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低成本挑戰道德底限 片山慎三情欲視角創奇蹟

文|祁玲    攝影|蕭志傑    影音|陳廷豐 李政達
《海角上的兄妹》以自閉症患者為主題,女主角和田光沙(右)有許多大膽演出。(光年映畫提供)

《海角上的兄妹》描述生活陷入困境的哥哥,為了生計不得已做起電話應召,讓患有自閉症的妹妹接客賺錢,卻意外喚醒她的情欲。導演片山慎三因家族裡有精障者(精神障礙者),從小就對此主題感興趣。「我看過不少紀錄片、書籍和相關電影後,加上奉俊昊導演拍攝以智能障礙者為主角的《非常母親》時,我也是劇組工作人員,綜合這些原因,自然選了這個主題。」

演員松浦祐也在《海角上的兄妹》飾演和田光沙的哥哥,為了生活而成為妹妹的皮條客。(光年映畫提供)

 

雖然想拍精障者,但片山不願落入催淚俗套,而是好好呈現劇中角色的人性。

雖然想拍精障者,但片山不願落入催淚俗套,而是好好呈現劇中角色的人性。他認為,現今日本電影圈有太多限制,「我想要擺脫框架,這部片的題材滿有挑戰性,但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盡可能在構思畫面時不要自我設限。」

《海》片結合賣淫和精障者兩種主題,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導演奉俊昊看了初剪後大為激賞,直言片山的選材「十分殘忍、瘋狂,同時深具美感」,也稱讚他能掌握觀眾的喜怒哀樂。

韓國名導奉俊昊執導的《非常母親》以智能障礙者為主題,成為片山慎三的靈感來源。(翻攝自straitstimes.com)

正式拍攝前,片山看了許多自閉症題材的紀錄片與電影,也到相關機構當志工,實際了解自閉症患者的生活。當時志工告訴他,每個自閉症患者都有自己的個性,拍攝時不要帶著刻板印象幫他們定型。這番話讓他勇氣十足,認為可以創造出原創角色,不一定非要呈現什麼樣的形象不可。

寫劇本時,片山實際參考的對象是紀錄片《千鶴》。他說:「我希望片中自閉症妹妹這個角色很強韌,雖是弱勢,但自力更生。外形上,她掛了一個娃娃和哨子在脖子上,這也是參考《千鶴》女主角的習慣。」

和田光沙(左圖前)飾演的自閉症妹妹有配戴娃娃和哨子的習慣,參考自紀錄片《千鶴》的女主角(右圖左)。(翻攝自yansue.exblog.jp、blog.yahoo.co.jp)

《海》片裡飾演妹妹的演員和田光沙(Misa Wada),是經由「甄選會」選出。片山表示,當時有十幾個女演員試鏡,唯有和田光沙在鏡頭前笑了,所以選她。「我本來就期許這個角色是開朗的,不要那麼苦情。所以由她來演,說不定能拍出像今村昌平導演的風格。」

 

和田光沙在片中有不少大膽裸露及性愛場面,但劇本立意良好,她抱著奉獻的精神,不在乎犧牲形象。

和田光沙在片中有不少大膽裸露及性愛場面。由於內容觸及精障者的性欲,她坦言原本擔心精障者或家屬看到這部片的反應,但劇本立意良好,且她與飾演哥哥的演員松浦祐也之前就認識,加上日本電影圈需要這樣的題材作品,所以她抱著奉獻的精神,不在乎是否犧牲形象。

片山也強調,拍攝和田的性愛場面時,他從不清場,因為「工作人員很少,就算不清場,也沒有多少人。而且和田每次都脫很快,叫她排練時先不要脫,她已經脫了,比我們還不害羞。」

片山慎三(右二)、和田光沙(左一)日前連袂訪台,出席《海角上的兄妹》在台北電影節的映後座談活動。(光年映畫提供)

和田解釋,因希望排練時感官知覺能和實際拍攝相同,「若排練時有穿衣服,實際拍戲卻不穿,兩種感受不同、會干擾演出。」加上劇組編制很小,大家都忙各自的事,沒有人會注意她的裸體,她也不用顧慮太多,更能專注在演技上。

此外,和田確定接演後,除在導演建議下看了《千鶴》,也到自閉症患者任職的機構當志工,近距離觀察他們,做為演戲時的參考。雖然這個角色對她來說有很多突破性的演出,但身為演員,她抱持平常心,坦然看待。

《海角上的兄妹》預算不到新台幣100萬元,完全由片山自掏腰包。整個團隊連他在內僅7人,全都是合作過的夥伴。他說:「與一般的人事編制比起來,這預算的確是低到不行。」

因預算有限,導演片山慎三(右)拍片時盡量選擇外景戲,可節省租用場地的費用。(和田光沙提供)

如何利用有限資源拍出想要的效果?片山說,他盡量拍外景,如此就不用付場租、不用美術組,也不必搭景,這些費用都可以省下來。至於外景,他找不需要申請許可的地方,拍攝時偶爾會有居民抗議,但次數不多,沒有太大問題;即使有問題,由於工作人員很少,也能馬上移動。

女主角和田也掛名擔任美術協力,因為片中兄妹倆住的鐵皮屋,本來是空屋,因此需要家具、道具和日常用品等。仍和父母一起住的和田,帶片山回家挑了很多東西,再搬到鐵皮空屋。由於那是自閉症妹妹和哥哥居住的地方,她便依照劇情需要,擺出方便生活的動線,所以就有了美術協力的頭銜。

《海角上的兄妹》拍攝成本不到新台幣100萬元,卻創下日本藝術電影票房奇蹟,堪稱小兵立大功。(光年映畫提供)

此外,出道前在宅配公司當過貨車司機的和田,拍攝期間也負責接送劇組。她說:「我們人很少,工作人員都互相幫忙、支援,不會只做自己的事。」

 

由於日本社會貧富差距問題已愈來愈明顯,片山認為,這是本片能引起話題和關注的原因。

《海》 片今年3月先在日本6家戲院上映,原本沒有任何宣傳和行銷費用,後來幸運獲得日本SKIP CITY D-Cinema電影節(專門發掘日本優秀獨立電影)頒發的日幣1,000萬元獎金(約新台幣290萬元),發行和宣傳費才有著落。

片山和演員勤跑戲院,出席多場映後座談,隨著口碑延燒,也一直加開戲院。片山認為, 由於日本社會貧富差距問題已愈來愈明顯,觀眾願意正視這個議題,是《海》片能引起話題和關注的原因。

《海角上的兄妹》3月在日本上映時,只有6家戲院放映,導演片山慎三(右起)常率演員和田光沙、松浦祐也跑戲院宣傳。(翻攝自twitter@misakinokyoudai)

本片在日本上映時,被剪掉一分多鐘的片段,內容是自閉症妹妹到獨居老人家接客,老人舔她下體時的臉部特寫。片山對此感到不解,強調其他鏡頭更誇張,審片委員偏要剪掉這個畫面,只能說日本審片者的標準滿主觀的,一旦他們認定太過激烈或不合時宜的畫面,就會被剪掉。日本媒體分析原因,可能該畫面對老人不敬,但台灣片商爭取到一刀未剪上映,觀眾反而可以看到電影全貌。

《海角上的兄妹》導演片山慎三(右)與女主角和田光沙(左)。

更新時間|2019.12.16 08:0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