經歷都夠嗆了。「我從此改變,願意接受更多的可能性。我覺得演戲就是讓我加速成長。可能有些道理,人生要經過十幾年才稍微能得到,但演戲就是演別人的人生嘛,更快能體悟到。」

她是一個正能量的人,但黑暗能量找上她時,一來就很黑。去年她受委屈,她的父親於是霸氣說「沒事,爸爸養妳。」她是家中獨生女,回到家是調劑爸媽情緒的人,以前飛來飛去工作,覺得父母一定會在,於是他們變成人生排序順位的後端,「但也因為知道他們永遠都在,只要有困難,心情低落時,會想到他們。如果沒有家人,很難去過心裡的關。」

說來奧妙,心理的卸力與身體的卸力可能以同一種機制在運作。肩膀痠疼無法使力時,別的部位自然會有代償作用。人的心也是,受挫了,然後才發現心室裡有這麼多的玫瑰花,各自枯榮,從一個不願意被父母看到脆弱的人,願意在撐不住時顯示脆弱。「失戀回家時,爸媽對我說,『這些都是妳的成長,在妳這個年紀遇到任何的事情,我覺得都是很好的。』」

宋芸樺習慣當家裡的開心果。在《灼人秘密》中,她說最難演的,不是跟吳可熙的激情戲,而是一向開心的她,要怎麼往內心塞入多重心事。一個壓抑的人,宋芸樺過去未曾試過的角色。但也由於她到電影中段才出場,過去都演大篇幅女主角的宋芸樺才驚覺,「第一次演到只有小小篇幅,但也是個關鍵的角色,我真的覺得好難。」她說:「但不是我不再碰其他輕鬆的角色,只是我想告訴大家,沉重的輕鬆的,我兩個都可以。」

夏于喬(左)和宋芸樺在坎城當室友時變成好友。(翻攝自宋芸樺IG)
夏于喬(左)和宋芸樺在坎城當室友時變成好友。(翻攝自宋芸樺IG)

媽媽是她的狂粉,同一部電影可以看30次,相信入戲的她絕對可以恢復。爸爸看她每天回到家都不開心,對著女兒說:「妳回不來怎麼辦?」

 

漸漸體會 不完美也是美

有起有落,偶爾有夜霜凍著的人生,才讓青春片女神接上了地氣。「工作上遇到困難,我心態覺得是成長,沒有這些困境,我可能就永遠只會是青春校園片的女孩。以前一拍完戲,拍得不好我都會很懊悔,很想要重拍,很痛苦,現在覺得,要順其自然,有的時候,不完美才是剛好的完美。 」

敘事理性的宋芸樺,明明才26歲,講起往事就像前世。幸好並非厭世。「第一部電影《等一個人咖啡》玩得特別開心,我好像去一個夏令營,跟禾浩辰(原名布魯斯)很可愛,要殺青的時候,我們還寫信給每個工作人員,有一個把頭髮剃掉看起來很凶的燈光師,我們拿卡片給他的時候,他還哭了。我很珍惜那時的我們兩個,因為那時候的熱情,每天很期待上班,很期待拍不同東西的感覺。現在是比較認真看待,不只是用很活潑的心態去面對。」

一路上所得到的與落下的,同樣也得把時間軸拉長,從遙遠的星空往下凝視吧。

26歲的宋芸樺,外表依然很可以裝嫩,但心理年齡,已被戲裡的人生快速熟成催化。
26歲的宋芸樺,外表依然很可以裝嫩,但心理年齡,已被戲裡的人生快速熟成催化。

「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到的。」宋芸樺念著《小王子》金句,她說:「我很喜歡這句話。這句話很希望給5年前的我,或是人生比較低潮時候的我。」以前她是水底的魚,不知道水底以外還有什麼可能性,除了你跳出水面那一躍,當你一躍,心中關於美善的標準、關於真實的認定,你所一直信仰的,可能都因此震撼動搖。那一躍,見著了沒看過的水面,也終於對自己提出了問題:「真正重要的東西是什麼?」宋芸樺說,她會一直一直跟自己對話這個問題,那會是恆常的問題,與恆常變動的答案。

 

場邊側記

在坎城宣傳《灼人秘密》時,宋芸樺與夏于喬住同一間房,讓本來不熟的兩人,回台灣還會一起約吃飯,宋芸樺說,她一直很想試一件事,就是看她跟夏于喬的臉能不能解彼此手機的鎖。「如果解不開,就不要再說我們長很像了吧!」嗯,那萬一解開了呢⋯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服裝提供:Paul & Joe 、Paul & Joe Sister、APM(飾品) 場地提供:VAVAVOOM大稻埕店

更新時間|2019.07.10 06: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