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8.20 07:58

【專訪】劉奕兒新片圓當記者夢  樂被誇「不用演就像」

文|熊景玉    攝影|李鍾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劉奕兒是文化新聞系畢業,雖然沒正式當過記者,卻也對這個職業不陌生,完全可以勝任片中角色。
劉奕兒是文化新聞系畢業,雖然沒正式當過記者,卻也對這個職業不陌生,完全可以勝任片中角色。

拍照過程中,澎恰恰一直不停碎念-不是抱怨嘮叨什麼,而是不停練肖話,完全不用打腹稿想到哪說到哪,把劉奕兒逗得又好氣又好笑,拍照時不時笑場。

正如澎恰恰所說,就像是千年前曾結緣,他一針見血形容劉奕兒「不用演就像(片中記者角色)」,殊不知她確實是念新聞科班出身,只差沒正式跑線而已!

澎恰恰和劉奕兒第一次見面是劇本圍讀,第二次就正式開拍了,在正式合作前僅是一面之緣。才開拍沒多久,兩人就有一場沒有對白的對手戲,難度高、人陌生,卻拍得十分有感。在演藝圈打滾超過30年,見多識廣的澎恰恰也不免驚嘆「冥冥之中某些人N年前跟你可能見過面,一碰到奕兒就有這種感覺!」

澎恰恰與劉奕兒在拍片前未曾見過面,但可說一見如故,合作起來很有默契,拍照時更是笑場連連。
澎恰恰與劉奕兒在拍片前未曾見過面,但可說一見如故,合作起來很有默契,拍照時更是笑場連連。

在《第九分局》中,劉奕兒飾演一位調查好友神祕死亡的社會線記者,她說澎恰恰告訴她:「你不用演就像(記者)!」給她極大信心。澎恰恰解釋,「戲會找人,我當過導演拍過戲,深知找角色很傷腦筋。但劉奕兒站在那,她就是那個人(角色)。」

澎恰恰透露在籌備宮廟相關的電影,很快就會展開前置作業。
澎恰恰透露在籌備宮廟相關的電影,很快就會展開前置作業。

澎恰恰的「戲會找人」理論在劉奕兒身上發揮得淋漓盡致:她大學念的是新聞系、戲裡她須會防身術,劉奕兒小時學過跆拳、當過田徑選手,基本上角色的要求她已符合一大半。從國小就想當體育記者的她,是因為自己有嚴重的「人群恐懼症」,拿麥克風採訪時會不自覺手抖,為了克服這個毛病,她主動去上表演課,才因而踏入娛樂圈,大學時學的新聞專業都可以自然帶入角色。只是社會線記者常會遇到靈異或是血肉模糊的場面,劉奕兒對這兩者都避之唯恐不及,有時難免也會被片中扮演鬼魂的演員嚇到。

當時劉奕兒每天要花2小時做特殊化妝,她怕鬼,卻深愛演出怪物。(翻攝自劉奕兒IG)
當時劉奕兒每天要花2小時做特殊化妝,她怕鬼,卻深愛演出怪物。(翻攝自劉奕兒IG)

「有次我正準備要梳化,有個已經完妝,看起來有著很恐怖模樣的演員從黑暗中走出來,跟我打招呼,我當下真的嚇到。」澎恰恰笑她:「才一個就嚇成這樣,《第九分局》放飯時,我們走出場景,外面一整排!」但劉奕兒也說,她在《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演嚇人的怪物,「以前很囂張嘛!都扮成怪物在現場走,大家看到我都怕,我現在懂他們的感覺!」

提到靈異總會想到澎恰恰,他澄清自己其實並非大家以為隨時都能「看」到另一個空間的東西,「以前很『假會』,《玫瑰之夜》後以為自己『會通』,大家可能不相信,如果有個人拿名字來問事,我可以為他解答,還有人排隊來找我算,電話報名的都有。」

《第九分局》中劉奕兒飾演的記者因調查朋友的神祕死亡,而與邱澤等人一起辦案。(甲上提供)★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第九分局》中劉奕兒飾演的記者因調查朋友的神祕死亡,而與邱澤等人一起辦案。(甲上提供)★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後來我的身體慢慢變壞,才知道我根本沒有那個『執照』,我是在『洩露天機』,就像《第九分局》裡說的,宿命若已經確定了,你硬去介入或改變一些事,OK,祂的事你就要去辦,直接就會反應到身體上。知道這點後,從此我再也不開口。」

看多了因果報應的例子,澎恰恰現在著重在修身:「在自己的獨立空間,對著鏡中的自己講話、警告自己,或是向自己道歉、安慰等,我個人認為這是一種懺悔的方式。」

劉奕兒怕鬼,卻演出靈異恐怖片 《第九分局》。(甲上提供)
劉奕兒怕鬼,卻演出靈異恐怖片 《第九分局》。(甲上提供)

已經對幕前演出不再抱以熱情的澎恰恰,原本不想演出該片,卻被監製王鈞一句話堵死「我們沒有備案,就是要你演出!」但演完後,反而給了他一些啟發,他透露已在構思一部與台灣宮廟相關的電影,描寫宮廟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但終歸還是要導向尊敬神明、人應行善的方向,實際的籌拍作業應該很快就會著手進行。」

更新時間|2019.08.19 18: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