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9.02 06:58

【魯蛇的自由2】優良教師被迫離職 他自嘲在校「像一隻老鼠」

文|陳昌遠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走過「升等爭議」,離開限制重重、充滿包袱的學術圈,李明璁說雖然因為打官司而焦慮睡不著,但這一年半參與各種活動,自由又自在。
走過「升等爭議」,離開限制重重、充滿包袱的學術圈,李明璁說雖然因為打官司而焦慮睡不著,但這一年半參與各種活動,自由又自在。

人生第一次打工,是大學時為了買一把電吉他,在便利商店做大夜班。「我爸覺得一般吉他就好,2,000塊,電吉他10,000塊一把,是要當歌星嗎?但我就是要ROCK&ROLL,這是價值觀,老一輩覺得不切實際,但對我來講那把電吉他就是自由。」高中常跟家人起口角。「很小的事情,但會想動手動腳,打個一拳什麼的。其實我離家,跟家人相處起來還比較好。」輔仁大學社工系畢業又到清華大學讀社會學研究所,拿了劍橋博士,接著到台大任教。

2015年,李明璁拿到「任教十年資深優良教師」,隔年因副教授升等未過,按〈限年升等條款〉不被續聘。而升等未過原因,是提出的代表作與他的博士論文高度雷同。他不服,一年多裡多次申訴,最後台大社科院的答辯書認定他「有違學術誠信」。去年他向台大提起行政訴訟,今年4月高等行政法院認為審查過程有行政瑕疵,判他勝訴,台大仍會上訴。

李明璁(中)為野草莓學運發起人之一,被以「首謀者」起訴,法官陳思帆提請釋憲,確認《集會遊行法》有違憲之惡,後判無罪。(李明璁提供)
李明璁(中)為野草莓學運發起人之一,被以「首謀者」起訴,法官陳思帆提請釋憲,確認《集會遊行法》有違憲之惡,後判無罪。(李明璁提供)

十多年的老友詹偉雄,很早就發現李明璁不適合學術圈。「年輕人主張用身體來認識世界,建構自己的生命價值,李明璁是站在這個領域的先鋒。」詹偉雄說:「學院裡面的人,希望他不要參與那麼多外面的事務,但是社會上各種強大的召喚又吸引著他。」進台大後,李明璁做出版社書籍主編、寫專欄、辦電影雜誌,2008年陳雲林來台,他網路號召網友靜坐抗議,發起野草莓運動。詹偉雄說:「他參與的事件太多了,應該把生活的內容減掉2/3,專注在選擇後的1/3。他幾乎來者不拒,常處在一個疲累的生命狀態。」

 

網文當悲劇英雄 在校卻像鼠

高等教育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表示,2012年開始,因〈限年升等條款〉離開校園的大學教師已超過上千名。教學能力再好,一旦升等未過,就面臨失業的命運。「合理的制度,升等應該視為升遷,一個員工沒有在限期內升遷,他也許還是適任的員工,如果教學研究服務都沒有異常,不應該以沒有在期限內升等為理由,把人不續聘。」

大部分的老師,摸摸鼻子默默走人,然而李明璁不是。2017年,該是跨年歡慶的12月31日,他卻在網路上發表一篇萬言書,「像個原子彈,砰,但那是兩面刃,我殺了一刀,自己也被殺了一刀。」社會學者在文章內,幻化為被壓迫的悲劇英雄,而學院成了內幕重重鬥爭不斷的冷漠機構。

李明璁說:「我有一段時間,上廁所或搭電梯,都要先留意一下走廊有沒有人,我像一隻老鼠一樣,開門衝出去。」申訴過程,他把跟其他老師的對話錄音、郵件與LINE截圖,做為申訴證據。一位台大社會系教師說:「升等論文不能是博士論文的一部分,除非有延續創新,這誰都知道,他犯這個錯誤,卻把責任推給前系主任曾嬿芬,曾嬿芬人很好,還幫他辯護,但人的善意被扭曲,所以大家很氣,就跟他保持距離。」

更新時間|2019.09.02 11: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