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8.16 23:28

【全文】公器私用恐遭嚴懲 揭法官把女助理當家僕使喚

文|劉志原    攝影|林俊耀
新竹地院庭長吳振富將法官助理當私人祕書使喚,將面臨懲處。(翻攝東吳法學院臉書)
新竹地院庭長吳振富將法官助理當私人祕書使喚,將面臨懲處。(翻攝東吳法學院臉書)

曾獲選優良法官的新竹地院資深庭長吳振富,最近傳出將法官助理當成家僕使喚,替女兒徵選家教時,請助理替他面試,買房子也拗助理幫他看屋,就連要休假旅行,也請助理替他訂機票及規劃行程。最嚴重的是,吳振富在外兼課,竟也請助理幫他蒐集上課用的資料及出考題,不僅公器私用,還利用助理賺取鐘點費。

新竹地院發現後,決定不讓吳振富續任庭長職務,並立即將女助理調職保護且通報司法院。由於淘汰不良法官是司法改革的重要工作,司法院已準備對吳振富從嚴議處。

風評頗佳的新竹地院資深庭長吳振富,7月初傳出將被免除庭長職務,令不少法界人士訝異,有法官猜測,吳振富一定是出事了,並在院方內部引起議論。本刊調查,吳因涉及公器私用,將國家配給他的法官助理當成家僕使喚,行徑十分離譜,勢將遭到處分。

新竹地方法院調查吳振富庭長公器私用案後,決定對他從嚴議處。(翻攝Google Maps)
新竹地方法院調查吳振富庭長公器私用案後,決定對他從嚴議處。(翻攝Google Maps)

 

看屋找家教 女助理代勞

據確知,吳振富脫序的行為之所以遭舉發,是因他日前帶家人赴香港旅行,明明屬於私人行程,卻請女助理幫他找旅行社、訂機票及規劃行程,遭新竹地院其他法官發現,替女助理抱不平,司法院及新竹地院收到相關訊息後展開調查,才使全案曝光。

知情人士透露,吳振富公器私用不只一樁,除了要法官助理幫他訂機票外,就連女兒要請家庭教師,也請該名女助理替他尋覓人選,甚至連面試時都要助理代勞。

吳振富日前帶家人赴香港旅行,卻請女助理幫他找旅行社及規劃行程。
吳振富日前帶家人赴香港旅行,卻請女助理幫他找旅行社及規劃行程。

此外,吳振富想在新竹地區買房子,也要女助理幫他找屋及看屋,但女助理忙了半天,吳最後下手買的房子,卻非女助理幫他找的。

新竹法院初步查證屬實,認為法官助理有其法定工作,主要業務為協助法官處理訴訟案件及法院交辦公務事項,並非法官個人祕書或私人助理,平常工作已經非常忙碌,竟遭吳濫權使用,顯已逾越法官職權,因此立即給予口頭警告,8月底將不讓他續任庭長職務,並擬進一步送法官評鑑或監察院調查,至於受害的女助理則調任其他單位保護。

新竹地院一位法官助理在新竹地區與建商接洽,竟是替長官找屋看屋。(示意圖)
新竹地院一位法官助理在新竹地區與建商接洽,竟是替長官找屋看屋。(示意圖)

 

備課出考題 也得一肩扛

本刊調查,濫權的庭長吳振富今年50歲,畢業於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司法官訓練所38期結業,曾任高雄及苗栗等地院法官,2013年9月擔任新竹法院民事庭庭長至今,專業能力頗受長官肯定,曾在2007年獲選辦案績效優良法官。

另外,吳於學術界也頗獲好評,曾在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及東吳大學法律系擔任講師,授課內容包括民法、民事訴訟法及強制執行實務等,也曾任律師公會講座,還在東吳大學法律系模擬法庭,穿上法袍扮演法官角色,與學生分享法庭的工作心得。

吳振富在學術界也頗獲好評,曾任清華大學(圖)及東吳大學法律相關科系的講師。(翻攝清華大學官網)
吳振富在學術界也頗獲好評,曾任清華大學(圖)及東吳大學法律相關科系的講師。(翻攝清華大學官網)

知情人士指出,吳可能因擔任案件量多的民事執行處庭長,得時時刻刻注意金額龐大的法拍及查封等執行工作,還另兼教職,工作量大,因此分身乏術,才會請女助理幫他蒐集上課用的法學資料,甚至在學校考試時,請女助理幫忙出考題,使女助理淪為他的私人家僕,還得兼做學校助教的工作。

本刊調查,該名被害的女性法官助理,學歷與外型都相當亮麗,行政與專業能力更是她的強項,因生涯規劃,目前沒有司法官及律師資格,而在新竹地院擔任法官助理多年,一直受到法官及庭長重用。

 

因一年一聘 委曲只能忍

法官助理不具公務員身分,而是由各法院遴選聘用,採一年一聘的方式任用,適用《勞基法》,至於是否續聘,法官具有關鍵的決定權,若未續任,也沒資遣費,這讓該名受委曲的法官助理,只能敢怒不敢言。近來已有不少法官認為,應將法官助理納入正式公務人員編制,以解決現行法官助理職責不清及待遇不盡公平的現象。

吳振富庭長(右)在大學擔任講師,遭控濫用法官助理幫他備課、出考題。(翻攝清華大學官網)
吳振富庭長(右)在大學擔任講師,遭控濫用法官助理幫他備課、出考題。(翻攝清華大學官網)

法官助理月薪依學歷從4萬5,000元至5萬5,000元不等,逐年加薪到最高近7萬元,雖是短期聘用職缺,仍吸引不少法律系畢業生報考,不少法官助理更是擁有律師資格,成為法官的得力助手,有人一做就是10年,也有法官助理邊工作邊準備國家考試,有的法官助理通過律師考試後,憑著以往在法院的經歷,即可與律師工作無縫接軌。

 

院長已知情 後勢恐嚴懲

由於法官助理錄取後,每年都可能不獲續聘,幾乎成了法院裡最沒有聲音的員工,有時遭受不公平對待,也只能默默承受,過去曾有法官將判決書的寫作工作交給法官助理,被戲稱是「全額交割股」,也有不會打字的法官,以口述判決或手寫判決的方式,請法官助理幫忙打字,讓他們得做額外的工作,但為了保住飯碗,也只能照辦。

司法院長許宗力(右)致力司法改革,將加速淘汰不良法官。
司法院長許宗力(右)致力司法改革,將加速淘汰不良法官。

先前爆出爭議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婚男法官陳鴻斌,趁法官助理續聘會議的前一天,約女助理夜遊,說妻子當晚不在家,是「FREE」的 ,企圖發展父女戀,對女助理有多次不當言行,女助理隱忍不發,直到其他法官發現,實在看不下去,才鼓勵女助理勇於出面指控,逼得陳鴻斌在遭拔官前火速辦理退休,2月職務法庭判他免職,退休金將大縮水,但此案已重創司法威信。

如今,又傳出新竹地院庭長吳振富將法官助理當成私人家僕使喚,新竹地院調查時吳雖辯稱,只是請同事幫忙,吳的同事也替他說項,指可能是因他的家人最近身體狀況不佳,家事公事兩頭燒,才會逾越公私分際,但司法院長許宗力及新竹地院院長周煙平得知此事極為重視,調查後勢將嚴懲,以避免低迷的司法威信再遭重創。

更新時間|2019.08.13 14: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