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9.07.21 22:20

【遊戲裡也有真情(上)】淚別寶可夢領袖 他們讓板橋下了一場櫻花雨

文|楊政勳    攝影|陳毅偉 賴智揚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為了紀念蔡天亮,寶友們特別在「天亮」清晨時刻集結拍照,有寶友甚至DIY蔡天亮最喜歡的寶可夢「沙奈朵」。(陳毅偉攝影)
為了紀念蔡天亮,寶友們特別在「天亮」清晨時刻集結拍照,有寶友甚至DIY蔡天亮最喜歡的寶可夢「沙奈朵」。(陳毅偉攝影)

2019年6月13日,板橋寶可夢紅隊領袖蔡天亮因病逝世,享壽63歲。紅隊寶友在告別式前一晚發起送行蔡天亮的行動,以蔡天亮住家為中心,方圓兩公里內近百個補給站全成為櫻花海,平時是敵人的藍隊與黃隊,也在此時團結一心,禮讓紅隊占領道館,讓板橋的道館成為一片紅塔。

寶友與蔡天亮素昧平生,只因為《精靈寶可夢GO》遊戲結緣,有人卻邊撒花邊哭、有人不敢到告別式現場,就怕情緒潰堤。什麼樣的人,會讓人如此掛心?

6月25日晚間不到八點,板橋下著雨,但一群寶友們正忙著撒櫻花、打道館,有人身著雨衣、有人捱在屋簷下、有人坐在車裡,但目標都是同一件事:送別他們最敬愛的「亮哥」蔡天亮。紅隊寶友黃瑞媛是活動發起人之一,她事先在寶可夢社團PO出撒花訊息,活動預定從晚間八點到十點,原本深怕下雨影響寶友的參與意願,但有人不到六點就到指定的補給站待命,「7點50分陸陸續續開始有人撒花,道館也開始冒煙,一個一個變成紅色。」

本刊一年前曾專訪蔡天亮,談他的寶可夢啟蒙者。(本刊資料照:賴智揚攝影)
本刊一年前曾專訪蔡天亮,談他的寶可夢啟蒙者。(本刊資料照:賴智揚攝影)

讓她印象深的,是不同隊的寶友也主動幫忙,平時肅殺爭塔,卻在此刻放下對立,「有黃隊的看到藍塔就幫忙把它打下來,讓紅隊去占。」雖然還是有人跑來嗆聲,但得知是在幫蔡天亮送行後,也都禮讓紅隊占塔。

除了親自到現場撒花的「陸軍」,也有不少外縣市的「空軍」飛人帳號來協助打塔,保守估計至少上百人參與,「原本希望能撐兩小時,但一直到晚上12點還是紅通通一片,足足撐了四個小時。」寶友陳家麒甚至傳訊息給寶可夢公司,希望能延長櫻花盛開的時間(目前撒一次花只能維持半小時),最後雖然未被採納,但每個人都盡一份心力,只盼為蔡天亮做些什麼。

6月25日板橋紅隊寶友發起為蔡天亮撒花送行,板橋下起一片櫻花雨。(寶友李健安提供)
6月25日板橋紅隊寶友發起為蔡天亮撒花送行,板橋下起一片櫻花雨。(寶友李健安提供)

火化前一刻 都以櫻花相伴

蔡天亮告別式時,寶友們將板橋遍地開花的遊戲圖像列印出來交給家屬,再燒給蔡天亮,「我們想告訴他『我們沒有忘記你』,你在天上隨時都可以看。」寶友廖麗惠在6月25日撒花行動結束時,邊騎車邊哭回家,甚至到隔天蔡天亮火化前一刻,都在殯儀館旁撒花。平常辛苦賺來的P幣,此刻花費卻不手軟,「因為大哥平常幫助我們很多,花這些錢真的沒關係。」

蔡天亮是板橋寶可夢紅隊的精神領袖,職業是代書,兩年多前他罹患大腸癌,回家鄉雲林北港休養時,住在對面的陳清敏教他玩寶可夢遊戲。陳清敏是受人景仰的寶可夢訓練師,過世時,北港下起櫻花雨為他送行,蔡天亮也參與其中。黃瑞媛說,「當初他為他的師傅撒花,現在他走了,我們也以同樣的方式紀念他,也算完成他的心願。」

原本罹癌沒辦法自由行動的蔡天亮,為了健康,每天以意志力逼自己玩寶可夢走路,排汗也排毒。他甚至來回從台北步行到北港抓寶,走到雙腳起水泡,回醫院檢查時癌細胞奇蹟似地消失;後來在板橋帶領紅隊寶友抓寶、打道館。每天晚上八點大夥在板橋第二運動場集合,呼朋引伴下,愈來愈多人加入紅隊,群組最多將近百人,都以蔡天亮為師。蔡天亮會在群組PO寶可夢最新資訊,什麼怪最強、怎麼進化最好,都難不倒他。

而陳清敏除了教蔡天亮玩遊戲,更教他做人的道理,例如要對不同隊的玩家有道義。寶友李明蓉說,「天亮跟我們講,別人占塔一小時內不要把他打下來,給他賺P幣沒關係。」在鄉下則是八小時內不打,讓對方賺足一天的P幣上限,這也造就板橋紅隊獨特的良善文化。

更新時間|2019.07.22 06:0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