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相人間
2019.09.08 22:58

【印尼移工淨灘團2】她穿裙子和涼鞋登山 追愛追到合歡山

攝影|鄒保祥    特約撰述|簡永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瑪雅穿著涼鞋與裙子,說要跟韓多一起攻頂合歡山,2人最終完成攻頂,韓多(右)也對瑪雅(左)留下深刻印象。(韓多提供)
瑪雅穿著涼鞋與裙子,說要跟韓多一起攻頂合歡山,2人最終完成攻頂,韓多(右)也對瑪雅(左)留下深刻印象。(韓多提供)

在不同場合,沒有初次採訪時那麼緊繃,瑪雅不同程度地吐露她的過去。她曾在印尼有段婚姻,8年前離婚後,她成為單親媽媽,在母子搬回娘家後,她更努力地工作,做過百貨公司的播音員、銀行業務,甚至當她看到市場賣鹹蛋的生意很好,她便拜師攤位的阿婆,跟著做起鹹蛋生意。

她形容自己在印尼的薪水與生活都是平庸的,但「未來小孩的教育不會是免費的,要先幫他準備好。」然而,就像許多離國工作的母親,瑪雅很難向兒子解釋自己為什麼一定要離開。她僅跟兒子說:「我們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不用再跟外公外婆住了。」談到兒子,瑪雅又哭了一場,抹起眼淚說:「我要獨立養自己的小孩,不要依靠男人(前夫和父親)。」

第1次來台灣,她被仲介安排到台南當看護的工作。瑪雅每月薪資是新台幣1萬8,000元,照顧阿公和阿嬤,每日的工作大致如此:早上5點半起床準備早餐,接著洗衣服、掃地,9點準備點心,12點煮午餐,下午帶老人出門散步,1天幫忙洗2次澡,半夜要起床檢查尿布。

瑪雅能夠適應日復一日的工作,但難以忍受沒有休假的日子。「我小時候不是那種很公主的女生,我喜歡跑出去玩,喜歡自由。」她3年的契約沒有完成就回國了。過了1年,當她決定再次來台時,為了有固定休假,多付新台幣6萬元的仲介費,被安排到一家電子廠當檢查員。

工廠成排的窄桌上,突兀地亮起日光燈,瑪雅每日在成堆的電子零件中翻攪,挑出有瑕疵的品項,手上的動作、呼吸的節奏,必須合併成同一頻率才最省力。她一天必須檢查完成上萬個零件,因此,只在腰疼得受不了的情況下,瑪雅才會離開塑料板凳,稍稍舒展摺疊的身體。

 

愛登山紓壓 結緣第二春

疲憊的工作、沉重的債務,以及拋家棄子的負罪感,讓出國工作變得倍感壓力,我認識的許多移工都會抱怨離國生活,或在星期日喝得酩酊大醉。瑪雅選擇爬山,從工廠宿舍的郊山開始,每次氣喘吁吁地登頂後,當路過的台灣登山客對她報以回笑,微風穿過樹林徐徐吹來,她盯著山下的風景心想:「唉,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她開始參加登山社團,爬過玉山、合歡山、大雪山,「她是位勇敢的女士。」瑪雅今年才在台灣清真寺完成結婚儀式的丈夫,也是和她一起推動淨灘活動的夥伴韓多(Mas Ade Warhanto)誇說:「瑪雅是第一個完成玉山攻頂的女性印尼移工。」

瑪雅(右)的丈夫韓多(左),也是和她一起在台灣號召移工淨灘的夥伴,2人個性互補,在離國工作的孤獨感中找到依靠。
瑪雅(右)的丈夫韓多(左),也是和她一起在台灣號召移工淨灘的夥伴,2人個性互補,在離國工作的孤獨感中找到依靠。

韓多今年39歲,身材壯碩,有黑色的皮膚和長長的睫毛,他拘謹寡言,和愛交朋友的瑪雅不同,臉書幾乎沒有登山以外的照片。韓多對2人初次見面沒有印象。感情萌芽在某個週六下午,韓多獨自搭車在合歡山腳下,突然接到瑪雅電話,「你在哪裡?」「我在合歡山。」「你怎麼沒有約我?我也想去啊。」瑪雅有些撒嬌地掛上電話。

 

開朗型性格 治癒封閉夫

韓多沒想太多,空氣聞起來與氣流在肌膚的感覺,讓人有些酒醉的昏眩。他特意放慢步調,不斷回望已走過的山谷,直到接近晚上7點,他有點擔心還沒抵達登山口的遊客中心。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後方突然有車燈照亮漆黑背景,按了2聲喇叭示意他停下,彼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車上傳來,是瑪雅。她才剛下班,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從台北坐計程車上山找他。當時,韓多看著瑪雅的裝備,穿著裙子跟涼鞋,拎著一個帆布袋,興致勃勃地說要跟他一起攻頂合歡山,心裡好氣又好笑。不過韓多這次對瑪雅留下深刻印象,「她很有行動力啊,說到做到。」

更新時間|2019.09.06 09:3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