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9.08.12 07:21

【最高院遭控霸凌】資深法官夫婦控分案黑箱 妻哭倒夫懷中

文|劉志原    攝影|劉志原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高院庭長周盈文與同院法官妻子楊絮雲指控最高法院分案涉弊。
高院庭長周盈文與同院法官妻子楊絮雲指控最高法院分案涉弊。

高院庭長周盈文與同院法官妻子楊絮雲,今(12)公開控訴最高法院有弊案,分案是騙局,將重大難審案件大量分給楊絮雲,逼她回二審,周盈文認為,這件事證明最高法院分案方式有漏洞,可將特定案件分給指定法官審理,進而可以操縱判決結果,他連3次問,這樣的最高法院你們相信嗎?他也認為,司法院對這個問題「裝死、裝睡、裝傻」。

楊絮雲提到在最高法院遭欺負的往事時淚訴,曾希望自己睡著後,永遠都不要醒過來,不用再到那個恐怖地方上班,哭倒在丈夫周盈文懷中,周盈文說,最高法院良心在哪裡?羞恥在哪裡?他說,最高法院分案弊案,勢必劇烈衝擊司法,危如累卵的司法又遭逢危機,但「掩飾不代表沒事」,只有積極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司法才能擺脫痼疾,浴火重生。

周盈文庭長對於最高法院的分案方式形同可以指定法官,他以前總統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等案與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的貪汙案為例,分給採實影響力說或法定職權說見解的法官審理,結果會不一樣;他也以前總統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的特別費案,分給採公款公用說或採實質補貼說的法官,結果也會不一樣,周盈文說,所以不能指定法官,如果可以的話,代表可以操縱案件未來的判決結果,他認為,這是很嚴重的事。

楊絮雲法官2017年調任最高法院,當時特殊商事專法庭共7名法官,她1個人分到20件複雜案件,其中著名的難審重大案件有RCA工殤案、太設與太百相關案、幸福人壽賠償案、台新銀與財政部爭訟案,但其他6名法官總共只分到15件。

最高法院更曾2017年間,在1個月內將8件重大案件分給當時剛到最高法院任職的楊絮雲法官,其他法官竟分到0件,她天天工作逾12小時也辦不完,她去年與丈夫高院庭長周盈文向最高法院反應後,自行請調回高院,但2人認為最高法院至今都無法合理交代,因此在今天對外說明。

回想起這段過往,楊絮雲淚訴:「每次要分案之前,我都很害怕,不知道他們要分什麼案件來惡整我。當時,我希望自己睡著後,永遠都不要醒過來,因為這樣,我就不用再去那個恐怖的地方上班。」

周盈文庭長指出,最高法院分案是個騙局,最高法院口口聲聲說是電腦分案,但至今拿不出分案輪次表等證據,根本一派胡言,還企圖誤導正對此進行調查的監察院,欺騙社會大眾,今年8月1日還找來司法院資訊管理處處長王金龍等人掛保證,說自2003年以來均以電腦分案、不可能分案霸凌特定法官,周盈文說,最高法院的新聞稿內容完全偏離事實,再度傷害分案霸凌事件被害人楊絮雲法官,嚴重混淆社會視聽。

周盈文指出,最高法院不是電腦分案的證據之一是,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2017年12月25日上午在年度年終法官會議時,堅持保留「分案法官」,與主張「廢除分案法官」的黃瑞華法官針鋒相對,鄭玉山為反駁黃瑞華主張,曾當眾宣稱民事事件與刑事事件不同,民事案件未區分大、小事件,所以民事案件以電腦分案是可行的,但仍有遇特別情形時,需由分案法官處理,可見最高法院民事事件至這次會議之前,都沒有用電腦抽籤分案。

周盈文庭長認為,妻子楊絮雲法官自2017年9月至2018年3月在最高法院分到的20件「特殊商事專庭」案件,到2018年5月21日楊絮雲歸建高等法院前,拚了命也只審結4案件,其餘16件由最高法院全體法官平均分受,至今已逾1年,也只能審完6件,其中RCA案交由其他法官審理後,接案法官5個月內可以不必再分其他案件,但楊絮雲分到RCA案時,並沒有這項減輕工作量的優惠,更能證明最高法院是利用分案漏洞,將難審案件分給楊絮雲,至於最高法院為何要對楊絮雲霸凌,周盈文說這要請最高法院說明。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周盈文強調,信任是司法存續的基石,分案程序公平才能擔保裁判公正,但最高法院分案存有重大漏洞,戕害司法信任基礎,影響效能發揮,並侵害民眾受公平審判之機會。周也說,監察院應拋棄政黨意識,不分藍綠,發揮澄清吏治的功能,除惡務盡,端正司法根基。

更新時間|2019.08.12 07:2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