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09.14 23:28

【全文】【血汗孩子王】焦糖哥哥控訴momo血汗工廠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嘉行拿出合約控訴,並追討過去7年在momo親子台擔任「焦糖哥哥」的勞健保。
陳嘉行拿出合約控訴,並追討過去7年在momo親子台擔任「焦糖哥哥」的勞健保。

曾為兒童節目主持人、後來當通告咖,現為網紅的藝人陳嘉行,最近因為「焦糖哥哥」商標權爭議,跟前東家momo親子台對簿公堂。陳嘉行接受本刊專訪時,指控前東家不僅逃勞健保,還剝削哥哥姐姐們,讓當時月薪平均只有16,000元的他得一邊打工、過著一天只能喝一杯珍珠奶茶果腹的生活,大揭在眾人面前可愛唱跳、裝娃娃音的兒童台哥哥姐姐們背後不為人知的血汗內幕。

近年來屢屢對政治、時事議題發聲,已從昔日的兒童節目主持人轉型成政治網紅的「焦糖哥哥」陳嘉行,是momo親子台創台的初代主持人,如今卻與前東家撕破臉,甚至對簿公堂。

陳嘉行在臉書上大動作公開自己在momo親子台的薪資及不公平遭遇。(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粉絲專頁)
陳嘉行在臉書上大動作公開自己在momo親子台的薪資及不公平遭遇。(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粉絲專頁)

 

鬧上法院 低薪曝光

momo親子台認定「焦糖哥哥」商標遭侵權,大動作找來律師事務所處理這件事,並向陳嘉行求償35,000元。陳嘉行對本刊表示,當年momo親子台堅持根據合約,要他隨傳隨到,而且不能拒絕工作,不然就要封殺他。但實際上momo親子台卻單方面解釋雙方並非僱傭關係,認為他只是派遣工,所以沒有幫他投保勞健保。

陳嘉行5月時收到前東家momo親子台所屬公司優視傳播的存證信函,信中指控他使用「焦糖哥哥」的藝名從事商業演出,並要求賠償。(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粉絲專頁)
陳嘉行5月時收到前東家momo親子台所屬公司優視傳播的存證信函,信中指控他使用「焦糖哥哥」的藝名從事商業演出,並要求賠償。(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粉絲專頁)
陳嘉行5月時收到前東家momo親子台所屬公司優視傳播的存證信函,信中指控他使用「焦糖哥哥」的藝名從事商業演出,並要求賠償。(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粉絲專頁)
陳嘉行5月時收到前東家momo親子台所屬公司優視傳播的存證信函,信中指控他使用「焦糖哥哥」的藝名從事商業演出,並要求賠償。(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粉絲專頁)

陳嘉行站在自己的立場,質疑「合約上載明工時調整、請假要告知,還有保密義務等條約,已經有僱傭關係存在的證明。」陳嘉行也指控,momo親子台要求他配合合約精神及義務,「他們使用對自己有利的權利,並要求我們要有忠誠的義務,卻不讓我擁有該有的保障,7年多來我該有的勞健保都被他們逃掉了。」

陳嘉行還是焦糖哥哥時,曾與彤彤姐姐一起主持momo親子台的節目《momo小玩家》。(翻攝自momo親子台)
陳嘉行還是焦糖哥哥時,曾與彤彤姐姐一起主持momo親子台的節目《momo小玩家》。(翻攝自momo親子台)

另外,陳嘉行透露自己在momo親子台7年,個人主持費一集僅2,000元,一年約可出現40集,換算下來年薪才約8萬元!至於外界都認為哥哥姐姐們活動多到接不完,應該很好賺!但他說:「活動價就是一場5,000元,我已經算好了,有的哥哥姐姐只有1,000元呢!」

 

窮到發慌 珍奶果腹

陳嘉行並補充:「不論活動在多遠的地方舉辦都是這個價錢,所以大家聽到要去外縣市都蠻崩潰的;而且我們的合約上載明,其中5場是完全沒酬勞的,要免費出席。」

陳嘉行清算自己在兒童台時期的收入說,他一年主持收入8萬元,出席活動雖然一場有5,000元,但還要給經紀公司抽35%,只剩3,250元;活動一年最多大概也只有三十多場,有時一個月連一場也沒有,因此他月薪平均僅16,000元,不僅連基本工資都沒有,還相當不穩定。

陳嘉行表示當焦糖哥哥只是表面風光,其實私底下過著沒錢繳房租、吃飯的窮日子。(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表示當焦糖哥哥只是表面風光,其實私底下過著沒錢繳房租、吃飯的窮日子。(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也告白,自己曾有段時間因為收入太過拮据,要另外打工賺生活費,還曾面臨付不出房租的窘境,而且自己還要養家。「我曾經一天只喝一杯珍珠奶茶,為何要喝這個?因為珍珠有飽足感。我窮到每天都為錢發愁,晚上還會做惡夢嚇醒。」他說離開momo親子台後,跟好友合夥開餐廳,不僅月收入比從前多好幾倍,最重要的是生活安定,不用再擔心錢從哪裡來。

焦糖哥哥(左)在momo親子台時人氣很旺,2011年曾與當紅的小蜜桃姐姐(右)一起出席活動,十分轟動。(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焦糖哥哥(左)在momo親子台時人氣很旺,2011年曾與當紅的小蜜桃姐姐(右)一起出席活動,十分轟動。(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商標爭議 各說各話

此外,陳嘉行同時提及,哥哥姐姐們的訓練,像正音班、舞蹈課等都得自費,momo親子台一毛錢也沒出。據他所知,早前有個姐姐幫忙編了一支舞,momo親子台也沒給她酬勞,簡直就是吃乾抹淨。

陳嘉行(後排右二)表示哥哥姐姐看似開心快樂,其實不少人因工作及生活壓力太大而備受精神困擾。(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IG)
陳嘉行(後排右二)表示哥哥姐姐看似開心快樂,其實不少人因工作及生活壓力太大而備受精神困擾。(翻攝自焦糖 陳嘉行IG)

而momo親子台這回動用百萬律師陣仗對付陳嘉行,控告他違反焦糖哥哥的商標,他坦言,這場官司已有律師願意義務幫他,就是因為看不下去一個大機構竟如此欺負人,該台的哥哥姐姐們其實是弱勢族群,且一直沒得到該有的保障及酬勞,他很感恩律師們願意為他們挺身而出。

陳嘉行在momo親子台當了7年焦糖哥哥,主持及活動等工作看似很多,實際月薪卻低於基本工資。(東方IC)
陳嘉行在momo親子台當了7年焦糖哥哥,主持及活動等工作看似很多,實際月薪卻低於基本工資。(東方IC)

至於商標法的問題,陳嘉行表示,momo親子台已有3年沒用這個名字,市面上也沒有第二個焦糖哥哥;但momo親子台表示,目前在YouTube及專輯仍可看見過往焦糖哥哥的影片及音樂,因此焦糖哥哥的名稱仍在使用中。

在兒童界擁有高人氣的焦糖哥哥(左),當年不少商演及電影活動都會找他站台。右起為果凍姐姐、姚元浩。(東方IC)
在兒童界擁有高人氣的焦糖哥哥(左),當年不少商演及電影活動都會找他站台。右起為果凍姐姐、姚元浩。(東方IC)

 

自揭遭遇 勸告後輩

對此,陳嘉行則指稱,事實上舊影片及舊音樂在網路上流通占比很低,所謂商標法是指個人專輯或整個節目使用才算。他更表示焦糖哥哥這名字本來就是他自己的,當初參加甄選時他就介紹自己是焦糖哥哥,也有影片可供證明。

陳嘉行(右)2012年時曾受邀到東南衛視錄影。左為黃小柔。(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右)2012年時曾受邀到東南衛視錄影。左為黃小柔。(翻攝自焦糖哥哥粉絲專頁)

陳嘉行這回拚命爭取自己權益,他相信正義站在自己這邊,希望藉自己的遭遇,讓外界知道在momo親子台的哥哥姐姐們的處境。他也呼籲想當兒童台哥哥姐姐的朋友們,看清楚事實的真實面,不要天真地以為哥哥姐姐們在台上唱歌跳舞,輕輕鬆鬆就能賺錢,窮到沒錢吃飯的大有人在,至少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更新時間|2019.09.10 11:4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