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9.07.25 06:28

【創傷中找勇敢2】演活負傷前進的人 拍片曾被導演趙德胤嫌爛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小時候,吳可熙以為表演應該是很開心的,未料追求夢想的過程充滿磨難,而這些磨難就被她寫進劇本裡。
小時候,吳可熙以為表演應該是很開心的,未料追求夢想的過程充滿磨難,而這些磨難就被她寫進劇本裡。

其實吳可熙不管演出《再見瓦城》《血觀音》或是《灼人秘密》,無一不是內心負傷前進的角色。勇氣是什麼?不僅是指外在的冒險、長征到多遠的地方,而是勇氣愈飽滿,你逃離限制的可能性就愈高。但相對的,你也必須拿點東西去下注。

廣告試鏡事件讓吳可熙嚇到出現幻聽等創傷症候症。「我很害怕再去試任何的鏡,很怕所有的人。過了半年,我確定我還是熱愛表演。」她開始投履歷給拍短片的導演,其中一個合作對象,就是後來跟她合作不斷的趙德胤。

「拍完第一支短片後,他直接在現場跟我說:『妳不會表演,演得很爛』,他要拍的電影我真的不明白,我很生我自己的氣、很困惑,努力了這麼多年,竟然不懂表演。他也跟我說,應該要靜下心來好好生活,找一份打工的工作。去體驗生命跟生活,才能在電影裡有生命感。」

然後來自緬甸的趙德胤,找她回緬甸在克難條件下拍戲。吳可熙笑自己本來也是個活在城市裡的媽寶,到了緬甸鄉下,她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上當了。「我就豁出去跟他們去了緬甸。一去就嚇一跳,趙德胤和製片王興洪,到緬甸完全換了一個人,穿上當地服飾籠基、蓄鬍、一直講緬甸話,神情狀態在那邊變得很凶悍,我才覺得,完蛋了,是被騙了還是要被賣了…」

但她耐得住。於是一連幾部趙德胤的電影裡,吳可熙演的都是因貧窮而磨難,使出如水一樣切不斷的韌性,想掌握自己命運的緬甸女子。從口音到身形,都神似緬甸人了。

緬甸人信上座部佛教,超脫輪迴是信仰核心。但吳可熙是相信命運的人嗎?這問題在她身上特別有趣,因為當命運打擊她,就是不想讓她成為演員時,吳可熙不服。甚至在有了知名度後,來找她的戲,不是外籍新住民的角色,就是想要她在《血觀音》裡那樣赤裸裸的演出。吳可熙還是不服。

可能,就算是盲眼蚯蚓,都照樣有能力可以爬行移動,造就土壤之間錯亂的迷宮。等待一個好劇本的失業焦躁期間,吳可熙因為媽媽住院開刀,她陪伴,夜間睡得半夢半醒,遇過的事大量回流於夢裡。媽媽出院後,兩週內她把《灼人秘密》的劇本寫出來,「原來等待的過程,我也可以主動的創造。」

化妝:風繡絨 髮型:Morgan(One corner hair cafe art)場地提供:Switch Space

更新時間|2019.07.24 14:5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