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9.07.23 06:58

【林昶佐專訪3】舞台上化屍妝的他 成了立院裡穿西裝的委員

文|簡竹書    攝影|林煒凱    影音|陳岳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從音樂到政治,林昶佐看似一路順遂,然而,最初他聽音樂的原因卻是哀傷的。
從音樂到政治,林昶佐看似一路順遂,然而,最初他聽音樂的原因卻是哀傷的。

林昶佐向來不避諱自己的政治理念,一直主張台灣獨立,後來也與政治越走越近,2016年他參選立委,在國民黨聲勢跌入谷底下,他打敗對手,蓄長髮、手臂滿是刺青地踏入立法院。

就在選舉期間,他意外與父親和解了,他說,父子政治理念相近,終於有話聊,經常碰面。然而,和解僅短短2年,父親就驟逝。

整理父親遺物 才知獲得認同

後來林昶佐整理遺物,意外發現父親竟留有許多他登上報紙的剪報,「從我們第一次得金曲獎、幾次大型演唱會、國際表演…都有。」他好震驚,因為以前從組團到得獎,父親從不曾有過一句肯定,他以為父親始終不認同他做音樂、從不關心。「滿痛苦的,那種感覺很複雜,我們以前父子關係真的很不好,是會動手動腳打架那種。」他難過嘆道,所謂東方社會的父子關係,恐怕也很難找到像他與父親這般極端的。

從音樂到政治,林昶佐形容:「以前在音樂圈,喜歡我們的就來聽,不喜歡就拉倒,但從政以後,我每天要思考跟選民互動的機會在哪裡,不是每個選民都會看臉書、政論節目。」他說,從政後才開始學習與人的溝通。

儘管已是立委,林昶佐這天仍以搖滾樂手風格的裝扮受訪,拍照時也比出搖滾樂手勢。
儘管已是立委,林昶佐這天仍以搖滾樂手風格的裝扮受訪,拍照時也比出搖滾樂手勢。

例如,掃街只是第一步,「我們不可能在賣菜阿姨或小販忙碌時說我這3年做了什麼,第一步先讓他覺得你親切;第二步,下禮拜他可能會在信箱看到一張A4紙,他會想到:『喔,這是上禮拜很親切跟我打招呼的那個人。』就願意讀,而且文宣要很簡單,一次講一件事,免得他負擔太重,每2、3個禮拜遞一張A4,把綿密的資訊拆成很多次給他。」

不只跟選民,也要與其他立委溝通。他說,早已不是天真之人,明白法案不可能全符合自身理念,因此總會列出哪幾個部分一定不能退讓。例如婚姻平權法案及《政治檔案條例》,「白色恐怖的檔案要公開真相,不能無限期展延30年、50年,這是絕對不能退的。」當他獲知民進黨版本可能使得許多檔案依舊無法公開,頗是生氣,但,「小黑跟Dani應該有跟你說我很『盧』,我就跟幕僚列出我們還剩多少天、有幾次協商、哪幾個委員已經回南部,然後打電話或現場去跟那些委員講。」最後大家被他盧到只好按他的意思了。

儘管多次被「公民監督國會聯盟」評為優秀立委,民意如流水,他不敢掉以輕心,此次競選連任,他說,近期作息是每天5點起床,先去長輩進香的遊覽車一車車打招呼,接著趕回立法院開會,中午偶爾跑攤,下午選民服務、選區會勘,晚上繼續跑攤。

 

焦慮浪費人生 生活高度律己

不像許多音樂創作者習慣晚睡晚起,從政之前,林昶佐就日日早起、晨泳,高度律己。他回憶,15歲那年立志組搖滾樂團、巡迴世界,但18歲高中畢業時,赫然發現人生已過1/4,夢想卻幾乎沒有進展,「我覺得很可怕,人生已經用掉1/4,我哭了好幾天,非常焦慮,然後趕快重新整理人生要做的事情,不能再浪費。」

所以你第2個1/4就很拚?他點頭:「就很拚。現在已經進入第3個1/4,最近也常在想還能做什麼,但至少音樂這一塊我不會後悔。現在如果回到18歲,痛哭的18歲的我遇到43歲現在的我,我可以跟他說:『你放心,我們在第二個1/4時,已經把小時候想做的事情完成了。』」

更新時間|2019.07.22 18: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