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8.10 23:28

【全文】兒欠賭債擺爛  謝長廷脫離謝維洲父子關係

文|周怡孜    攝影|林俊耀
謝長廷(右)自謝維洲(左,翻攝謝維洲臉書)2歲起收養,長達30多年的情感如今生變,2人不再是父子關係。
謝長廷(右)自謝維洲(左,翻攝謝維洲臉書)2歲起收養,長達30多年的情感如今生變,2人不再是父子關係。

駐日代表謝長廷的養子、前台北市議員謝維洲去年競選連任失利後,從政壇消聲匿跡好長一段時間,本刊近日接獲爆料,指謝維洲在議員任內因沉迷運彩,積欠銀行大筆債務,落選後無力清償,不僅更改手機號碼,連法院多次傳喚也未到庭。

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底謝維洲與謝長廷長談後,2人協議終止收養關係,並從生母姓改為「張維洲」。本刊調查,目前他在一家物流公司任職,擺脫政二代的陰影,成了以機車代步的上班族,人生已重新開機。

駐日代表謝長廷4日晚間在臉書發文,指兒子謝維洲自殺住院的消息「完全是假新聞」,並說謝維洲從政4年,性格上完全不適應,又被貼上政二代的標籤,精神一直痛苦不堪,言行跟著扭曲,去年選舉也負了債,落選後他「改了姓隱了名」,低調反省,努力想擺脫過去的政治連結,過著平常人的生活。這時傳出這種假消息,對他也是考驗。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今年三月至七月間,一連四件的法院判決,意外揭露謝維洲已改姓的事實。(翻攝司法院官網)

本刊取得士林地方法院7月4日的一份判決,證實謝長廷的說法,原來,謝維洲在2015年向華南銀行借款250萬元,但自去年12月28日後就未再還款,違約金加上利息仍欠款148萬元,而謝維洲未如期在言詞辯論期日到場陳述,形同承認債權事實,但判決書上被告的姓名已改成「張維洲」,姓名後方則括號註記「原名謝維洲」。

怨父不幫忙 改生母姓

本刊調查,謝維洲去年底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第一選區議員,以不到900票的差距飲恨落選,之後他積欠的龐大債務旋即浮出檯面,在法院的判決紀錄中, 他欠銀行不只一筆,今年就有四筆遭列為被告,案由皆是清償借款、給付簽帳卡消費款及支付命令,總計約240萬元。

今年初謝維洲一度因債務纏身,不僅搬家,手機也更換號碼失聯,外傳有部分債主找上外交部,要求轉達父親謝長廷出面處理,成為壓垮父子關係的最後一根稻草。

謝維洲過去沉迷運彩簽賭,一度遭爆負債上千萬元,當時也讓謝長廷大發雷霆。
謝維洲過去沉迷運彩簽賭,一度遭爆負債上千萬元,當時也讓謝長廷大發雷霆。

知情人士透露,謝長廷去年耶誕節前夕曾經返台,協助安頓謝維洲議員研究室及服務處人員,但得知兒子積欠銀行多筆信用貸款,且無償債能力,謝長廷無意再幫兒子清償欠債,二人長談後決定終止收養關係,謝維洲也同意未來不會繼承謝長廷的家產,之後即前往戶政事務所更換身分證,辦妥當天還獨自大喝悶酒,向友人吐露「心情很差,需要醉一場」,並說「其實最對不起的是母親(游芳枝)」。

謝長廷之妻游芳枝(左)愛子有加,過去曾描述當年會進入宋七力顯像館,是因兒子謝維洲(右)小時稱看得到宋七力的分身。(翻攝謝維洲臉書)
謝長廷之妻游芳枝(左)愛子有加,過去曾描述當年會進入宋七力顯像館,是因兒子謝維洲(右)小時稱看得到宋七力的分身。(翻攝謝維洲臉書)

親近謝家的友人指出,謝維洲為了處理債務,先後向多家銀行以信用卡及信貸方式借款,以卡養債的結果在議員落選後,財務狀況跟著崩盤,根本無力償還。

對於父親謝長廷不願協助處理債務,謝維洲一度頗有怨言,最後經與謝長廷懇談,決定跟從生母姓張,一方面意味重新做人,另一方面也希望別因為自己的債務連累父親。

 

轉行物流業 扣薪還債

謝長廷透過友人向本刊表示,謝維洲已找到新的工作,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展開新的人生;謝維洲則向友人說,雖然每個月1/3的薪水固定要還給銀行,但這是他自己犯的錯,也要為自己負責。

本刊調查,謝維洲在議員任內向台北富邦銀行申請的低利貸款,在競選連任失利後,一度連最低清償金額都付不出來,被追債的日子還曾經考慮出國避債,改姓後雖未遠離台灣,但經朋友介紹離開台北,前往台中一家私人企業擔任董事長特助,名義上雖是特助,實際上則是替董事長開車。

性格開朗的謝維洲心情恢復後,私下還會跟友人以LINE聯繫,並說現在最期待的就是等領薪水的日子。

謝維洲回歸平淡改當上班族,在北市南京東路該棟大樓的物流公司工作。
謝維洲回歸平淡改當上班族,在北市南京東路該棟大樓的物流公司工作。

近期與謝維洲有過聯繫的政壇友人透露,謝維洲與謝長廷斷了收養關係,最開心的是不用再被貼上政二代的標籤,可以徹底遠離政治圈,讓他的人生重新開機。

該名友人說,謝維洲在和他聊天的過程中,也談到改姓的緣由,強調是生母希望他認祖歸宗,才會跟著生母的姓氏,改名張維洲,且他已離開台中的公司,返回台北工作。

謝維洲過去在北安路的住家已一段時間無人進出,連母親游芳枝的掛號信也沒人收。
謝維洲過去在北安路的住家已一段時間無人進出,連母親游芳枝的掛號信也沒人收。

不過,謝維洲昔日位於台北市北安路的住家,已有一段時間無人進出,門牌下方貼著一張紅色的郵務送達通知書,上頭寫著「游芳枝君之行政文書一件」,而根據郵務系統資訊顯示,郵差接連於7月18、19日投遞失敗,未妥投的原因為「不在」,最後將信件轉送到北安郵局,至今尚未有人前往領取。

 

一抱結緣份 成政二代

謝維洲過去曾擔任謝系立委管碧玲、姚文智的助理,後來因莊瑞雄轉戰屏東參選立委補選,他便從服務處主任之職接棒經營士林北投選區,並選上台北市議員。謝維洲給外界的印象一直是靦腆、有禮貌且教養好,臉上時常掛著笑容的暖男。

謝維洲(前中)去年競選連任時,曾主打用水安全作為競選訴求。(翻攝謝維洲臉書)
謝維洲(前中)去年競選連任時,曾主打用水安全作為競選訴求。(翻攝謝維洲臉書)

但謝維洲上任第二年起,卻負面新聞纏身,先是2016年被爆出酒駕,酒測值達0.36,一度被依公共危險罪嫌移送台北地檢署法辦,讓謝長廷相當尷尬;同年12月,又發生沉迷運彩簽賭,負債上千萬元,讓當時隨謝長廷駐日的游芳枝被迫返國,親自拜託綠營在北市的一位有力人士協助代為處理。

謝長廷一路栽培謝維洲長大成人,並透過政界人脈協助參選議員,過程用心良苦。(翻攝謝維洲臉書)
謝長廷一路栽培謝維洲長大成人,並透過政界人脈協助參選議員,過程用心良苦。(翻攝謝維洲臉書)

謝維洲雖然不是謝長廷夫婦親生,但夫妻倆一直對他視如己出、疼愛有加。親子的緣分源自民進黨創黨前一年,那年謝長廷與游芳枝前往育幼院,決定領養小孩,謝長廷拿出手中的餅乾糖果,看見2歲的謝維洲,開口問:「要不要給我抱?」謝維洲答:「好!」之後就展開了這段長達30多年的家人關係。

謝維洲(右)曾說「爸爸是我的偶像」,非常崇拜父親謝長廷(左)在政壇上的成就。(翻攝謝維洲臉書)
謝維洲(右)曾說「爸爸是我的偶像」,非常崇拜父親謝長廷(左)在政壇上的成就。(翻攝謝維洲臉書)

「爸爸是我的偶像。」謝維洲首度參選議員時,曾說自己非常崇拜父親在政壇上的成就,並想超越謝長廷。和多數子女一樣,謝維洲也曾努力想做個讓爸爸驕傲的孩子,踏入政界後,他試圖拓展人脈,但實力有限,讓謝長廷感到憂心,表面上父子倆雖保持距離,私底下謝長廷則會運用豐沛的人脈拜託大家幫忙,讓謝維洲在從政階段,不僅受到黨內前輩關愛,甚至與謝長廷友好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也非常關照他。

 

柯P也力挺 卻遭反咬

前年9月,柯在臉書大力宣傳鉛管汰換進度,3天即獲得15萬人按讚,柯還在文中特別點名是「謝維洲議員的提案監督」,選前二度宣傳時,還加碼標註謝維洲,讓當時在同一選區競選的其他議員相當吃味,頻向柯抱怨。

柯文哲在臉書推銷汰換鉛管政績,特地帶了謝維洲一筆,想暗助謝的選情。(翻攝柯文哲臉書)
柯文哲在臉書推銷汰換鉛管政績,特地帶了謝維洲一筆,想暗助謝的選情。(翻攝柯文哲臉書)

選舉期間謝維洲陷入苦戰,柯文哲也私下向謝長廷探詢謝維洲的選情,並表達願意幫忙拉抬之意,試圖讓大量的柯粉轉而支持謝維洲。不料,謝維洲卻在質詢時反將柯文哲一軍,大爆柯市府鉛管汰換長度短少9300多公尺,批評「最後一段鉛管」根本是騙局,倒打柯一耙,讓柯市府高層大為傻眼。

謝維洲(左)競選連任期間,與謝長廷友好的柯文哲(右)曾私下關心過選情,未料謝之後卻反過來打臉柯。(翻攝謝維洲臉書)
謝維洲(左)競選連任期間,與謝長廷友好的柯文哲(右)曾私下關心過選情,未料謝之後卻反過來打臉柯。(翻攝謝維洲臉書)

去年選戰失利後,謝維洲淡出政壇,又與謝長廷斷絕父子關係,臉書粉絲團更新仍停在去年11月30日,當時他說,從政本來不在自己的生涯規劃之內,但選擇了走進來,也是他的決定,「這過程我迷失方向過、也有跌倒…感謝這一路來認識的每個你(妳)」。這段文字隨著謝維洲悄悄關閉粉絲專頁,已無緣再與朋友分享,而顯得格外諷刺,由此也不難看出他急切想斷開政二代標籤的心意,是多麼的堅決。

起家厝冷清 淪催繳地

另一方面,謝系在北市第一選區經營多年,謝維洲角逐議員連任卻失利,讓不少支持者失望,但最令他們不解的是,選舉結束後即找不到謝維洲。

由於服務處不乏長期支持謝長廷的子弟兵,卻還是聯絡不上謝維洲,一位不願具名的民進黨議員也表示,幾個月前還曾接到謝維洲的來電,近期要再找他,發現他的手機號碼及LINE帳號都已更換,處於完全失聯的狀態。

北市士林福國路67號的謝長廷政治起家厝,歷經5代嫡系民代扎根,但交棒到謝維洲手上後,如今卻關門大吉(圖),昔日門口高掛的莊瑞雄與謝維洲人像看板(左圖)已不復見。
北市士林福國路67號的謝長廷政治起家厝,歷經5代嫡系民代扎根,但交棒到謝維洲手上後,如今卻關門大吉(圖),昔日門口高掛的莊瑞雄與謝維洲人像看板(左圖)已不復見。
北市士林福國路67號的謝長廷政治起家厝,歷經5代嫡系民代扎根,但交棒到謝維洲手上後,如今卻關門大吉,昔日門口高掛的莊瑞雄與謝維洲人像看板(圖)已不復見。
北市士林福國路67號的謝長廷政治起家厝,歷經5代嫡系民代扎根,但交棒到謝維洲手上後,如今卻關門大吉,昔日門口高掛的莊瑞雄與謝維洲人像看板(圖)已不復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謝系在北市供五屆議員及立委使用的福國路67號服務處,包括謝長廷在內,歷經卓榮泰、高建智、姚文智、莊瑞雄等至少五屆嫡系民代,是謝長廷30多年前初次投入議壇的起家厝,由謝系一名支持者長期贊助,沒想到交棒到謝維洲手上,卻因連任失利已無人承繼,服務處大門深鎖,昔日門口高掛的莊瑞雄與謝維洲的人像看板已不復見,門口信箱則淪為信用卡帳單的催繳地,按鈴也無人回應,過去支持者齊聚、人聲鼎沸的景象,隨著謝家父子斷絕關係已不復存在,令人不勝唏噓。

更新時間|2019.08.07 09: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